烟花三月下洋州

作者、摄影:朱重阳 此洋州非彼扬州也。洋县古名洋州,北依秦岭,南屏巴山,汉江由西向东穿境而过,气候温润,是世界…

作者、摄影:朱重阳

此洋州非彼扬州也。洋县古名洋州,北依秦岭,南屏巴山,汉江由西向东穿境而过,气候温润,是世界珍禽朱鹮的故乡。

从三月初开始,梨花、桃花、茱萸花、油菜花就争奇斗艳,白色、粉色、黄色、绿色扮亮了洋县的山山水水,迎来了八方游客。

随便聊聊的图片

你看,陕U、川Y、津J、新A、甘K都来了,是远嫁的姑娘回来了,还是慕名而来的游客,穿行在梨园大道和五岭观花线上,三馆一中心成了游客的集散地,陕F也不甘落后,也跻身于这场盛事,新通车的洋华路上来来回回的车上都带来了茱萸花的清香。

油菜花渐渐的散落,是因为菜籽角角(jue)长大挤了它的位置。如果谁在此刻说自己错过了2021年洋县花海的盛况,我会非常肯定的告诉你,凡事不要急,我带你去感受不一样的花海洋州。

 

春雨贵如油,最近的油有点小多啊,但这并不影响我去观花的心情。108国道谢村段是最美国道之一,道旁的水杉刚发出嫩叶,像是才换了的新装,笔挺笔挺的站着,贪婪的吸吮着大自然的馈赠。我每次走到这里都有一种别样的心情,佩服大树这种顽强向上的精神,因为只有长的高才能感受到阳光、雨露和风。

斜风细雨,微风正好。来到网红打卡地——龙山观花点,星星点点的油菜花儿还不忍心落下,道也成就了另一番风景。落雨后的木质步道显得有些滑,我小心翼翼的向山顶走去。天气的原因,游客三三两两的,我也分外的享受这种唯我独游的感觉。一对小情侣合打着一把雨伞,在那边窃窃私语,我快速的通过,生怕打扰到这份美好。几个没有带伞的游人冒雨在步道上小跑,顾不上欣赏这份美,又有可能是他们已经把这儿的美尽收眼底,藏在心里,着急回家讲给家人听。那个提醒我小心路滑的小帅哥还在远处细听雨声,在和油菜角角(jue)对话,此时的他已经成为我照片中最美的风景。

 

站在龙山最高处,“花海洋州,幸福家园”的创意景观还未褪去,没有了金黄色的油菜花的衬托显得十分清奇。这场及时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沁入心田,我想等到明日又该是绿肥黄更瘦了吧!

放眼望去,一片肥沃的田野被青的麦苗黄的油菜分割成一绺一绺,就像是给大地铺上了地毯,养眼,纯粹的治愈系。远处的高楼,联排的新社区,错落有致,仿佛是画上去的诗画家园!

 

向龙山的东北方望去,那是我今天要去的第二个打卡地——牡丹园。10分钟的车程,路上偶尔有几只朱鹮在头顶盘旋,啊,啊的叫着,像是在呼唤自己的同伴;忽然发现路边有一只小松鼠,可能被我吓到了,落荒而逃,倏地一下就钻进了草丛。

 

我来到牡丹园,玻璃观景台是我始料未及的又一新景观。已经有游人早到了,“我晕车了,心烦,不走了!”旁边的中年人大叫,同行的几个人哈哈大笑,年轻一点的女孩说“抬起头,不要看脚底下。”自以为强大的我不屑的望去,这能有多高呀,充其量有10多米高就顶天了,龙头山的玻璃栈道要比这高多少倍呢。正想着,忽的觉得胃里也有一丝丝的不舒服,莫不是我也晕了,平心静气的往前走,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瞅着脚下的玻璃,担心会不会碎了,掉下去……。这时几位景区管理员往这边走来,看他们闲庭信步的样子,我略微放下了不安的心,脚踩在“十”字形的龙骨架上向前走去。居高临下,满山遍野的牡丹花五彩缤纷,白如雪,红似火,我一时词穷,满脑子被花儿占满,只想着下去置身于花的海洋。

下了旋梯,雨越来越密,风儿也来凑热闹,想吹乱那娇嫩的花瓣,花中之王才不理会这些,她雍容华贵,俏皮娇媚,她昂首挺胸,向游人展露出最好的一面。你看那朵含苞待放的牡丹娇羞欲滴,我怕雨水浸化了她,又怕风儿吹散了她,可她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你又看那几朵牡丹拥簇在一起春风满面,一位笑靥如花的姑娘过来让我给她拍照,花和人我已分不出谁是谁了。小朋友在花间穿梭,丝巾大姐在忙着拍抖音,摄影爱好者抱着相机不停的咔擦着,都想把这最美的景致传播出去。这景像就是诗里描述的“国色倾城人竟涌,欢声笑语赞牡丹。”

 

愉快的游程快要结束了,这曼妙的风景还需细品再细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