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火 寺南岭

下雪的时候,冬天便就更像个冬天了。 昨天,风风火火​的跑了一趟寺南岭。说风风火火,是因为本没有计划出去,说走就…

下雪的时候,冬天便就更像个冬天了。
昨天,风风火火​的跑了一趟寺南岭。说风风火火,是因为本没有计划出去,说走就走,任性的有些突然。
寺南岭,在陵川和​泽州县交界处的夺柳路上。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其实一听她们说要去夺火的某个地方,我就犯嘀咕。
记得我人生中第一次知道晕车是什么症状就是因为走夺柳路去夺火的箭眼山。那一个难受啊,至今一听别人提起夺柳路,我就会感觉胃里翻江倒海……
关心(关心 合意棉麻 恒通)说她有个认识的姐们儿在那里扶贫,有个小屋需要布置一下,把桌子椅子摆放一下,小瓶瓶小罐罐捯饬捯饬。想在墙上些几个字什么的……
媳妇也是关心的姐们儿,她俩风一阵,火一阵的,就捎带上了我。
心想,我勒个去,夺柳路。
那可是一个又一个的弯过来,又弯过去……
听送我们来的师傅说,马书记是个有能力的人,在寺南岭的两年,做了不少的事。新修的水池,戏台都少不了有她的一份付出。
而我把她和寺南岭联系起来,是零零碎碎听媳妇说起的那个土特产小米,说起关心有个朋友在大山深处扶贫。
见到她时,她正弯着腰拿着笤帚扫院门口的杂物。一个棉背心裹住她瘦小的身板,如果不抬起头来和你交流,你会觉得,她大概就是这村里谁家的一个媳妇。
但当她抬起身与你对视,那一双眼闪闪的,像刚刚拨开阴霾之后的阳光。
她临时住在贫困户的安置房里,小小的一个院子,小小的一个屋子,也就是容得下一张床,两把椅子,一个书桌的地方。东西放下了,人站在屋里,撑死了也就两个人打个转身的空地。
她想把这个小空间打造一下,重新摆置摆置,想在自己搜罗来的置物架上摆放一些农副产品,比如小米,蜂蜜,红薯啊什么的。想着要是有客人来了,就可以很直观的看到寺南岭的特产,就可以直奔主题的和人去推广。
一个破旧的陶罐,一个缺口的青花瓷的小碟,几支干花……
我们几个,就利用她现有的那些物件,把她的桌子椅子重新摆放了一下方位。在空着的墙上帮她写下了自己对于寺南岭的心声。
她说,会再挂些照片,做个照片墙。把这两年来和老乡们在一起的瞬间重现,寺南岭的山,寺南岭的人……
赶上周五,她可以回城看看自己的孩子和老公。
于是就和我们一道,电话里说好了叫她弟弟来接我们几个。
山村里空气好,我们就信步往回去的路上走。
恰是路灯点亮的时候,偶尔踩过路边未化的积雪,嘎吱吱的。邻居那条小土狗一直跟在屁股后送她,撵也不回。
山脊上风力发电的风车,闪一串红色的亮点。头顶一抹深邃,星罗棋布,北斗,牵牛……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