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一天。 上午给孩子们补习。中午略作休息,去医院看公公,紧接着带安安去书社。 今日第一次接触米芾手札,感觉…

忙碌的一天。
上午给孩子们补习。中午略作休息,去医院看公公,紧接着带安安去书社。
今日第一次接触米芾手札,感觉喜欢。其实很少练字了,这两年没有进步,想放弃。又想,如果放弃,那前面的功课全白费了。
博尔赫斯说“心灵纯净者有福了,因为他们看得见上帝。”我喜欢书法很大一部分原因大约是喜欢一个人书写时的安静、平和与淡然。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最近我有想回头重温《张黑女墓志》与《曹全碑》的念头。这两种字体相较其它几种字体是我写的最得心应手的。行书?行书我写得不够沉着。是写得太快了些还是笔没落下去飘起来了?嗯,我其实还没有安安写得快。应该还是功夫不到家。
老师一直说我的字太硬朗了,要圆润一点。起初练字我就怕字写得软哒哒的不好看,现在是有点硬过头了吗?

在医院,安安伯伯与伯妈都说安安怎么一个月不见,长这么高了。
在这里敲字的时候,安安走进来看了看我,把脸凑我跟前,我很自然地亲了亲她。芷涵也进来了,她笑笑又退出。我问她有什么事?她说没事。又说买的沃柑好甜。
邹先生从医院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沙发上吸烟。安安连忙把门关上,说气味大。我说,你这几天要在医院,要熬几天呢。
没有人喜欢他吸烟。
他才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人家自己喜欢。
这段时间,他总归是要抽的少一些的。

午休时翻了翻《徒然草》,第八段这样写:
“世上最惑人心者,无过于色欲。人心实愚妄至极。
衣裳所添之熏香,不过暂附其上,明知香难持久,却抵不过芳香诱人,闻着不由心猿意马。昔有久米仙人,见河边浣女胫白如雪,遂失神通。盖因女子手足洁美,光泽丰凝,非同凡色。故惑人下坠,也自有其理。”

忽想到安安问我:“妈妈,你想要什么礼物?”
我沉默片刻,答:“好像没什么想要。要说想要,就是你和姐姐以后都好。”
她嗯一声。
我知道她是想给我送母亲节的礼物。难为她年年给我准备小礼物。有时是贺卡,有时的手工折的小玩意。那自然没花什么钱,但我不想浪费她的时间。
这与《徒然草》里所说的色欲自然毫不相干。但也包含了欲。比如我,是想去看看春衫的。

欲望会伴随我们一生。
我时常会为生出的欲觉得羞耻。然,人非圣贤,哪能时时心止如水,于是我写诗,看书,练字。有了它们,心安宁的时候会多一些。

另:今日收到沉河老师寄来的五本诗集。在开电脑的时候,看了看剑男老师的《星空与青瓦》。
星空与青瓦,是很好的名字。
我如果有一天可以出集子,取个什么名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