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

苋菜差不多有我的食指那么长了。淡红,抑或夹杂着青绿。问妈妈为什么没有小时候那样红的苋菜?妈妈说她喜欢吃白苋菜,…

苋菜差不多有我的食指那么长了。淡红,抑或夹杂着青绿。问妈妈为什么没有小时候那样红的苋菜?妈妈说她喜欢吃白苋菜,专门买的这个种籽。
我小时候爱吃红苋菜拌饭。觉得紫红紫红的饭粒,特别诱人。那时好像不要别的菜,就红汤拌饭,一吃两碗。
仿佛能嗅到那时的香。
红薯苗有一拃长了。立着,很精神。红薯长大一些就牵藤,爬得满地都是。
“这个是长红薯的。等几天了我还栽一垄掐叶吃的红薯苗。”
我站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听妈妈说她的菜,只微微笑,心里却是不安静。刚从医院归家,想着每日的催款单,想着术后得在医院呆半月,有点堵得慌。
嗯,还好吧。还能承受。

想到从前。
很久以前,二爷出了意外,命悬一线,我们拿出全部的存款(买房钱)交给医院。说实话,邹先生是个好人。换了别人,兴许不一定能做到。
邹先生的主治医生今天很郑重地和我们谈话。
林医生。
我只说,听医生的。
医者父母心。
忽想到给二爷做开颅手术的医生。他姓什么?我忘了。记得那时二妈、妈妈只会哭,二爷家的弟弟妹妹都不满十岁。二爷做手术的很多事都是我与医生沟通,他问我是二爷什么人?又问我多大了?
“是我妈妈的亲弟。我妈就这个弟弟。”我告诉他,又说自己二十三了。
“你真不错。”他很是赞我。
记得他是县人民医院从武汉同济医院请回来的专家。当时县医院就他一个人会这样高难度的手术。
记得当时为二爷的血浆我跑这跑那。我那时也急,却很镇定。我知道,我是大姐姐。
嗯,那时年轻,怀着一往无前的一颗心走在路上。

怎么现在这么大了,反倒不如从前了?
人是不是越活越窝囊?嗯,可能是年岁越长,心气越短。
不想了。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且安心。且宽心。

此刻,邹先生已输液回家。此刻,能听见他在电话里与人说着工作上的事。
这平静,是特别能抚慰人心的好滋味。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