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妹与大哥的故事

三妹叫欧工芬,一九七二年出生的。大哥叫欧革文,一九六六年出生的。樟树村杨泗峪人。 九十年代中期,怀化那边因为西…

三妹叫欧工芬,一九七二年出生的。大哥叫欧革文,一九六六年出生的。樟树村杨泗峪人。

九十年代中期,怀化那边因为西部大开发,需要大量从事建筑行业工作的农民工木工、瓦工。革文因为学了一手好的木匠手艺,对装修驾轻就熟。便随着包工头来到怀化打工。

过了一年多,革文便当起了一个小包工头,赚了不少钱。内心便开始自私膨胀、骄傲自大,飘飘然起来,瞧不起自己的父母、三妹、亲戚,并经常嘲讽他们。

三妹远嫁到恩施,家境贫寒,男人三天两头的吃喝嫖赌,和工芬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实在是日子过不下去了。工芬看到大哥在怀化那边做生意做的风声水起,便决定投靠大哥。虽然不管怎么样被大哥瞧不起,但毕竟还是自己的亲哥哥。工芬来到怀化这座大城市,手上身无分文。工芬有一手好厨艺,便想开一家牛肉米粉店。于是便向大哥、小哥借了好几万。小哥在上海打工,收入不多。于是盘下了一个店子,米粉店开到还没有两个月,大哥和嫂子三天两头便开始找工芬催钱,要她还账。两个月里,工芬哪里赚那么多钱,于是,在大哥嫂子的步步紧逼下,百般羞辱谩骂下,又只得将米粉店转给嫂子去经营。工芬忍气吞声跟大哥、嫂子打了半年工,一分钱工资也没拿到。还时不时受到大哥大嫂的冷言冷语。便辞掉了米粉店的工作,到旁边一个菜市场找老乡借钱开了一个煎饼摊。摊位不大,一天能够赚个几十块钱。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因为打了半年工,工芬也认识了几个老乡,几个老乡便很照顾她。经常照顾她的生意,问寒问暖。有一天,工芬在出租屋里煤气中毒了,躺了三天三夜。粒米未进。老乡三天没看她出来摆摊了,便到他出租房去看她。还好,房门关的不是很严。一问,才得知她煤气中毒了,动弹不得。便给她大哥大嫂打电话。她大哥大嫂说不想管她。于是,不得已就给远在樟树的工芬父母打电话,老人在家勤起苦做,本本分分,手里还小有存款,老人又急急忙忙给远在上海打工的小儿子打电话。说妹妹煤气中毒了。于是,两方给她妹妹汇了款,花了一万多块,经过十几天的治疗,工芬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嫂子的米粉店自从工芬走后,生意一落千丈,不见起色,三个月之后,便不想做了,毕竟革文还是个包工头,手上还比较活泛。嫂子也吃不了开米粉店的苦,想跟革文去享受荣华富贵。便和革文商量,想把米粉店转让出去。但没有告知工芬。工芬的老乡听到这个消息后,便打电话告诉工芬她妈。工芬妈听到这个消息后,便马上做出决定,要工芬把米粉店盘下来。又跟革文打电话,说妹妹借的钱如果亏了,他们打包票,替工芬偿还债务。工芬的命运由此转变。

工芬盘下米粉店后,起早贪黑,用心经营。生意逐渐有了起色,不到八个月,便将找哥哥借的钱偿还干净,还多加了二万块给了哥哥嫂子。

革文赚到钱后,整天花天酒地,忘乎所以。和一些小包工头整天茶馆里出,酒馆里进。嫂子也看不惯革文三天两头带女人回家,便找革文离婚了。革文年轻的时候,一九八七年革文二十一岁,曾经找媒婆认识同村的刘小美,还给刘小美买了单车,后来两人不知什么原因分手,花了父母一千多块钱。八七年的一千多块钱很值钱的。后来又找人介绍了双堰村的廖一珍,也没有谈好,反倒花了父母不少的钱。后来便和灯塔村的唐群谈拢了,谈婚论嫁。在老家生了一个女儿叫欧彬。彬彬由爷爷奶奶一手带大。革文和老婆出门在怀化做生意,从未给父母给过一次钱。革文家的老房子也风吹日晒,穿眼露壁。两位老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帮革文老屋做了大整修,翻盖了新瓦。革文还骂父母多管闲事。两位老人眼看上了年纪了。有一次革文回家了,父母便跟革文说,革文,我们两个老人快老了,想买一个社保,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们?革文一轰就起来了。哪有钱给你们两个老不死的买社保,买社保的事便不了了之,革文自己的社保也没有买。

革文自从和老婆离婚后,运气急转直下,革文的财产大部分分给了老婆,房子汽车判给了革文。这个时候,革文的女儿已来到怀化,成家立业了。革文和老婆在怀化生了一个小儿子,差不多十来岁了。革文后来在自家房子内不幸心肌梗塞,倒在浴室里,儿子放学回家了,打电话给120,不幸中的万幸,抢救过来了。治疗了大半年,手头上的钱花光了,还找三妹借了十多万。生意也做不好了,革文彻底断了经济来源。革文于是便找三妹借了三十万,和一个怀化本地女人开了一家地板砖店,生意不好,生意做了不到半年,便将店铺十几万转让出去了。怀化女人也跑了,后来革文又陆续开了烧烤店、跑货车,都亏了。这个时候,房子、车子基本上都是三妹的了,但三妹心软,从未找大哥讨过账。革文的女儿女婿、三妹实在看不下去,三方一商量,便要革文回了老家,净身出户。房子分给了革文的小儿子,车子分给了女儿女婿。

后来后来,革文回到樟树村老家去种田,还要靠年龄快八十岁的父母吃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