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朋友

二月二龙抬头那一天,我回家看望父亲,恰巧遇见父亲的朋友,他们是88岁的冯叔和91岁的李叔。 肺气肿的毛病一直折…

二月二龙抬头那一天,我回家看望父亲,恰巧遇见父亲的朋友,他们是88岁的冯叔和91岁的李叔。

随便聊聊的图片

肺气肿的毛病一直折磨着父亲很多年,冬季尤其难熬。

整整一个冬天,父亲都在家里躺着。因为任何一次轻微的感冒导致的哮喘对父亲的身体都将是致命的损耗。每当我回去探望时,父亲总是吃力的让我们把他扶起来,背后倚着折叠的被子和我聊天说话。一生清风儒雅的父亲,每每想到人到老年病痛不断,身体受困于居室,不免精神萎靡情绪低落。我们劝他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要紧,等春天来了,天气暖和了,你的病就好了,你又可以见着你的几个老伙计,一起骑电动车出去玩了。”沉默的几分钟里,父亲一定是畅想着春天出门时,街坊邻居会怎样和他打招呼、拉家常,整个冬天未见面的几个老伙计又该见见了。

父亲极度渴望春天的到来。在他的心中,第一缕春风就会吹走他身上的病魔。

今年春节期间天气升温快,少了往年正月的寒风凛冽,舒服的温度让过年的气氛也显得喜气洋洋。即便这样,我们仍旧阻止父亲出门。父亲坐在客厅,透过窗户看孩子们在院子里烧烤,看他喜欢的君子兰在暖风里抽杆拔节,眼里有子女归家团聚的喜悦,也有不尽的烦闷和无辜。

二月二这天回家,问起父亲最近身体状况,父亲说觉得身上有力气了,饭量也增加了。看来,春天真的到来了,万物复苏,父亲的身体真的康复了!院子里的君子兰、海棠相继绽放时,父亲终于可以掀开那道厚重的棉门帘,呼吸一口2021年的新鲜空气了!我们心中不但是重石落地的喜悦,更是父亲再一次重生的轻松和感恩。

因为整个冬天少走动,父亲腿上无力,肌肉也有些萎缩,这些症状的恢复都将需要一个过程。我扶着父亲坐上轮椅,推着他到院子里,他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经常给留食的那只野黑猫不知啥时也窜上了厨房的房顶,暖阳下静静地和我们对视。

“老任,老任……,在屋里吧?”伴随着浑厚的男中音,穿过过道走进来的是冯叔。几年未见,原来一米八几的冯叔背已有些弯驼,但气色依旧很好。我和冯叔打过招呼,冯叔爱恋地问:“这霉女刷时候回来的?”我答过后赶紧端椅子泡茶。阳光下父亲拉着冯叔的手,老朋友见面格外亲热,他们并排坐着。父亲一脸笑意地说:“你咋来了,这冬天身体好吧?”冯叔坐定,喝了一口水说:“几个月没见你了,想你了,这几天天暖和了,就想来看下你。”又问父亲最近吃什么药,叮嘱春天了要多喝汤身体才能恢复的好,还说起他们共同认识的老人的状况。88岁的冯叔说话声音大而洪亮,一直自顾自地说着,我们问话他又显得很茫然。父亲解释说冯叔耳朵不好,和他说十句能听见两句就不错了。听了父亲的话,想着英雄的暮年依旧阻止不了身体功能的衰退,内心一阵酸楚。冯叔年轻时是县上第一任招待所所长,干工作雷厉风行张弛有度,把县招待所办的红火热闹效益又好,是那个年代有能力、有魄力的领导。小时我和父亲路过招待所,父亲总要领我进去坐坐,他们在屋里说话,我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捡拾掉落的钟形花萼,火红的榴花映红了初夏的天空……

坐了大约半小时,冯叔起身要走了,因为耳朵不好,出来久了家人会担心。我送冯叔到门口,冯叔打开他的车锁,骑在小电动车上,我指指耳朵说:“这个不好,敢骑吧?后面响喇叭咋办?”冯叔领会了我的疑虑,伸出两个手指头比划了一下,意思是只有20码的速度,没事的,然后莞尔一笑。我拉着冯叔的手,眼前这位可敬可爱的老人,他见证过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也正互相见证者他的老年和我的中年,这不仅是父辈们友谊使然,也是我们两代人的缘分啊。

室外气温似乎有所下降,我们再次回到室内,赶紧往取暖炉里加了煤块。为了防止父亲感冒,倒了热水让他服下两粒感冒药。父亲似乎有些累了,我便扶他上床休息。
随着一声“老任……“,棉门帘透进来了一束光,我转身一看,“哟,李叔来了,爸爸,李叔叔来了!”刚刚脱掉棉鞋的父亲迅速下床穿上棉鞋,未等我搀扶就三步并作两步走出了卧室,87岁的父亲那一刻利索而矫健,一点都不像久病卧床的人,和91岁的李叔,两双枯瘦并印满青筋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我对李叔说:“李叔,今天是啥好日呀?冯叔来看我爸爸,刚走还没有半小时你就来了。今天我爸爸高兴地,心脏千万可别出了问题啊。”消瘦的李叔一头灰白色的寸发端立在头顶,显得精神又不服老。他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解释说本来和冯叔约好时间一起来,他抄近路走巷道结果迷了路,小巷里转了几圈走不出来,给冯叔打电话,冯叔耳朵聋的又听不见,后来过路人才把他领出来。李叔边说边自嘲地笑着,我也笑着,内心同样略过一阵酸楚。年轻时他们都是多么意气风发的人啊,岁月真的太无情了!母亲在世时经常说,李叔对我们家是有恩的。父亲年轻时曾经大病一场,母亲陪着父亲在汉中住院看病,家里老的老小的小都顾不上。危难之际,父亲的这位老朋友隔三差五来家里照看,缺啥买啥,还给送米送面来,在那个经济拮据的年代,这是很难得的情份。后来母亲牵线给李叔小儿子说了一位贤淑勤快的媳妇,李叔现在和小儿子一家生活在一起,儿子儿媳孝顺,悉心照顾他的起居。我夸李叔穿衣干净讲究,他说这得感谢我妈呢。

李叔同样询问了父亲的身体状况,说了一些春天饮食上该注意的事情。我说你们这几位老朋友一来看他,他的寒冬就彻底过去了,以后只有春天了。李叔说:“你爸爸这病最害怕冬天,冬天一过去就没啥事了。前年冬天听说你爸爸病很重,有段时间你们都提前给安排后事哩,我听了心里很难受,在屋里流眼泪哩,但身体不好又不敢出门,干急莫办法。”话音一落,李叔的眼睛红了,我的眼睛也湿润了。李叔又说:“我,你爸爸、你冯叔、还有你王叔,我们认识60年了,世上有几个人能互相陪伴走过一个甲子,都八九十岁了还能见面,这是我们上辈修的缘分,很难得呀!”

谁说不是呢!父亲经常给我说,他们四个老伙计工作时脾气性格很是投缘,年轻时是勤奋工作、不叫苦喊累的好战友,退休后当了十几年的好牌友。现在年龄大了,个人身体状况不一样,不打牌了,改成每天上午十点去小广场签到,老伙计们互相见个面,聊天,都觉得身体好的情况下骑上电动车附近逛一圈就回家休息。附近的年轻人戏谑说他们是等死队的,等死队就等死队吧。四个好队友谁一段时间没露脸,就要打电话问问,合适的天气约着去看看,他们用这种方式给日子留个念想。总有一天,平均年龄87岁的四个老伙计要走散,但在有生之年,世上除了子女,还有互相牵挂的人,温暖的情怀从青丝到白发,还将用力所能及的见面牵挂让友谊这根线拉长,再拉长……

李叔要回家了,我也刚好外出办事,防止李叔再次迷路,我一直把他送到了家门口。分别的时候,李叔拉着我的手说:“天暖和了,你爸爸身体就不要紧了。只要我身体能行,我会常去看他的,我九十多岁了,我们见一面就少一面,多么希望我们还能经常见面啊。”我说:“还有十年、二十年,你们一定会常常见面的。你们内心互相牵挂、互相鼓励,这就是你们活着的精神支柱,没有人能把你们分开的,你们将来都是百岁老人。”李叔笑着说:“现在条件好了,活着就是享福哩,我们都争取多活几年。阎王爷实在要叫,我们还得去,不过你放心,有一天我们到了那边,我们还一起打麻将,一起喝茶聊天,你爸爸不会孤单的。”被李叔的风趣幽默所感染,我红着眼睛又笑了。

83岁的王叔家和我们住一条街,是我见面最多的叔叔。但那一天,我办完事特意去看了王叔叔,告诉他,春天来了,父亲的春天也来了,让他少些牵挂。

二月二,真是个好日子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