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烦恼

我的烦恼荒唐无理,只是因为我的爸爸是一位老师——而且还是我的班主任。 大家先看看我爸这个老班子:个儿不算高,吨…

我的烦恼荒唐无理,只是因为我的爸爸是一位老师——而且还是我的班主任。
大家先看看我爸这个老班子:个儿不算高,吨位不小,天天板着一张脸,再加上那独特的肤色,简直是一个现代“包青天”。
当然,咱不可以貌取人。但是吧,论业绩,他教书近20年,送出去的“重点学生”也是寥寥无几;先后调动了两三个单位,也只混成了一个我看不懂的什么主任和天天跑前跑后的团书;学生对他更是不大敬爱,各种绰号在背地里叫得很响亮……可是,事实就是,这个才貌皆无的人,他就是我爸,就是我的班主任。我能怎样呢?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我的同学们也不喜欢他。在知道我与他的关系后,他们就天天在我面前控诉:“老师讲太快了,我听不懂”“这题他最后也没明确说”“今天咱们班没说话,是他们乱扣分”“老班子今儿个又口吐‘芬芳’来”。更有甚者,直呼他大名,连老师也不带。作为他的女儿和学生,我深感不满却无力反驳,因为他们说得句句有理。
光这些也就算了,关键是,他从来都是爱他的学生胜过爱我。
他为了准时到校不惜把十一二岁的女儿丢在寒冷的校门口;他为了不早退要等到天黑才来接女儿回家;他为了完成学校的任务一天脚手不着地,上下五楼也不知道多少趟;他为了代表学校慰问学生,疫情期间前往隔离病房……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在他眼里和心里永远都是学校第一,学生第一,我这个女儿总是排第二。可是,我现在已经是她的学生了,他也该爱我了吧?然而,你们都想错了,他依然爱别人的孩子胜过爱我。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几分钟前,我还因为这个吃醋,一个人在厕所里哭了一鼻子。
下午上着上着课,我肚子突然不舒服,我在桌子上趴了一会,更疼了。同桌见我难受成这样,就和几位同学一起搀扶着我去找“老班子”。此时一个男同学慌慌地跑了过来说:“老师,陈在航流鼻血了,止不住!”“老班子”目光一转,问道:“人呢?现在在哪?”“在厕所。”听罢,他连看我一眼都没看,就头也不回地跑向了洗手间。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就在那一刻,我的心像是被捅了一刀,而且正中心窝,鲜血直涌。我再也忍不住了,不顾身后同学的喊叫冲进了女厕所,把门反锁,用力咬着手指。
此时,眼泪代替了嘴巴讲不出来的辛酸与痛苦,过去的,现在的,不满、委屈与无奈一齐奔涌而出。顺着我的脸颊流向下巴,滴在衣服上,滚落在指缝间。
“爸爸,我是你的女儿,也是你的学生呀!我也在肚子疼,你为什么不先管我?”我双手捂着脸,心里恨恨地哭诉着。
哭着哭着,我又想明白了——陈在航在流鼻血,原因不明,也许比我的情况更严重呢?老爸先去处理他的事情应该是对的。再说了教我的老师们哪个不是这样呢,他们总是顾得上别人家孩子,顾不了自己家的。我当他女儿又不是一天两天了,矫情什么?想到这,我就感觉释然了。我把眼泪鼻涕的抹了抹,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一出来,刚好看到“老班子”爸爸急急地跑了过来,他一把扶住我的胳膊,着急地问:”好点吗?要不然我请假送你回家?
我摇摇头,半赌气地说:”没事,死不了。”
爸爸见我问题不大,嗔怪道:“小丫头片子。”
“在航的血止住了?”
“好了,没事了,现在该管你了。”
我擦擦鼻涕说:”没事了,忙你的去吧。”
我们俩一起回到了教室。
不知道什么时候,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了我的身上,暖洋洋的。看来爸爸这个六亲不认的“包青天”还是很爱他的小女儿的。
现在我只想说:“有什么烦恼?都是庸人自扰。我爸是我的老师,还是班主任,我可以天天见到他,多么美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