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父亲给我送的饭

01 九十年代初,我开始到张庄镇上读初中。 需要住校,但仍然可以一周回家一次,带好一周的煎饼咸菜,偶尔天热时带…

随便聊聊的图片

01

九十年代初,我开始到张庄镇上读初中。

需要住校,但仍然可以一周回家一次,带好一周的煎饼咸菜,偶尔天热时带麦子换烤牌吃。

很多离镇上近的同学的家长,会趁逢集赶集的时候,给孩子送饭,但我们村位于张庄镇的最北面,离学校比较远,村里人也极少去赶张庄集,要赶集也是去赶界湖集,因此村里就极少有人去给孩子送饭。

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父亲还是去送过一两次。

其中一次,比较尴尬,午饭时间,父亲在教室后面直接喊我“二妮”,被几个男同学嘲笑了一阵,那时候脸皮薄,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但现在想来,那时候家里父母不就是这么叫孩子吗?

02

到县城读高中之后,父亲几乎每集(县集每月逢四和九,一集相隔五天)都会去给我送饭。

高中四个星期回家一次,印象中只有高考那几天吃过学校食堂的饭菜,其他时候吃的饭,基本上都是靠父亲蹬了自行车给我送。

那时候我们村前的公路还没修成,从家到学校,要翻过东岭,骑过小官庄的羊肠小道,七拐八拐才到公路,再到县城,单程至少也要四十分钟。

但不管春秋冬夏,刮风下雨,父亲每集都会给我送饭。

有时候我们还没放学,他就在食堂门口等;有时候我们已经吃完饭,他就在宿舍门口等;还有时候我们正上体育课,他就在操场旁边等……

03

印象最深刻的是秋天时节,父亲骑着他那辆金鹿大弯把自行车,车后座用皮绳绑着一个大花耧,大花耧里面装着新从地里摘的秋黄瓜,给我送饭,顺便赶集卖黄瓜。

秋天农事繁忙,天天在田间劳作的父亲,两鬓已现斑白,即使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也已略显苍老。

头上戴着一顶半新不旧的蓝色帽子,上身蓝色褂子,下身蓝色裤子,脚上一双破旧的黄球鞋。

那裤腿因为干活时需要经常卷起,平常放下时,也明显可见一道道褶子,就像我们小时候叠的纸扇子一样,吊在黄球鞋上,有时候上面还会布满尘土以及大大小小的泥点子。

那一定是父亲在摘黄瓜时沾的地里的泥巴,或者骑车经过小官庄的羊肠小道时溅上的泥水。

每次看到这样的父亲,心中都会有种微微的心酸,偶尔也会泛起阵阵虚荣心,不希望这样“落魄”的父亲被其他同学特别是城里的同学看到,但当父亲递给我那一包裹饭,当父亲和我的眼神相互碰撞时,我就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父亲带给我的这一包饭的温暖。

每次对着父亲送好饭离去的背影,心里都会默默地想:这三年,如果不好好学习,考不上大学,真的会对不住父亲风雨无阻给我送的饭。

04

三年来,虽然没怎么吃过学校的食堂,但也从来没饿过肚子,每次父亲送饭,除了送煎饼咸菜,总会带一瓶母亲炒的其他的菜。升入高三那年,为了给我补充营养,父亲每次送饭都会带去十几个鸡蛋。

时间过得真快,这一晃都快三十年了,每每想起那一段岁月,心中总会感慨万分。

当年那个村子,村外那条通往县城的弯弯曲曲崎岖不平的路,以及骑行在那路上送饭的人,还有那个在学校读书的孩子,终于又慢慢清晰起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