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场青春里,都有一个民谣姑娘

绿树环绕的乡村中学,每天下午5点半都会准时传出清澈回荡的歌声。 那时,林宇坐在校园广播室里放着广播的前奏音乐,…

绿树环绕的乡村中学,每天下午5点半都会准时传出清澈回荡的歌声。
那时,林宇坐在校园广播室里放着广播的前奏音乐,一边将筛选过的广播稿按顺序排好,校园公告、活动通知,学生来稿,然后他调低背景音乐,逐一播放。
校园里这时候,篮球场上一个迅速奔跑的身影、跳起的投篮;乒乓球台前的激昂挥拍,三三两两闲走的女生,学校餐厅里传来饭菜的香味……
直到多年以后,他还能时时想起这幅清晰的画面。
每一个人的青春里都有一幅定格了一生的画面,而这就是林宇的。
林宇当年爱穿白衬衫,留分头,每一次广播前,他都会将头发梳的一丝不乱,将那副蓝边眼镜反复擦亮、戴好,不允许自己有一点马虎;尽管小小的广播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人们也只是听到他的声音而已,但他觉得应该怀着一份尊重,一份对声音,也对听众们的尊重。
公告和通知播放完以后,他会习惯性地把背景音乐切换到校园民谣,再稍调大一点声音,然后开始播读学生们的来稿,每一份稿件都是他精心挑选过的,有的还作了一些增删调整。尽管,他知道那些已是每个班的宣传委员挑选过一遍的,但还是愿意精益求精,尽求每天把最好的读出来,读给大家听。
而二年级的上学期,几乎每天他都会读到同一个人的稿子,熟悉的笔迹,同样温润、清澈的风格,有时还带着那么一点青春淡淡的忧伤,只是忧伤,不是悲伤;每当读到这个人的稿子,他都会特别地投入,也读得特别有节奏感。他觉得她的稿子写得真是好,或者在那里摘抄的好,每一字、每一句都会带给人亲切的感觉,总是那么轻易地就能进入人心,他觉得校园里的同学们也会是这样的感觉。
而另外一件特别的事是:她的稿子从来不署名。但他从字迹上能猜出是一位女生,一位漂亮的女生,或许不漂亮,那一定是一个文静的女生,一个有趣味的灵魂。要不然,不会写出或发现能这么入心的文字。
世间,有些事是不一定非要究其根源的,有些人也不定是非要谋面的,文字、音乐、声音,同样可以心有灵犀,惺惺相惜,就像我读到你的文字,你听到我的声音……
那个寒假前冬月,校园里在热火紧张地准备着元旦联欢会,广播室后面的一排核桃树下从某一天开始,就传来了阵阵合唱声,女生小合唱,他被那阵阵流淌的歌声吸引了,他觉得那宛如天籁,青春、深情、隽永、悠长……
他的广播变得有些走神,时不时出错,终有一天,他打开广播室的后窗,准备好录音设备,把她们的歌声录下来了。他准备下一次广播,把它播放出来。
但是最终未成,因为他觉得那似乎不合适,因为那是她们精心准备的节目,不能提前公布于众,它首先属于她们,属于不久后的那个舞台。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一遍遍在广播结束后,反复听她们的录音,有时候竟忘了吃饭,甚至忘记了去上自习。
里面有一个短发的女生,他觉得她就是那个每天写稿子的人,尽管他以前一直都是喜欢长发的女生,但听到那歌声和看到站到六个人中间的她,她觉得她就是那个人。
或者他希望她是那个人。
因为风格完美契合。
元旦联欢会结束,她们这个小合唱博得了同学们的阵阵掌声,有男生还吹起了响亮的口哨,她们谢幕后,台下还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人们都以为这个节目会得一等奖,但最终是个二等奖。
评委们都是老师。
但这个节目是学生们心里的一等奖。
因为她们的歌声,在校园里传唱了好久,几乎每个班的学生都会唱。
很快毕业就要到来了,在他离开广播室的最后一次,他播完最后一篇稿子,把他当初录的她们排练的录音播放出来。那个小合唱在校园温婉的黄昏里久久回荡……
而在这歌声里,他把她的每一篇稿件按时间顺序装订好,还制了一个封面,写了一个名字《青春是一首永不老的民谣》。
他本想是要送给她的,因为他早知道了她在哪个班,叫什么名字。验证一下到底是不是她。
只是后来他有些忐忑,终于没有送出去,因为他怕不是她……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