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我不该乱发朋友圈。苏轼:是啊。

公元1003年,一个胡建少年离开家乡准备赴京赶考,并且自信满满。那一年他十九岁,他白衣飘飘,风流倜傥,风往北吹…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公元1003年,一个胡建少年离开家乡准备赴京赶考,并且自信满满。那一年他十九岁,他白衣飘飘,风流倜傥,风往北吹,人往北追,眼中全是那繁华的京东汴梁,不对,是东京汴梁。他坚信: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娘,则中国娘。结果一语成谶,他几乎把他的整个生命和所有精力都奉献给了中国娘,为他们写下了太多的歌词,他就是人称“北宋林夕”的创作词人柳永柳三变。
柳永是自信的,而且他的这份自信是有道理的。考试这种事情是要有天赋和运数的,他的父亲、叔叔、伯父都是进士,连哥哥、弟弟、儿子、侄子也都是进士,生在学霸之家。而看看如今的我们呢,只能做到:全家都是近视
从武夷山一路经由钱塘,入杭州。柳永这个人,除了诱惑,什么都可以抵挡。对他来说最致命的诱惑一个是美景,一个是美女,而对于杭州来说,美景和美女都有,于是他在这里一待就是两年。
杭州之美,岂可以诗句概之,而柳永做到了,十九岁的他禁不住在朋友圈抒一下情,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望海潮·东南形胜》: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当时朋友圈就炸了,中华大地开始传播,全中国的迷妹都在买票赶往杭州的路上,就像今天大家跑去西藏看丁真,跑去临沂吃拉面一样一样的。摇滚,流行,美声,慢摇,爵士各种曲风的翻唱也飞扬在北宋的市民广场上。而这条朋友圈又何止流传于华夏大地,连金人皇帝完颜亮(金兀术的孙子),也看到了这首《望海潮》的截屏,也不禁对杭州之美不能自拔,一下子就动了打到杭州去,解放全中国的念头。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里确实有这样的记载:“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
 
宋真宗事后听到这传说,恨得牙痒痒,心想柳三变啊柳三变,当年把你撸下来就对了!
好,那我们来聊聊宋真宗把柳永撸下来的事儿吧!那真是一条朋友圈引发的血案。
杭州折腾了两年后,苏州又折腾了两年,然后又折腾了两年。19岁的柳永折腾折腾就已经25岁了,发现青春真经不起折腾,幸亏命大,要是王勃再折腾两年就折腾挂了,所以张爱玲说:折腾要趁早啊。你问我他到底在折腾什么,在苏杭扬州,你说他能折腾什么😳,他也没说,咱也没问,反正杜牧说: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柳永说:同上。
公元1009年,25岁的柳永终于折腾到了京城汴梁,开始着手易如反掌搞一个进士。可惜人生剧情永远不会按照人生的剧本走,你懂的。
春闱在即,柳永踌躇满志,自信“定然魁甲登高第”。及试,真宗有诏,“属辞浮糜”皆受到严厉谴责,柳永初试落第。愤慨之下,柳永又在朋友圈抒了个情,作《鹤冲天·黄金榜上》: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真宗没有柳永微信,但很快就看到了截屏。完犊子了。
真宗看到最后那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心想:呵呵,小子你别让我碰见!
结果很快就碰见了。六年之后,柳永再次落榜,其实本已高中的他,临发榜时,真宗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后又有人向仁宗推荐柳永,希望朝廷任用他,仁宗说:“得非填词柳三变乎?……且去填词!
三年之后,第三次落榜;
再六年,柳永第四次落榜。
……
走到五十一岁那年,柳永才暮年及第,不禁感叹:都是在朋友圈抒情惹的祸!整整二十多年,摁着一门科目不停地重修!
晚出道几十年的苏轼心想:虽然老子从来不挂科,出道即巅峰,但还是图羊图森破, 我因为乱发朋友圈,整个人都差点挂了!
 
元丰二年(1079)三月,苏轼由徐州调任湖州。为了例行公事他写了一篇《湖州谢上表》,感叙皇恩浩荡,不巧的是他在朋友圈里面加了几句牢骚:
陛下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
我们从字面意思来理解这个“其”字很有意思。
“陛下知其愚不适时”:
①皇帝老子知道自己愚昧过时了。
②皇帝老子知道我愚昧过时了。
从通篇呈表来理解,这个“其”字指的是苏轼自己。试想谁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辱骂皇上呢?但是在新党看来,只要你有辫子我就让你翘起来,只要你有小鞋我就给你穿起来。有时候并不是立场决定利益,而是利益决定立场。于是监察御史里行何正臣在摘引“新进”、“生事”等语上奏,说苏轼“愚弄朝廷,妄自尊大”。开始给他上纲上线,翻出了他近年的朋友圈,因为苏轼没有设置三天可见,于是被整理出如下罪状:
至于包藏祸心,怨望其上,讪渎谩骂,而无复人臣之节者,未有如轼也。盖陛下发钱以本业贫民,则曰‘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陛下明法以课试郡吏,则曰‘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知无术’;陛下兴水利,则曰‘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陛下谨盐禁,则曰‘岂是闻韶解忘味,尔来三月食无盐’;其他触物即事,应口所言,无一不以讥谤为主。
 
打入死牢,关押百日,虽然苏轼最后免于一死,不过乌台诗案以后生活潦倒流离,嘴里说着“人间有味是清欢”,心中滋味只有自己能体会。
乱发朋友圈出事,苏轼可不止一次。
苏轼晚年贬到惠州已经足够远足够惨了,可是苏老师安顿下来后发现惠州的日子自己还是可以找到颇多乐子,依山修了套房子,挨着寺庙也不远,既有风景又有佛禅,于是有一天吟了两句诗,发了个朋友圈。大致意思是说:春风之中美美哒睡上一个午觉,睡到自然醒,醒来便听到房后寺院的钟声。死敌章惇看到这条朋友圈,说:噢,原来苏东坡过得蛮舒服的啊!
于是马上颁发了新贬谪的命令,新房子峻工才两个来月,这回直接把苏轼干到当时中国的本土之外去了,这是中国藩篱之外的地方,当时元祐大臣数百个受苦难折磨的,只有他一个人被贬谪到如此远处。
苏东坡一直在纳闷:我朋友圈分组了啊,我拉黑了章惇了啊?
柳永:我的词你没好好背啊?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有人截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