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香里忆往昔

北山的杏花开了,秋姐约我和作家协会的文友去踏春赏花。接到邀约,就盘算着明天穿哪双鞋子去登山,盼望着见到很久没见…

北山的杏花开了,秋姐约我和作家协会的文友去踏春赏花。接到邀约,就盘算着明天穿哪双鞋子去登山,盼望着见到很久没见面的朋友,想象重逢的画面,竟然像是第二天要参加什么隆重的仪式似的,既希望快一点到来,又有点小紧张。
如此期待看杏花,是因为我对杏花情有独钟。在我的家乡,杏花是最先冒着春寒绽放的花,而且无论平地还是丘山,到处都有它的身影。小时候,我并不懂得欣赏杏花的美,直到遇上了我的恩师——厉老师,我的审美能力被激发出来,一下子喜爱上了这种普通的花。
那时,厉老师教我们语文,领着我们看杏花写观察日记。那是我第一次郑重其事地赏花而不是折花。我们24名同学,像一群小鸟叽叽喳喳地跟着老师飞向后山的杏树林。我们一会儿飞向一棵莹白如雪的杏树,一会儿围绕在一丛粉红如霞的树前。老师坐在不远处一块凸起的大岩石上,笑吟吟地看着我们。过一会儿,他悄悄走到我们身边,用如往常一样充满慈爱的嗓音跟我们说话:“你们看看杏花几个瓣啊?它的花蕊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我们哪里看得那么仔细哟,赶紧拈起一朵花仔细观察。“老师,五瓣!”“老师,花心是黄色的,像是火柴棍儿顶着小黄帽儿!”老师笑了,唇上的一字黑胡须都透出一股慈祥。我们查完了花瓣,又去闻花香。杏花的香哟,此香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我至今仍然认为,那种清香,是花仙子才有的淡雅芬芳!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那一天,我们收获满满,像小蜜蜂一样,东飞飞,西飞飞,轻嗅一朵朵杏花,大口地呼吸空气甜中带苦的幽香。那一天,我们像一个诗人,写出了第一次赏花独特的发现。记得我用了一个比喻,说我们仿佛走进了“杏花的王国”,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读了我的作文,特意夸奖我比喻新颖。忘不了恩师的真诚鼓励,更忘不了春花烂漫时,老师在杏花林里给我们上的人生第一堂审美课。
师范毕业后,我也当了一名语文老师。那年春天,我也曾带着第一届学生去大牛群村的北山看杏花。乱石薄土的山上,连生命力顽强的野草,都不愿意光顾。可是,杏花嶙峋的褐色枝干上,竟然是数以万计的粉裙粉面的佳人,她们团团簇簇,推着挤着,笑着闹着,花香袅袅袭人。那一刻我蓦然发现,平凡的杏树无论在哪里扎根,只要给它一方立足之地,它就还你一个芬芳扑鼻的春天。而且无论干旱亦或湿润,它骨子里的清香始终如一。作为一名偏僻乡村学校的老师,我再看杏花若有所悟,杏花如人邪?人学杏花乎?
今春又见杏花,还是厉老师的女儿——秋子师姐的邀约,缘分这东西是真奇妙啊。时隔近三十年,厉老师退休去北京哄孙子了,我和师姐竟然一起重温旧时赏花乐事。这可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恍惚间,我偶然产生错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耳边想起了老师给我们讲故事的声音。
此时,讲故事的,是师姐。“建伟,你知道杏林和杏坛都指什么吗?”“好像一个和医生有关,一个说的是学校。”“嗯,差不多,这两个词的意思是这样的……”师姐一边气喘吁吁地爬山,一边给我讲杏林和杏坛的典故,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山顶。这是第一次,我从游人稀少的这条山路登到峰顶;也是第一次,以一种随性自然的方式,跟师姐,跟作协的朋友,跟杏花,跟即将蓬勃灿烂的春天,有如此美丽的一场邂逅,真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一朵杏花沾在我的衣襟上,一路走来,清香悠悠沁人心脾,往昔美好的记忆在这花香里次第显影,逐渐清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