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时间赋予

草莓熟了。 医院食堂门口,有中年女人蹲在一角卖草莓。她的旁边,是一辆老式的二八式自行车。自行车的后座上架着两只…

随便聊聊的图片

草莓熟了。
医院食堂门口,有中年女人蹲在一角卖草莓。她的旁边,是一辆老式的二八式自行车。自行车的后座上架着两只旧竹篓。我瞄一眼篓子,旧色里盛着的红艳艳的草莓很是好看。
“你买两盒,15块钱也行啦。”女人一只手端着草莓,一只手扶着自行车,眼睛看着与她谈价又匆匆离去的女人。
我连忙把目光调开。通常,我不买人家的东西,也不看人家的东西。
我怕看见人家眼睛里流露出的失望。

水杉树

一棵水杉树在四月,比四月本身还美。
它翠绿的光芒升得那么高,照亮了天空与我的眼眸。它的叶子藏起合唱的鸟雀和渐远的春天。它扑闪又跃动,仿佛一尾尾银鱼摇动着尾巴,穿越新鲜的云海。
风。潮音。绿荫深深里,那正当青春妙龄的少女在翻看《时间简史》。
她洁净的脸庞,此时低垂在晴朗的枝头。而那被时间击败的美人刚从梦中醒来,合拢书本,远眺悬挂在树枝上的月亮。
月亮升起又落下。
四月,也会被时间收割,被时间赋予。

黎明

黎明,最后的梦境退到了梦境之外。
但这是一个好梦。
我听见自己在梦里说:哎呀,我的梦还没有做完呢。
如果小时候,我会光着脚去追,去寻,然后乘着一朵云一点一点下落,像空中飞翔的蝴蝶。
通常,睡梦中衣袂飘飘的仙子,到后来会独自栖止于寂静的河畔。河畔边,有一艘小木船,小木船上没有人,但你可以看见风推搡着一层层浪把小木船摇得像一个特大号的摇篮。
哦,让我惊讶的是,摇篮里,银色的渔网正闪闪发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