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常常的日子,我从长滩的高铁桥下,前行几十米,右拐,在长滩一座黄土山沟,见到两户亦农亦牧的庄户人。两户老人的…

平平常常的日子,我从长滩的高铁桥下,前行几十米,右拐,在长滩一座黄土山沟,见到两户亦农亦牧的庄户人。两户老人的年龄,都在80岁以上,灵动健康,耳聪目明,每天帮着子女看院子,做饭,干点力所能及的体力活。

平台上的一户老爷爷,祖籍兰州,退休前,他是地质队的工人,老伴为长滩本地人,退休之后,他在长滩峡谷,临河看柳的黄土高坡上,修了房子,安享晚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从青丝到白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从一条沟口进去,荒草小路,直通老爷爷门前,新的土层,扑面而来,清新、宽广、纯净、质朴。老爷爷在门前栽了杨槐,开辟家庭菜园,春花叶茂,绿豆破土,延伸远景,是之长滩。

没有什么特别的标志,从银三角通往三滩桥的中间,便是建在奇峰深谷中的长滩人家。从国道路口,呈喇叭状地伸到沟脑,依山造地,红砖白墙,称之为长滩人家。

荒草碎石,壁立千仞,平台空旷,沟壑宁静,是我对长滩人家的最初感受。蜂拥而至,首尾相连,日夜喧嚣的109线,好像对长滩人家的休息,影响不大。拐入长滩人家,一股清新的黄土味道,扑面而来。我在一天中午,进入长滩路口,花布奶奶,跟着我的车,问我拉得什么?我说是煤,是给兰州大爷拉的煤,她说明天的这个时间,给她也拉一车,就是兰州大爷对面的那座院子。如能确定,明天早上,我会给你打电话。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果然,第二天的早上,接到花布奶奶打来的要煤电话。此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反之,“事非小人变故多。”花布奶奶,一言九鼎真君子。

第二天的中午,如约见到长滩人家中的82岁的花布奶奶。

花布奶奶听见我的煤车,早早来到大门外,花布爷爷打开两扇银色大门。在峡谷中开崛出的空间较大,长滩半坡山峦中的几户人家,院子平整宽敞,东西上房,一应俱全。门前屋后,杂花生树,菜园围栏,错落有致。

干净的环境,新鲜的空气,微笑的面孔,安详的晚年,在长滩人家的院子,完完整整的呈现在了我的眼里。花布爷爷微笑着,手上拿着高档香烟替我让烟让茶,让我喝点水,休息一下,再卸煤。

花布爷爷戴着蓝帽子,平底布鞋,纯粹爽朗,热情好客。交谈中,花布奶奶和花布爷爷告诉我,他们夫妻二人,从青葱到白头,相濡以沬60年,无生育能力,领养一名女儿,女儿长大,招婿上门,如今算是一个大家庭。

长滩花布奶奶和花布爷爷很安详,养女和女婿在另外一处山沟里,办有一家大型养牛场,日前存栏肉牛40头,膘肥毛亮,保守价格,可在60多万。

花布奶奶和花布爷爷及其养女,算是长滩人家中的养牛大户,我在离开他们的下午时段,他们笑着,向我挥手告别:“孩子,路上开慢点,车多,明年的这个时候,我还等你拉煤。”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我的生存是和路绑在一起,长滩,又是靖远京藏线上的咽喉要道,每天都得驾车经过长滩的滩,及长滩的坡。在我看来,长滩有三景,即滔滔黄河,巍巍高山,绵绵国道,长滩人家就和这些著名三景,朝夕相处,相依为命,感受山的静穆,近观水的飘零,面向国道致敬,门前的路,越走越宽。

去年夏末,机缘巧合,有幸认识长滩,遂愿走进长滩,对话长滩。站在三滩桥头的小卖部,见到一位忙忙碌碌的中年妇女,在买东西,当她看见我的一刹那,知道我是拉煤人,轻描淡写地问我:煤,多少钱?哪里煤?我想可能只是问问,没有放到心上。一个礼拜之后,她打来电话,饯行她的诺言。诚信,使我对长滩人家的切肤之感,小到走出校门的少男少女,大到80岁的爷爷奶奶,无不有着触摸人性,灌注真情,固守诚信的力量!我用住在峡谷平台上的、兰州籍的老爷爷的话,去总结长滩人家:“沟口第一家的女孩,能考取省内重点医科大学,其主要原因,都是一家老实人。”在长滩,在兰州籍的爷爷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抬头,看看春天长滩的阳光,格外的慈祥、温暖、仁爱和平静。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