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暮春

雨一直落,倒真应了谷雨的节气。 雨中的绿存在于自然,却浑然不知自己的美。以前从不觉得自己有多喜欢绿,但这几年的…

雨一直落,倒真应了谷雨的节气。
雨中的绿存在于自然,却浑然不知自己的美。以前从不觉得自己有多喜欢绿,但这几年的文字写下来,发觉自己在电脑上敲绿字的时候是真多的。
李子。桃子。柿子。枇杷……它们青青的果,青青的绿,可以把人都映得染了绿。我似乎今天才发觉这个世界有如此多美妙天成的绿。绿安安静静,绿层次丰富,绿蕴含着春与夏的美,让人在心里充满憧憬的快乐。
我看着那青果,我走近了闻那绿的气息。
我是欢喜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一边把我回家看见的青果说给邹先生听,一边拿出手机给他看我手机相册里的图片。他撇撇嘴,说:“在乡里住着,还怕我不知道啦。”
“你这几天没看见啦。”我有些败兴,却也笑。
也是,哪个又不知道呢?只有我把这些细碎念念于心。

路边的槐花开了。一嘟噜一嘟噜的白花带着水珠垂着,沉甸甸的。还有池塘里的荷叶在一点点长大。小时候,等荷叶长得大一点,我们会下水掏藕带吃。藕带白生生的,咬在嘴里,嫩、甜。
是初夏的味道。

水塘里的水一眼看过去,平展展的,在闪闪发亮。那虾和鱼都躲在哪里呢?我还看见远处的水塘里有人在划着鱼划子巡视着水塘。也许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的家乡有无与伦比的美,但我的小桥村,确实是有毫不夸张的美好。

忽想起儿时,我和弟弟在水塘里摸田螺,摸鱼虾,弄得满身泥水。我还记得妈妈给我们讲的田螺姑娘的故事,说很久以前,玉皇大帝很同情一个勤劳、善良的小伙子,于是要天上银河里的白水素女化作一只田螺来帮小孩子做饭。小伙子很纳闷儿,决心要弄个水落石出。这天早晨,小伙子又下地干活儿了,但他早早地回来躲在外面看屋里的动静。只见一位美丽的姑娘从水缸里出来,忙着生火。小伙子飞快地推门进屋,直奔水缸,看见那只大田螺只剩下一个空壳静静地躺在水缸里。
民间的传说总是美好的。它代表着劳动人们朴素的愿望。
敲这个故事,想到我的小时候,妈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只望一天忙完,回家了能吃口热饭。”
妈妈那时忙里忙外。她自然是希望玉皇大帝能瞧见她的辛苦,多眷顾她一些的。现在想想,一辈子信奉菩萨的妈妈,得到过菩萨的眷顾吗?
也许有过。
也许我们来到这世界的每一个人,都是菩萨的眷顾。

你知道吗?四五月间,正是我们这里小龙虾上市的季节。农人们一年的春收就指望着它们。昨一个人急匆匆地跑在去医院的路上,碰上骑三轮车去卖小龙虾是两口子,男人开车,女人坐在旁边,两口子有说有笑,开心得很。

这生活其实有很多的好,但我们总觉得自己活得不够好。嗯,有时我就想,我想要怎样的人生?我是怎样的人?我这样普通的人,能像小桥村每一棵普通的草木、每一只寻常的鸟就已经很好了。
老天给的,你接住就是了。

晚上安置好邹先生,冒雨回家。灯光打在旁边的粉晚樱上,看见零星的一朵。在春天,这几乎是最后的收尾了。
是暮春了。
——忽然暮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