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茅坪

茅坪距离县城有近四十公里,海拔八百米左右,已经进入秦岭南麓。这里群山起伏、森林茂密,水资源丰富,有两条河流从正…

茅坪距离县城有近四十公里,海拔八百米左右,已经进入秦岭南麓。这里群山起伏、森林茂密,水资源丰富,有两条河流从正北和东北方向蜿蜒至镇治所交汇后再流经三十里汇入汉江,还有一条人工开凿的茅坪堰,更是闻名省内,灌溉了县城东西万亩良田。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听老人们说,清朝时候这里出过一个布政司,民国时期也有个段姓名人在北大读过书,红二十五军在这里伏击过杨虎城的警卫旅。因为山区林木资源丰富,在六十年代成立了国营林场,许多关中人带着家小来到这里成为了伐木工人,他们修通了去县城的盘山公路,在上架起了一座跨度百米的石桥。文革期间,西安许多的医学专家来到当时被作为战备医院的茅坪地段医院,为当地老百姓服务近十年。据说,茅坪堰的设想最初在民国末被提起,解放后也曾被人民政府讨论过几次,但都因种种原因而搁置。到了六十年代末,当时的县委书记汪清泉带领全县青壮劳力克服万难,启动修建工程,历时十年之久,终于使得茅坪堰初具雏形,可以灌溉沿线及东部缺水地区。到了九十年代,随着财政资金的充足,茅坪堰二期工程——卡房水库也上马了。九七年,当我刚上初一的时候,被学校组织到那里的工地上作为一名仪仗队员,欢迎副省长来剪彩。如今的茅坪堰灌溉和发电两不误,合理地利用了当地水资源。

这些大人物和大事件算是茅坪历史上的辉煌吧,足以向外人称道,然而茅坪历史的主要构成部分却是一代接一代的平常人和日复一日的四季轮回。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茅坪镇的各个村庄大部分都是被河流冲积的小平坝,生活在这里的人代代相传,以农耕为主,偶尔去森林里弄点野味或者去河里捕些鱼鳖。我祖辈之前的大部分人应该是当地土著,也可能有外乡人来这里安居,但不多。从我的祖辈开始,因为进山出山的路畅通了,有人外出也有人进山,街上出现了外地口音的人,我外婆就是汉中铺镇嫁过来的。到了我父辈的时候,外地来的人就更多而且更远了,有紫阳县的,有安康的,我娘娘就来自四川。他们扎根在这里一辈子,把茅坪当成自己的第二家乡,在这里生儿育女,生活一辈子。到了我这一代,流动性就更大的,许多茅坪人外出打工创业,在外安家,只在春节和清明时领上操着外地口音的家人回来。也有许多外县或外省的人婚嫁过来,很快就融入到了当地。春节期间,我也去佛坪县见了一位姑娘,算是准女朋友吧。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婚嫁地方距离越远,后代智商越高,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本人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唯一觉得不好的就是天天要和最亲密的人说普通话。林区以前叫林场,现在是长青大熊猫国家公园,这里四季变化最明显的就是山上的树木,春天翠绿,夏天深青,秋天枯黄,冬天雪白,长年住在茅坪的人会看到四张不同颜色的画卷。晴天和雨天时候,树叶泛起的太阳光和山腰笼罩着的雨雾,都表明这里的空去极好。街后有上百亩农田,春种秋收,年年如此。现在年轻人都去大城市发展了,留下老弱病残留守家园,除了插秧和种油菜之外,其余都有小型机械来耕种和收割,倒也不累。其实,我觉得插秧是比较有意思的农活:一根根秧苗被摁进泥水里,还要很整体的排成行列。到了秧苗长大的时候田里一片碧绿和蛙声,等到谷子成熟时候地里一片金黄和蝉鸣。在这里,你会感觉到生命的纯粹和自然。

翻起老照片,我很怀念十五岁之前乡间的乐趣。我想在每个同龄人心中,都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小时候,它就是你的童年乐趣,那里有街头巷道和露天电影;青年时,它就是你的尴尬无奈,那里有落后的思想和贫穷的经济;成熟后,它就是你的力量源泉,那里有你年迈的父母和睡梦中的踏实。如今,在国家号召乡村振兴之际,我觉得每个出身农村的你我他都应该为家乡的振兴出一份力所能及的力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