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花纷纷

橘花纷纷 不经意间看见一树橘花纷纷,不免有很深的感喟。天刚落过雨,小小的白花花落在地上,变得肮脏。 它们在肮脏…

橘花纷纷

不经意间看见一树橘花纷纷,不免有很深的感喟。天刚落过雨,小小的白花花落在地上,变得肮脏。
它们在肮脏中闪着白光。
我知道,它们中的一些已经彻底枯萎、消失,另一些会转换成小果果,经过夏天,秋天,成熟,然后成为虚空和构成虚空。

不知怎地,很自然地想到人的植物性,尘世的植物性,又或者说尘世的幻象。说到幻象,在心里很自然地会跳出曾经日复一日抄写的“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不管怎么说,花会落,花也会开。就像人,一代一代人的青春去了,一代一代人的青春也会来。就像我跟在母亲后面,女儿又随着我的脚步追了上来。

我应该想一些别的事物来忘记这些。

我愿意看着陆续开放的橘子花,在无边无际的绿里散发春情一般的香气。那些花朵也小,也白,它们露出金黄的蕊,一边张扬一边萎谢。
它们连香气都来不及完全散发就会凋零,消失。
看,我又说到消失了。
有什么是不消失的呢?

我想,我的书写就是从消失开始的。那些字在我敲出来的那一刻,它拥有的颜色、形状、香气和我赋予它的情感,在滑过的那一瞬间就消失了。它们像轻盈柔软的云朵,随时隐没在天空的每一个角落。但它们在飘过时生出的变幻莫测的意境,在我心里有过的跌宕起伏的辽阔,是多么奇异的美好呀。

四月一天一天走向末尾。日子无声而有韵。
绿浓起来了。
绿一层层深。橘子那么多的新叶似升起的一团光明,超过了矮墙,今天我会站在橘子树下发呆,很自然想起小时候望着一园橘子倒退着走的情形。
那时是真馋橘子呀。我等着它一点点由青变黄,等着能有一天路上没有行人,我能快速地进入橘园摘得几个橘子。
我还曾在人家就要罢园,心想等到来年我一定会去摘,一定要吃上橘子。
但很遗憾,没有。一次也没有。

后来,母亲种了橘树。到了秋天,那些闪亮的橘子挂在枝头,真是一派好势头。好喜人。
我怀念那清香绵长的日子,也怀念斑驳的阳光静谧地扑在橘子上温暖的感觉。那时,年轻的母亲顶着一头浓密的黑发在忙碌,我跟着母亲,觉得这样的好时光可以无限延伸。在那一刻里,我感到一种无限的生机。
后来,我有了女儿,母亲抱着女儿站在橘子树下为她摘果子。太阳明晃晃的,我举头看见树叶子的绿映照着明亮的黄,能感觉到自己灵魂深处莫名的感动。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而这几天连绵的雨,将橘花打得零零落落,一眼望去,心中苍茫。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