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郑情缘

说起南郑,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熟悉,更不知道南郑在哪里?因为舅舅,才让我对南郑有所了解。以前的南郑县隶属汉中市,现…

说起南郑,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熟悉,更不知道南郑在哪里?因为舅舅,才让我对南郑有所了解。以前的南郑县隶属汉中市,现为南郑区。南郑位于陕西西南部,北临汉江,南依巴山,西与汉台区隔江相望。

由于我小时候身体不太好,上小学四年级时休学一次,在黄金峡初中上初一不到半学期,便休学回家了。舅舅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南郑县塘坎中学(冷水区胡家营乡)教书。1989年夏天放忙假(以前学校在夏秋季节农忙时节都有忙假,一般为七天至十天),舅舅回洋县老家一趟,带我去南郑玩。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从老家坐汽车到洋县,从洋县坐车到城固,从城固到汉中,再从汉中市坐公交车到南门,从南门乘坐到八号的客车,经过大河坎在卢家沟下车,过河不到一公里就到了塘坎中学,塘坎中学也叫南郑十中,当时分为初中部和高中部(两年制)。

那个时候河上还没有架桥,更没有船。平时过河从水里趟过去,或者绕道(比较远)而行。冬季河水比较小,有人在河里架起木板桥(两页木板,大约四五十公分宽)。因为来往的人比较多,还有推自行车的行人,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需要等候很久,有的时候还需要站在桥上相互让路。

一个周末的早晨,舅舅说带我去南湖公园玩,我听到很高兴,我们一起向河边走去。走到半路时,舅舅说回去拿东西,我便一个人先到了河边。因为来的时候河水很小,最深处不到膝盖。我等了一会,舅舅没有来,我便卷起裤子,慢慢走入水中。

前几天下雨,河水涨了一点。我快走到河中间,突然感觉站不稳,有点害怕了。那时舅舅刚到河边,来不及脱鞋子,赶紧下河将我拉回岸边,我的裤子都被河水打湿了,南湖公园也没有去成,只好返回了学校。

有的时候,几位老师打扑克牌——五八王三二一,由于人手不够,便叫我去玩。那个时候我还不是学生,也感到无所谓,记得有王伟、王勤、周亚芳三位老师。又过了几天周末,舅舅把我送到汉中汽车站,买了汉中到佛坪经过金水的车票,我一个人回到了老家。

1990年8月30日,舅舅带着我去南郑上初中。说来也怪,去南郑后,我的身体渐渐好了,再也不咳嗽,都说我适宜去外面。刚去的时候,我的普通话说的不好,南郑人说话的口音不同,有的话我也听不懂。经过一段时间,和大家渐渐熟悉了。

当时我在初一(乙)班,班主任王贵元老师给我们带语文课,慈祥而严厉,不过我那时候很单纯,也担任班干部,还被班主任称为“世界上最老实的人”。王勤给我们带植物课,上初二时周亚芳给我们带英语。

周末同学们都回家了,因为我离家远,只能以校为家。舅舅给高二代政治、地理,高中撤销合并后给初三带政治课。随后被调到南郑县教师进修学校,一年后调入南郑教育局工作,后来又调到汉中市教育局。

一个周末,随同贺德智、郑义华同学去他家玩,他们家在南郑与城固交界处——红光乡,骑自行车一个多小时。后来我和同学们去过圣水寺,那里有一棵汉桂树,有文字记载,传说西汉时候萧何亲手所植,距今有两千年的历史。圣水寺除了有一个神奇的传说外,因有黑、白、青、黄、乌五种泉水而有名。

有一个周末,我一个人去南湖公园玩,1992年当时门票(船票)两元。南湖原来是强家湾水库,建于1954年,方圆四公里,湖面5700亩,后来经过改造,建成山水自然景观游览区。有湖心岛、儿童乐园、钓鱼台、游艇码头等景观。山青水秀,景色宜人,坐船荡漾在湖面,看着湖光山色,也是一种享受。

同学们来自好几个乡镇:胡家营乡、圣水镇、湘水镇、红光乡。我们班最远的几名同学:陈汉平、朱以迥,他们住在和四川交界处——碑坝区福成乡。刘强同学在南海区,陈海燕同学在牟家坝。有的时候,我也和同学出去玩。那个时候我没有自行车,出去玩一般都是女同学骑车带着我。现在回忆起来,感觉蛮幸福的。

有一个周末,我和文彬、唐波、万兴虎、张海丽、周艳丽一起去爬汉山。那个时候上汉山并没有路,我们从山下慢慢沿着山坡向上爬,天公不作美,突然间还下毛毛细雨。既然来了,一点小雨算不了什么,我们还是坚持爬到山顶。正如鲁迅先生说的:“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班主任王老师是县政协委员,他给县上写报告,后来在卢家沟和胡家营的河上,终于架起了水泥桥。那个时候村民修路,我们班团支部人员提着水壶,走到河边修路现场,给村民们送开水。

初中三年一晃而过,1993年6月毕业后我回到洋县。后来我在洋县二中上学。暑假里也去过南郑塘坎中学,看了胡笛鸣老师和几位同学。其中有两位女同学在城固师范上学,有的时候周末我去找她们玩。她们在琴室练习手风琴、弹吉它、在教室讲课,我也扮演她们的学生听课。我们一起去张骞墓、汉江河边游玩玩。应我的邀请,她们也来过我的学校,我们骑着自行车去洋县赶物资交流大会。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从学校去了周家坪,提前没有和舅舅联系,去了教育局才知道他不在。我沿着街道溜达,走到南郑中学门口时,恰好碰到初中同学郑义华,那个星期他没有回家,我便和他去学校,聊聊上学的事情,那晚在南郑中学度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我去找舅舅,下午坐车返回洋县智果中学。

离开南郑二十多年了,南郑的印象也深深的留在我的心里。只是有的老师和同学失去了联系,我也想过啥时候再回母校看看,再去拜访老师和同学们,可是一直没有去过。自从舅舅从南郑县(周家坪)搬到了大河坎,我去县城的机会也少了。由于一直在他乡漂泊,春节回家时间有限,很多亲戚都没有见面。有的时候看看上学时候的照片,尽管隔了这么久,老师和同学的名字还是可以叫上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