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们,和我一样幸福

开窗,阳光扑面而来,树叶子在风中哗哗直响。鸟在叫,却不知藏在何处。 有些夏天的味道了。 起床,铺床,叠被,拖地…

随便聊聊的图片

开窗,阳光扑面而来,树叶子在风中哗哗直响。鸟在叫,却不知藏在何处。
有些夏天的味道了。

起床,铺床,叠被,拖地,然后把自己收拾得停停妥妥,与邹先生一起去很远的地方吃一碗面。
“为了吃一碗面,跑这么远,划得来吗?”
“人家还开车去沙市吃一碗面呢。”他笑。
我不再作声。难得邹先生生日,我也不能太扫兴。
早餐店不大,看起来还算干净卫生。
老板娘五十多岁的样子,打扮得很时尚。不是那种花里唿哨,是很素净,很舒服的那种着装。她的上衣我忘了,只记得裤子很特别,上面松松的,旁边两个大贴袋,下面是紧口,绛色。
很显然,她的装扮与一般的小店的女主人不同。

邹先生在这边工作很长时间了,我却一直不知道他的具体地方。今天忍不住问他,他说,我们刚刚经过了,就那个最大的工地。
我分不清,看起来都一样。都是工地。我说。

对于他的事,我实在是懵懂的。他不愿多说,我也不愿多问。一家人,各自安好就好。

中午,与安安数学老师在微信上聊了几句。微信通讯录里人太多,加了老师后,居然没有一次说话。是我的不好。
老师肯定了安安,说她习惯好。又说她的好习惯会让她在高中甩很多人一大截。
我明确表示了希望安安能考上一中火箭班,以后能考个好大学,将来生活得相对轻松一点。
嗯,在写字时听女物理学家吴健雄的故事,想到安安物理好,把这个故事分享到她的微信上。想她回家了可以听听。
故事里说吴健雄的父亲从小给她树立远大的理想,并为她取名“建雄”。想我给安安取名“安”,起初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她平安,健康。

一晃,安安都初二了。上个星期她回家,她告诉我说隔壁幺奶奶说她都长大了。我说是啊,你看你,都这么高了,成美少女了。
说实话,安安比我想象得还好一些。但她越优秀,我的期望值就越高。
我是不是贪心不足呢?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应是所有父母的心愿。
可怜天下父母心。

此刻,从窗外望去,阳光明晃晃的,生硬的墙壁甚至能把眼睛咯疼。忽想到了瓦池某个院落的爬山虎,那种朴素的植物的绿,能让一面冷硬的墙壁在转瞬之间变得柔软、生动。

村庄很静,一个人坐在这里敲字,能听到键盘的噼里啪啦声。
忽然,窗户外传来DJ的声音。他调子很高,与人说着他儿子结婚的话。明天五一了,他家会大宴宾客,招待亲戚六眷,庆祝儿子大婚。
前几日去婆婆菜地摘菜,经过他家,他家已刷得白亮亮的,他和他媳妇在打扫屋子,收拾桌椅,晾晒被褥。
乡里乡亲,我们得随一份礼。

想起我们那时结婚。冬天,很冷,我穿大红的呢子,插一朵邹先生买的花花。(忽然想笑。想到刘姥姥的满头大花。)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的陪送下摇摇摆摆跨进了婆婆家的门槛。记得跨门槛时,大姐与万琼猛地用力,把我带了过去。大姐悄声对我说,你不要用力,不能自己踩在门槛上。
这是个什么讲究呢?我到今天也不知道。
为什么是大姐与万琼挨着我,大约也是有讲究的。
现在想想,大姐与万琼都婚姻幸福,儿女双全。妈妈一定是看中了这一点,交代了她们。
嗯,那样贴心的暖,是可感可知。它们像无形的佛手,庇佑着我们的一生。

愿你们,和我一样幸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