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之后

只是待一场雪,饮一杯小酒,说几句闲话。 于是,围炉就成了一种情愫。 当时间进入这样一个季节的时候,就会更喜欢下…

只是待一场雪,饮一杯小酒,说几句闲话。
于是,围炉就成了一种情愫。

当时间进入这样一个季节的时候,就会更喜欢下午的那一束阳光,喜欢它的明媚,喜欢它的温暖。

酒类行业协会的卫锋 约着 诗人孔长河琴师翔宇 和 我 一起去品酒聊天,说一个关于“诗歌与酒”的话题,说想搞一个“诗酒文化节”的活动。第一次碰面,选择了 祥达 位于开发区的“彤康庄园红酒体验馆”。

下午三点,恰好也是一个午后。从斜坡路面,拾阶而上而下进入到彤康庄园红酒的体验馆内,在一霎那间通过门把屋内与室外的空间分割开来,一边是静谧,一边是喧嚣。

窗外的竹影又把视眼所及的地方营造出一种东方的神秘意境,也许真的就是那种所谓的不可居无竹。
一束阳光洒下,斜刺刺穿过门口立着的那棵绿植的叶子,穿过如士兵列阵的那些陈列的酒,各种酒组成的方阵像极了战场前列队的兵,如盾墙,如矛阵,如恢宏如史的诗篇。

一束小花的洁白,三两颗山楂的红艳,又以一种极其温润的方式打破了战阵肃杀的壮美,它以一种浅吟低唱的感觉穿插在那些空隙之间,做出一种视觉上的平衡。
那几个陈列在体验馆内的橡木桶,不禁使我想到了希腊神话故事中的酒神,以为他真的可以于此驻足,饮醉,吟诗。

从42°白兰地开始,我们把体验馆内美女用细皮小手呈上来的一堆高脚杯喝了个遍,一口酒,一口水,一口酒,一口水的,把什么干红,甜型,9°,8°,6°……的喝了个不亦说乎。
白兰地的澄明,干红的通透,甜型酒的芬芳都使我们几个人可堪回味。

几次觥筹交错,我们就在这样一个下午时光里渐渐微醺起来。那橡木的香气,那山楂的味道通过空气中聚合的微小粒子,钻进翔宇浓密的胡子里,落在长河飘逸的大波浪头发中,留在我不能洞悉世事的眼眸间。

我想,这样的时光,大可以把那些涌起的诗词咽了,再倒一杯酒,和美女对视,看她的皓腕擎住高脚杯的细长,看她的双唇掠过干红的那一抹温润,看她的眼波种有一丝潮水泛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