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飘荡的回忆

细雨飘荡在路上,树枝淋湿了我的思绪。有风,亦有雨,就是没有遇到行人。 四月末的这个上午,我独自沿着弯曲的林间小…

细雨飘荡在路上,树枝淋湿了我的思绪。有风,亦有雨,就是没有遇到行人。

四月末的这个上午,我独自沿着弯曲的林间小径往大蜀山西麓深处走。豁然开朗处,转而拾级而上,便有大片芳草地映入眼帘。绿茵上几棵翠柏孤傲地屹立天地间,风吹树不动,雨淋枝未曲。

我从江南山中来看看长眠于此的兄长张兆玉先生,我和他曾在九华山里毗邻,隔水相望。他说“大闹一场,悄然离去”,还没闹够呢,他就悄然离去了,丢下我在江南,怎么能让这样热闹的人寂寞太久,我过江北来陪他说说话吧。

1

我从芳草地上走过我曾采访过的何家庆教授雕像旁,默立许久,献了一束花,又转了几处风景,在这人生的后花园看到了鲁彦周、萧龙士、刘子善、欧远方、宋亦英、石谷风,还有严凤英和我采访过的张冬林……他们健在的时候,我与其中有的人有过交集,亦或是读过他们的文章,还从市场上淘过他们的墨宝。他们曾是行业中的翘楚,成就卓著,生命之旅最后一站相汇于此,从此成了永远的邻居。烟雨起了,我在芳草地上喊他们,没有应答。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大蜀山西麓宁静的后花园

我一个人站在大蜀山西麓这起风的路口,于烟雨中停留脚步,既是多陪陪这些让人尊敬的先人一会,也是拖延与我在九华山中曾隔水相望的老哥张兆玉“见面”的时间。

还是2016年的春雨中,我与爱人开车送张兆玉老哥去江南茶溪小镇,当时“结庐书社”换届,集书艺、人品、侠义于一身的张兆玉为众人推选为新一届社长。结庐书社芸集了一批非常有影响力的书法家,书道文章艺品不乏精彩,这群称得上有理想与情怀的人意欲合力铸就当代书坛有影响的社团。我虽书道局外人,对敬业若此者也是尊重的。那段时间,我爱人的外贸企业正在风雨中飘摇,困难巨大,压力重重,我们俩送张兆玉赴任社长,也借此到江南散散心。适逢诗人、书法家李森先生在茶溪小镇建九华院子,张兆玉买了,我们也跟着交了点定金,就匆匆回城支撑风雨飘摇中的企业。两年多后,当我们散尽家财、解散了所有的工厂、让数百名员工各有归途后,身心疲倦,一无所有,爱人与我相继病倒。于寂寥无助中,抽身离别都市红尘,到江南山中,试图恢复些元气,苟活下去。

张兆玉已住在茶溪小镇九华院子里,他买的葫芦塘边临水一号别墅装修也接近尾声了。他退休前,所在单位一行负责人上门,意欲解决他“待遇”问题。他回答三个字:“不需要”。来人悻悻而去。有人稍后埋怨他,“主要领导上门来就是要现场解决你级别的,你倒把人家气跑了”。我跟张兆玉投缘,并非他是当代著名书法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渗透于骨子里的那股子“傲气”,他肯俯首相助于寻常的清贫老者,为敬老院、学校、寺院题写牌扁,从来不收分文,对那些附庸风雅的权势者,向来不肯屈尊。所以在别人看来他不该说“不需要”三个字时,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2

我初到江南山里的那段时光,张兆玉三天两头喊我到他家吃饭、喝酒。他夫人薛克勤大姐烧得一手好菜,又热情大方,家里隔三差五有朋自四面八方来,多是当地周边的文人雅士。我也自然成了他家的座上客,因此结识了江南不少才子佳人。酒至酣处,张兆玉总不忘向他的朋友们介绍我,吹得我都脸红了。末了他还说:“我是老玉,他叫大玉,茶溪还有个中玉,都是臭味相投的好兄弟”。我想,他大慨见我情绪不高,话语极少,给我这泄了气的人在打气鼓劲吧。私下里他鼓励我们夫妇说:“人一生坎坷虽多,哪有迈不过去的?”他特地书写一副对联送给我:“人生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字体遒劲苍老,墨点落纸如雷崩石,每观之都激动人心。我那些日子整天干活,晒得黑不溜秋的,极少动笔写文章,偶尔在微信上写首小诗,老玉早起立即书于宣纸上,发到自己的微信上,还把微友的评论截屏发给我看,借别人的口夸我写得好。

 

我从乡下草田埂上误入都市红尘,虽曾试图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混到后来终沦为一介落魄文人,无奈之下离别了热闹的都市,流落到江南山间苟且偷生,又有谁能知晓我当时心中的纠结与无奈?昔日热闹时兄弟、知己,如云雾散去,我又深恐自己连累年轻熟人的前途,断绝了与他们的联系。张兆玉从学校一毕业就优选进省直机关当厅长秘书,他在人情世故堆里摸爬滚打出来,早已洞察世事,他肯定知我心思,只是没有说破,时时处处如兄长般用心与行动慢慢焐热我苍苍凉的心。

 

有一天早上,张兆玉散步路过我门口,看我蹲在地上拔草,大声喊我:“别一天到晚把自己累得像狗熊一样,准备午饭,中午到你家干酒”。临近午饭时,他还没有来,打电话也没接。我拨通薛大姐电话,她小声说:“老玉一上午都关门在书写作品,我也不敢惊动他”。老玉终于来了,一脸的轻松与高兴。他让我接过一卷宣纸的一端,往前拉开,竟是长达十多米的一幅书法长卷。通篇气势如虹,墨浓处力透泰山,枯墨过处似劲风掠过大江,气韵贯通,好一幅书法极品啊!张兆玉笑着让薛大姐接过我手中的纸端,让我站在前面再看。我这才发现这幅长卷书写的居然是我写的文章《在路上》,通篇有640字呢,这是为一位八旬老画家一幅水墨画所写的评论文章。薛大姐在一旁长舒一口气,“怪不得他关门连我也不准打扰呢”。我后来进城请裱画老师傅虞书宝将此书法与画手工裱成一幅长卷,一直喜爱张玉作品的科大讯飞副总裁张友国先生进山,我拿出此长卷给他欣赏。老玉立于长卷前逐字逐句朗读,张友国先生惊呆了,赞叹此长卷集画家、书法家、作家合璧,堪称当今“和氏璧”。

3

我在山中劳动日久,身体慢慢恢复了一些后,我与老玉聊天时,让他多书写自己的心声,及时书录这个时代的脉动。他听进了我的话,每天早晨四点起床,除了临贴,书写的作品内容都是从自己心灵流淌出来的文章,或长或短,有血有肉有灵魂。观其书法作品,也是在欣赏一篇好文章,荡涤尘埃,净化心灵。他的尝试获得了业界的好评评,从中体会到了别样的味道,文章越写越好,书法越书越有味道。我也不好轻易讨要作品了,便开玩笑说,“我买不起了,以后给你家花草浇水,拿劳动来换吧”。他大笑,“清清白白做人,恭恭敬敬学艺”。

去年5月中旬,张兆玉到黄山见昔日的一些老同学。他一早打我电话,让我开车去黄山吃午饭,下午他跟我车回九华山。那天我到场时,他正在为同学书法作品,写得最多的是“活着真好”,我心有诧异。此前,我为大学同学孙叶青向他求字时,老玉写的就是这四个字,当时他给我也写了此幅字,叮嘱我:“你留下作个纪念吧”。那天他跟同学们喝酒明显喝不动了,我还劝他不要拼酒。回九华山后,我们一直没有喝酒。6月2日晚,我请他与张运猛和几位朋友到家干酒,你说从黄山回来一次也没喝,可当晚兴致所至,依然不输当初的风彩,我爱人一如往常那样,与他较劲拼酒,都喝多了,我与张运猛左右搀扶着老玉回家,他大笑:“做真人说真话干真事,喝真酒交真友,痛快!”

 

哪知那一场酒后,老玉身体极不舒服,我们催促他回城检查。他住进医院后,他的同乡好友、医疗专家鲁朝晖拿到化验单后傻了,泪如雨下。与我通话时,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一切都晚了”。我回城看过老玉几次,深感自责,在我家那餐酒竟成了老玉兄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场酒!去年12月6日,老玉兄走了,我悲从中来,于泪水中写了《不要您醉,只要您还》,次日《新安晚报》用一个整版内容刊出老玉逝世的不幸消息。我与他就此别过,老玉兄的长情大义岂是我一篇文章所能了结得了啊!

今年4月1日上午,众人给张兆玉迁居蜀山之西麓这片芳草地时,早上还下着这样的细雨,忽然间天晴了。等老哥哥歇息在他最喜欢的那棵从江南运来的小松树下后,老天又下了细雨。那天是寓人节,老天此前在翻生死薄时打了个瞌睡,错点了哥哥的名字。老天醒来时,发现这真是个天大的错误。那之前与之后飘荡的雨,分明是老天落下的泪啊!

老玉兄,我还是走近你和你喜欢的松树边,默立在兄长您的面前,轻抚松树上新发出来的根根松针。他买这棵松的那天中午请我喝酒,现在我看这棵松时,万般相思诉说不出来,泪湿衣衫,被老哥您笑话了。

我还想多陪你老哥一会儿,我的旧友朱和平、孙叶青、王永录等人获悉我在这蜀山西麓,一遍遍拨打我的电话。他们中午陪我,晚上还陪我,有酒有诗,就是没有老玉哥哥。是夜,我摸墙回到城里的家,悲从中来。这么多年的风雨磨砺,我这肉体包裹的心灵,早已习惯了世态的炎凉与人情的冷暖,也是受得了磕碰的,唯独受不了亲如兄弟的老玉哥这么离别。
4

次日早晨,我酒醉时候发现手机微信上竟发了一首“长诗”。夜里,我躺倒在床视线一片模糊,不是在写诗,而是在与老玉兄长聒心事。还接到张兆玉表弟柳培虎先生的电话,我们好象不是在说话,是在哭,他可能是凌晨后读到我写他表哥的这首诗了吧。就附了此“诗”于后:
穿越了一个尘世
我来看看哥哥
你沉默不语
也不递一张餐巾纸
任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人生一世
前半生没有遇到你
你我在各自的路上
奔波劳累
叩碎了牙齿
也和血吞咽下去
谁让我们
都是农家子弟

风雨,雷电
都经历了
我才认识你
你都不知道我的欣喜
我妈妈的大儿子七岁饿死
我是多么渴望有个哥哥
遇见了你,张兆玉
就成了我的老玉哥

春雨里
我随你去了九华山里
你在池塘的那一边
我在你院子的对岸
我看得见你喂鸡的样子
也听到你
隔着一个池塘
喊我去喝酒的声音

本以为
我你隔塘相望
后半后依在哥哥近旁
度下剩下的光阴
世态再炎凉
至少有你,还有我

一场意外
你就要去远方
以前每一次朋友来访
你都像孩子般的欣喜
好酒招待 豪言掷地
他们都当你是不倒翁
只有我知道
你悄悄的把壶中的酒
倒给了我

你累了
歇歇吧
怎么竟卧倒在病房
给我们一个晴天霹雳
所有人都以为
你只是搁下几场酒
冷了几抜兄妹
再归来时
你依然雄风如初

上天打个盹
错点了生死薄
急调你去了那边世界
因为
你如一轮火
无论走到哪里
都温暖了周边
那边
太冷

我来看看哥哥
诉说你走后的寂寞
最不争气的泪水湿了衣裳
我就知道
你会怪我
爷们掉什么眼泪
苍天有泪
都在酒中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