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名字

我有两个名字 一个是我的父亲给我的 一个是我自己给我自己的 小时候我用的是父亲给我的名字 大了以后我用了自己给…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有两个名字
一个是我的父亲给我的
一个是我自己给我自己的
小时候我用的是父亲给我的名字
大了以后我用了自己给自己的名字

我在改名字的时候
曾和父亲吵了一架
因为父亲坚持说他给我的名字
响亮好上口还通俗易懂
我偏说不好听还觉得自己有了思想真好
我有权利决定自己叫什么名字

我用了自己给自己的那个好听的名字很久
从懵懂少年到年近不惑
从最初的沾沾自喜到最后的一无所有
忽然在一个春天的清晨我睁开眼
目之所及花非花雾非雾我也面目全非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慌忙从记忆里找出父亲给我的名字
它还在那里安安静静的感受着我一笔一划的书写

爱要等到什么时候它却终于等到了我
从此我心的荒野再次枝繁叶茂鸟语花香
我想给我的父亲说
嗨,父亲,还是你给我的名字好
尽管俗不可耐但响亮还朗朗上口
我看见他靠在门边上轻捻花白的胡须
笑着点头: 你喜欢就好

父亲属马一生性情暴躁
我的母亲和几个哥哥谁也奈何他不了
自从我五岁认识他一直到他移居东山小树林
他从没有跳出我这个如来佛的掌心
我在对他绝对的控制中肆意妄为无恶不作
甚至私自篡改他给我的人生第一个符号

我喜欢就好只要我好那么一切都好
这是父亲到死都坚守着的人生信条
面对我带给他的无奈屈辱通通照单全收
看我的眼神还是那样安全感十足从未改变
无怨无悔情深义重意味深长
那是我找遍这个荒凉的世界再也找不到的光

我想象你是我如今这个年龄的样子
我才十岁
你的眼神穿过夏日午后火辣辣的太阳
落到我的满头大汗脏兮兮的脸上
就变成一道闪耀着灵魂慈爱的光芒
害怕我长大害怕我离开害怕失去我
一路追一直追
但父亲的脚步越来越蹒跚终究赶不上时光
终于有一天我们在时间的流里走散
谁也看不到谁了阴阳两茫茫

父亲昨夜在我床头站了一整夜
蠕动着嘴唇说的话我却一句也没听懂
还是戴着我给他亲手编织的毛线帽
不热吗现在已是春天了呀
你听窗外春风浩荡天亮即是光芒万丈
你今天来一定是有什么想交代我的吧
我知道你是怕我老踮着脚太累还是你心疼我
放心吧我已办好没有你我更要自爱
不负你我下一个轮回的再次相见

如能相遇还做你的孩子
还让你给我起一个俗不可耐的名字
我保证不会再任性不会再改
从生用到死

山野的风2021年5月3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