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就说是

去年刚辞工回老家陪妈妈时,妈妈觉得我闲赋在家,说出去怕人笑话,就与我说不要告诉别人没有上班了。我对妈妈说,一句…

去年刚辞工回老家陪妈妈时,妈妈觉得我闲赋在家,说出去怕人笑话,就与我说不要告诉别人没有上班了。我对妈妈说,一句谎言,要用更多谎言去弥补。妈妈听了没说什么。
这天晚上小姨来家里做客,我知道与她攀谈必然会问及工作,正左右为难,她问“现在还在原来单位吧?”,我随意“嗯”了一声,怎料这一字如快跑的箭无法收回。
没聊几句,小姨又问,“平时加班多吗”?想到刚刚的“嗯”,我只好顺着说“还好”,赶紧换一个话题。
聊着聊着,不知咋得小姨又问,“平时开车上班”?我只好说:“没有,坐地铁”。
整个谈话心虚虚,小姨走后想起彼得天亮前三次不认主。原来软弱来得如此简单,一个晚上我连续说了三个谎,真是羞愧。

过了几日,平时来得不多的小姨没想到这会儿频繁造访。她一见着我很惊讶问,怎么还没上班,假期这么长?我的舌头立刻打了结,是继续说请假,还是推翻之前说的?——我说,已经没有上班了。小姨吃了一惊,没有再问我其它。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