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是人间配不上的欢悦与悲怆

咏叹调 阳光抚摸流浪猫的毛发 也抚摸拾荒老妇人拖着的塑料袋 我看着这一切 我把手放在窗台上的阳光里 想起《老子…

咏叹调

阳光抚摸流浪猫的毛发
也抚摸拾荒老妇人拖着的塑料袋
我看着这一切
我把手放在窗台上的阳光里
想起《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时,他白髯灰衫
“就呆在某一条街道的拐角上”

“就呆在某一条街道的拐角上”出自(马尔克斯《为菲德尔画像》)

吕本怀微品:

诗中有怜悯,流浪猫与拾荒老人都身处弱者行列。作为一个诗人,能感受到“阳光抚摸流浪猫的毛发/也抚摸拾荒老妇人拖着的塑料袋”,足见其心思细腻与慈悲;看到这样的情形,再想起老子的名句,甚至还感到“……这时,他白髯灰衫”“就呆在某一条街道的拐角上”。或许正因天地不仁才会导致他亲自出现,但即使老子再现,在这个世界,他又能帮到谁呢?

作为咏叹调,我仿佛听到了莲叶发自心底的悲切:让这些弱者多一点阳光的抚摸吧,让这些弱者多一点生活的保障吧!如此悲切出自莲叶的感同身受,因此,在这个世界上,往往总是弱者在帮助弱者。

随便聊聊的图片

赞美诗

送葬的队伍很长
我跟在棺木后面
看着抬棺木的八大壮士
看着棺木周围纸扎的白幡
听着一路上噼噼啪啪的鞭炮声
变成了波浪
在阳光下推涌,喧哗

而一切都将结束
一切是人间配不上的欢悦和悲怆

吕本怀微品:

由诗的末段,我感受到莲叶对死亡的赞美,在她眼中,似乎另外一个更显得高贵,且具有“人间配不上的欢悦和悲怆”,或许这才是赞美诗的主题之所在。

将诗人为什么要赞美死亡暂且放下不说,为死者送葬的过程被她呈现得有些热闹甚至喧嚣,“送葬的队伍很长”,送葬的阵营很壮观,尤其“一路上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变成了波浪/在阳光下推涌,喧哗”,本来人们是要将死者送往一个安静的所在,如此葬礼是否会让死者不得安宁。

“而一切都将结束”,葬礼可以作为一个生死的分界线,一般而言,等到葬礼结束,这个人在人们心目中才算真正死去,在对“一切是人间配不上的欢悦和悲怆”的认定里,我感受到了一份死亡的唯美。

莲叶记叙:

《咏叹调》《赞美诗》应该是我2018年写得比较满意的两首。当时写的心情也历历在目。
《咏叹调》里面的场景是我经常见到的。我的门前,经常有一个八十多岁的奶奶拖着个蛇皮袋子拾荒,她的腰已经弯成了九十度。我看她拖着蛇皮袋子走路的时候腰都快断了的样子。她走路的脚也是拖着的。她那样大年纪了,我每看见一次,心就会疼一次。
我以前把一些废纸攒着,等她来了给她。后来有人对我说,你胆子真大,她歪在你这了咋办?我听了这话,着实心跳了一下。是的,她这样大年纪,她又是这样走路,说不定哪天就歪倒在哪里,去了。
也许,她的生命就和那些流浪的猫猫狗狗一样吧。
愿老天垂怜!

《赞美诗》,是农村常见的,人死了,火化了。
火化了的一捧灰乡下人依然会装在棺木里下葬。火化了的一捧灰依然会请八大金钢送上山。
我们这里说的上山就是坟山。上山的路是需要不停地燃放鞭炮的。
大约自古就是这样吧。
死亡可怕吗?死亡以后去往阴府的路可怕吗?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人死以后,乡下会请道士作法,唱歌,跳舞,那样的歌我听不懂,那样的舞我也看不懂。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也和我一样看不懂、听不懂,但这不妨碍道士的作法。
楚国多巫术。我不知道,道士们所表演的一切是不是巫术的一种?记忆里,有那种头上系块帕子的婆婆带着几分仙气,几分巫气给人看病。她给人看病只烧纸钱什么的,再就是一支把筷子立在一个装了水里的碗里念念有词。我一直奇怪:那筷子怎么可以直立立地在水里而不倒下?
屈指算来,这样的记忆已经很遥远很遥远了。
人生在世,一切都将远走,结束。亘古不变!
“而一切都将结束
一切都是人间配不上的欢悦和悲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