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同乐堡

从灯塔社区李白乡道翻一个陡上坡,再溜一个下坡,过桥,以溪为界,桥那边就到同乐堡村了。小时候大嗲经常带我从三星八…

从灯塔社区李白乡道翻一个陡上坡,再溜一个下坡,过桥,以溪为界,桥那边就到同乐堡村了。小时候大嗲经常带我从三星八队走利兴再走同心湖过堤干就到了我小嗲的娘屋了。大概七八岁的样子,全是乡野小路,走十几里路也不觉得累。

现在我一般喜欢从湘北公路指路牌新唐家湾沿同心湖边上走去同乐堡。穿安慈高速,走一段乡村水泥路,到一个Y字形分叉路口,右拐,进入一片丛林,走了十一回,二十一回没遇到半个人,感觉阴森,玩的恐怖。再滑一个陡下坡,长满了绿毛龟,好担心摩托车连人梭到鱼池里去。几口鱼塘,新鹅乳鸭,唧唧嘎嘎。稻田新芽,几处人家。不远处同心湖波光粼粼,幽远而深邃。从马背岗屋场左拐九十度,过灌溉渠,闪过一个峪口,进入灯塔三队,再朝北,融入一大片绿意盎然的枫树林松树林。上主干道,朝同乐堡方向骑去。

在大溪水河拦截工程牌前,清澈见底的周家溪正静静流向毛里湖。有小桥坠影,杨柳婆娑。

右边上到岗上有一个黄桃园,我幺幺在里面给黄桃包保护纸。大型耕整机在农田里穿梭,田土已被打成肥沃的泥浆。白鹤在农田里翻飞,啄食小虫。巧遇卜书记正在铲道路上的泥巴,把摩托车熄火,下车和卜书记打招呼,“卜书记,你那么勤快啊,还铲路上的泥巴。”“唉,怕人家摩托车刮到泥巴打滑翻车,把泥巴铲干净了路好走些!”“哦哦,难得看到有人把耕整机掉的泥巴铲干净的,卜书记真是个好人啊。”“王总,去我们村里坐坐啊,去喝杯茶。”“书记,不耽误你了,你忙,我这段时间在收集毛里湖周边的一些资料,你看你们村有哪些好景点啊。”“同乐四队有一个国家级野菱角保护基地,你去看看,还有简介。”“好啊。”我心里正盘算着去四队呢,正好去顺路看我舅婆。

从同乐堡大机埠,往南,就是上中咀,我舅婆住的地方叫施家湾。施家湾倒是没有一家姓施的,唐姓人占大多半,我两边的小嗲都姓唐,(箭楼的小嗲是外婆,因为我爸是招郎的,改叫小嗲。)没看他们的族谱,究竟从何地迁来。唐姓人很是出人才的,这村里有将军,有在中宣部工作的,还有些大大小小的地方官,远一点的石门县还有中将。我舅婆今年八十六了,身体还比较硬朗。她姓王,也是我们王家族里的。有骨质疏松和心脏病之类的小毛病,去年下半年住院医疗费减免了一多半。平时自己照顾自己,还能领取养老金几千块。舅嗲已过世多年。三个女儿,大女儿是个哑巴,今年六十多了,就嫁到隔壁,二女儿嫁到土桥,幺女儿招郎,前几年男人得癌症走了。我幺幺她不会骑车,早上五点就自己做了早饭吃,步行两公里到黄桃园打零工。同舅婆说着说着,转眼就到了十一点了,她硬要给我煮荷包蛋吃,这可是农家的最高待客之道啊。我连连推辞,舅婆三两下就给我把蛋煮好了,舀了一大勺红糖,土鸡蛋清香的味道从碗里扑鼻而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时近中午,火辣辣的太阳照在鹅场里。周围没有树,屋向向西,整个一片咀上都是农田,层层叠叠的。对河,隐隐绰绰的是白衣永兴、金星村。我舅婆家挨着唐述教老师家。前面稻田里,荷叶正探出头,毛茸茸的,很是可爱,三三两两,争相恐后,铺满水田。往南走二百米,就到了国家级野菱角保护基地,小时候挺恨这种植物的,很刺人,菱角的刺千年不腐烂,在湖里打赤脚游泳,一不小心就会踩上,用针挑也挑不出来。小时候只喜欢一种水草绕柄草,滑溜溜的,绿油油的,随着浪轻轻摆动,像老人的胡子。长在湖底,却又不冒出水面。大嗲背两根长约三米的竹篙,放在船上,把船划到离岸不远的地方,叉腿站在船上,把两根竹篙伸向湖底,两旋,几剪,几摆,就把绕柄草搅上来了。搅满船舱,就挑回家喂猪,那时候的猪肉香喷喷的。湖边还有一种米虾,小嗲和四婆婆背来推杠的,用几粒饭做诱饵,把推杠的轻轻的沿着黄泥巴河边坡伸向水里,不一会儿,趁米虾不注意,用劲一收,活蹦乱跳的小虾小鱼儿就进入网兜里了,又可以享受几天的美味了。

一晃,小嗲就过世三十四年了,如果小嗲还在世,今年刚好是百岁老人,和党同生日。小嗲农历八月十一的生。记得最深刻的是听她说五四年毛里湖结冰,可以行人,她从三星七队走湖中间过易家咀,抱着我两岁的姆妈走过去回同乐堡娘屋的。

太阳毒辣,赶快逃跑。匆匆的在国家级野菱角基地拍了几张照片,向舅婆婆道别,塞了一百块钱给她。急匆匆的往毛里湖镇出发。

注释:
李白公路,李家铺到白衣的乡村公路。
大嗲、小嗲:爷爷奶奶。
舅婆:我妈妈的舅娘。
白鹤:一种牛背鹭。
当官:当地农村统称为在单位上上班的为当官的。
王总:当地见面对客人的尊称,类似于老板的意思,一般姓后面加一个总字。
挑刺:拨刺。
毛茸茸:嫩的意思。
绕柄草:一种水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