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街村

单刀直入 · 三式破风 柳树街村当真是有一棵柳树立在村中的当街之上,柳树不大,却也似盖似伞。 柳树街村,是隶属…

单刀直入 · 三式破风

柳树街村当真是有一棵柳树立在村中的当街之上,柳树不大,却也似盖似伞。

柳树街村,是隶属于山河镇原追山乡属地的一个小山村。
再往前,就是山的头起,没了路,在松柏林间可以俯瞰山峦,坐听松涛。

柳树街村也是个小村,大概以柳树为界,一半是新房,一半是老院。
它的好或许也正是走到了路的尽头,邻山邻水的,出门就是田地,就是树木和无尽的天色。
安静,或许是它最诱人的地方。太阳懒懒的照着,偶尔转过一个院子,听到几声鸡鸣。
在一处老的宅院里,我遇上一个正在给鸡做饭的老大爷,他的老伴儿正搬了板床坐在院子里剜石缝里长出的草。窗台上晒着些许红果片,些许五花豆,些许酸枣。

在一处院外的柿子树上,四个蝉蜕趴在叶子上,黄澄澄的柿子挂在绿叶间。另一处院外,红果树的果实像一树繁星垂挂,红艳艳的。大白菜正在卷心,深深的绿裹着浅浅的绿。一个厕所旁的花椒树上,葫芦和他的兄弟们攀援而上,一个个做倒挂金钟式。

使我感到惊奇的是,在这里我头一回见到了一个老式的手摇式玉米脱粒机。它的样子特别的像一副武士的盔甲,时间把它磨得光亮,仿佛有一种别样的神采。

偏安一隅,或许正是柳树街村可以有别样静谧的好。

阳光滑过屋脊,有一种安逸的美。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