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七十九)

第二十七章 3、胡达古拉开导那森 自从牡丹打电话和他聊天说起自己的婚姻状况之后,那森的心里可就翻腾起来了。他把…

第二十七章

3、胡达古拉开导那森
自从牡丹打电话和他聊天说起自己的婚姻状况之后,那森的心里可就翻腾起来了。他把自己珍藏多年的照片和没有发出去的情书都找出来,左端详右端详,居然有些坐立不安了!

这天,他找到胡达古拉先把牡丹交待给他的意思说了,胡达古拉一听就笑了:“我知道,吴二叔和牡丹有亲戚,吴二叔对牡丹家有恩,她就害怕我真要竞选的话,可能会把吴二叔选下去。你也告诉她,我听组织的。组织上已经决定不让我参加竞选了,我不可能去竞选,让她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听了胡达古拉的答复,那森没话了,却依旧望着达古拉,却欲言又止。胡达古拉见他那个样子,知道他还有事,就问:

“就这事儿啊,还有别的事儿吗?”

那森吭吭哧哧的闹了半天说:“胡达古拉姐!我还有个事儿想跟你说说,想请你拿个主意。”

胡达古拉笑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多少年了,你都没叫我一声姐。今天是有啥事做瘪子了?肯定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嘛!”

那森:“是要求你!求你帮忙拿主意!”

随便聊聊的图片
胡达古拉:“说!痛快点儿!又是同事更是老同学!什么求不求的!凡是用着姐的地方!赴汤蹈火什么的,没关系!”

那森:“就是,就是我的个人问题!想求你出出主意!”

胡达古拉:“你的个人问题有啥想法你就说嘛!那有啥不好意思的!都这岁数了,想咋着就说呗!吭哧憋肚的,没个爷们儿样儿!我就看不上你这一点!”

那森:“就是,就是昨天牡丹镇长给我打电话来……”

胡达古拉:“什么牡丹镇长啊,就是牡丹嘛。都是一个班的老同学,在私下场合里,还称呼什么官衔啊!真没劲儿!接着说吧,牡丹打电话有啥事?肯定是对你有想法。”

那森:“你看你这叽叽歪歪的,都不让我说话了!”

胡达古拉笑了:“行了,我不插嘴了!你慢慢说吧。”

那森有些局促:“牡丹电话和我聊天时说,她也离婚了,现在还是单身。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和我的处境,你能不能,能不能跟她透个话儿?”

胡达古拉听出了那森话里的意思,却故意装糊涂:“是让我给牡丹透话儿吗?透什么话儿?”

那森越加窘得厉害:“就是,就是,她有没有再婚想法没?有的话,可不可以考虑考虑我!”

说完,他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胡达古拉觉得好笑:“不就是要想和她搞个对象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了,你不能自己跟她说?”

那森:“我不敢。要是她不乐意,多抹不开啊!”

胡达古拉:“那有啥抹不开的。”

那森:“你不管拉到!谈对象讲爱情那是两个人的事情。哪有一厢情愿的道理?一方面有了爱慕的意思了,就去找人家说去?万一人家对你一点都不‘感冒’,多不合适!”

胡达古拉:“说啥呢!谈对象讲爱情那确实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粉丝爱上一个明星,然后就去冒味的去向他或她表白爱情,要娶她或嫁他,你肯定是非常冒味,或者叫做涨包和不自量力了!可是,你这事儿就不一样了。咱们是同学,谁不知道谁啥样啊!用不着害臊!”

那森:“人家毕竟是镇长,是领导干部,我这样贸然去说,要是人家不愿意,以后还咋见面说话啊!”

胡达古拉:“你就是自卑感太强!搞对象的事儿啊,就得主动!看准了就去试探试探呗!不行拉倒,人家对你不‘感冒’,也不能赖上人家啊!就再去找别的人呗!也不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时代了,还这么费劲儿干啥啊!这都是电视电影里编出来的玩意儿:总是一个男人看上一个女的,而这个女的就是看不上他,偏偏看上另外一个男的;而另外的那个男的偏偏还不爱追他的女人!就这样三角啊!四角啊的胡闹!让我说,要是对方对你不‘感冒’的话,那就趁早拉倒放弃!赶紧找个答应爱你的人结婚过日子去!干嘛死乞白赖的缠着人家呢?男女之间,互相看上看不上,那是一个眼神儿就搞定的事情!”

那森:“你是让我先试探试探?”

胡达古拉:“就是啊!《红楼梦》里头的人物就是互相试探嘛!那林黛玉试探贾宝玉,那薛宝钗屡屡向贾宝玉示意,就是这样搞对象的嘛!”

那森:“那怎么试探啊?”

胡达古拉指点着那森的脑门:“你可真够可以的,编个啥理由不行啊?比如说是:牡丹,你这离婚单身都好些年了,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啊!我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啊?”

那森:“我介绍谁给她啊?”

胡达古拉:“你真笨!你听着!你就说:‘有一个人啊,他离异多年,条件和我差不多,也是农村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心事,有心事的话,你们就见见面啊!’她一听,要是有意思,就答应,不答应,就拉倒了呗!要不然你就‘毛遂自荐’!”

那森拍手:“这办法好!”

胡达古拉:“啧啧!都是撂下四十往五十数的人了,连对象都不会搞!那你当年是怎么娶媳妇生孩子的来?”

那森:“我那全是父母包办的。要不咋闹成了个‘三把伙’呢!”

胡达古拉:“什么‘三把伙’啊!”

那森:“我在家里‘一把伙’;我那外出打工和我分居的老婆‘一把伙’;还有孩子在学校里也是吃食堂‘单起伙’,不正是‘三把伙’吗!”

胡达古拉:“不用编了,你就给她讲‘三把伙’的故事去吧,讲着,讲着你们就有可能讲到一起去的。估计她心里不会另有他人!要不咋给你打电话诉说心里的苦闷呢!”

那森:“这样许行?”

胡达古拉:“行。你找机会试探试探,我也在她跟前帮你烧烧火!”

那森由衷称赞:“达古拉姐,你真有办法!当年,你和乌力吉大哥早恋的时候,是用的啥办法啊?”

胡达古拉:“咱不告诉你!反正是我们自己选的,谁也不嫌弃谁!”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