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

初夏的午后,树荫下存有丝丝清凉,阳光直射的地方立刻显出几分燥热。小区里,李姨收留的黄色流浪狗生下来四个杂种小狗…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初夏的午后,树荫下存有丝丝清凉,阳光直射的地方立刻显出几分燥热。小区里,李姨收留的黄色流浪狗生下来四个杂种小狗,在临时搭建的狗窝里东跳西跳,嗷嗷乱叫,长得倒像这条母狗,不太像那不知何许狗也的父亲。
王大妈家窗下的月季花开得正起劲,黄奶奶给开出金黄色的三株油菜花浇水,宋叔的小杏树只开花不结果,搭在尼龙细绳上的粗布床单,散发着热烘烘的阳光味道。发髻上系着蝴蝶结的小女孩,围成一圈灵活地踢着毽子,几位老太太手拊着腰在树荫下交谈,话题不是病患便是孩子,时而回转头,看着几个女孩子嬉笑,目光充满了忧郁的快乐。
三两男孩儿躲在墙角后,偶而露出头,警觉地探察一楼老大爷的动静,而后猫起腰,掂起脚尖到楼后的桑椹树下,快速扯下几片桑叶,直到听老大爷咳嗽,才一轰而散,立刻跑得不见踪影。这情景,与我童年养蚕时的境遇一样。
一位中年女人从楼下走过,脸上擦的粉至少有三寸厚;她一张嘴说话,好像两个嘴角儿都黏住了,只有嘴的中间一点儿动。平时她总是一句话不说,好像是烦得不得了。“她家就是金山银山,就应当不懂礼貌规矩了吗?人老珠黄,抹得与鬼没什么区别!”老太太们故意压低声音议论开来,不时传来开心的笑声。
我伸了伸腰,背着手绕着小区的楼宇转圈。“连手,你也退了?”我没有停步,只是点点头,还他一个友善的微笑。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