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职教育是中国教育中的一块净土

我们单位举行的师德师风大讨论活动成果汇报会,其中理工部一位老师汇报中我听到“内卷”这个词,她原意是想表达机电专…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们单位举行的师德师风大讨论活动成果汇报会,其中理工部一位老师汇报中我听到“内卷”这个词,她原意是想表达机电专业的学生的学习不同于普高学生学习,我们的学习能立竿见影见到自己的成绩。
不过她使用的这个词引起我对目前普高教育和中职教育的思考,在全民重教育,几乎焦虑的状态下,普高教育的起步可以说从娘胎里还没孕育生命就开始,在某种意义上讲从生命还没有出现就开始,受精卵的形成之前,准妈妈准爸爸科学备孕,就类似于农民在种庄稼之前耕地选种一般,形象比喻肥沃的土地配上优良的种子才能长出好的幼苗。我们大多数人的心里都藏着一个潜意识的愿望就是希望孩子将来成龙成凤。
受精卵有了在娘胎里的着床就开始了胎教,孩子出生后就是早期教育,指0-3岁孩子的教育,3岁开启学前教育。6岁开始就是小学教育,完成六年小学义务教育,接着就是三年的初中教育,初中毕业才真正意义出现中国教育的分划,教育分划成普高教育和中职教育。与其说是分划还不如说是淘汰。那些淘汰的孩子后来就到了中职校,接受了中职教育。然后这群人成了关注度很低的一个群体。每次领导开会为了不挫伤中职老师和学生的感情,委婉说成社会认可度低。所以全民家庭教育中压根没有中职教育这个概念。大家都奔着普高教育去,中职教育在某种意义只是淘汰的代名词。
在普高教育中“内卷”很严重,内卷就是内部竞争,大意是指社会文化模式发展过程中的因过度竞争而产生的停滞现象。举个例子就能理解什么是“内卷”
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有一个小镇。
小镇上有很多鞋店,这些鞋店每天上午10点开门,中午12点到下午2点午休,下午2点到晚上6点继续营业;每周一至周五营业5天,周末休息。
夏天最热的那几天,鞋店老板们会纷纷把店关掉,去南方的海边度假;冬天最冷的那几天,鞋店老板们也会纷纷把店关掉,去北方的山里滑雪。
多年以来,小镇上的常住人口没有什么变化,鞋的品质一直优秀,供货也稳定,所以,小镇上的鞋的供需关系一直处于一个近乎完美的平衡状态。
后来有一天,一户人家出于不明原因从大城市搬来小镇上,并且也开了一家鞋店。
小镇虽然小,但也算具有一定规模,鞋的供需平衡还不至于因为新增一家鞋店而被打破。
但是,那座大城市的人民以勤奋、能吃苦著称。果然,这户来自大城市的人家也具备这些特点。
他们家的鞋店每天早晨7点就开门了,中午也不午休,晚上直到11点才关门;周末他们也正常营业,夏天和冬天他们也从不去度假。
渐渐地,他们的“勤奋”得到了回报,他们鞋店的生意明显好于小镇上的其他鞋店。
以前小镇人民吃完晚饭后是无法买鞋的,但现在,他们几乎随时可以去大城市人的鞋店买鞋,也就没什么必要光顾其他鞋店了。
但小镇老板们也不服输,他们纷纷效仿大城市人民的作息时间,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6小时。
他们的“勤奋”也得到了“回报”:他们的营业收入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
那么,此时的小镇生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由于小镇人口并没有增加,鞋的需求量保持恒定,跟以前一样,所以每家鞋店最终的营业收入没什么变化,并不会增长。
但营业时间从原来的每周5天,每天6小时变成了每周7天,每天16小时。
也就是说,他们的工作时间变长了,但收入却没有增加。
这像不像我们现在的普高教育?无论家长多努力,投资再多,孩子多用心,大学就那么多所,每年招生人数大致也就那么多,可是竞争那么厉害,不那么拼命去学,就会在这种恶劣竞争环境下被淘汰。
普高教育中内卷就像电影院前排人站起来,后排的人也会站起来,结果就破坏了大家本可以坐着看的秩序。也就是说,“劣币驱逐良币”是一股力量战胜另一股力量推动劣币的普及,而电影院现象是一个群体自我伤害的现象,谁都没有真正获益。
普高的内卷现象造就了一大批焦虑的父母和学生。鸡血妈催生的鸡娃,鸡血妈不顾鸡娃的情绪,一心只想把鸡娃送到金字塔顶部,那就是代表成功。一个一个鸡娃的崩溃才让鸡血妈妈后悔,可是家长却依然在这种内卷环境中身不由己。我们70后的群体常常感慨我们小时候物质贫乏但是精神富足,是真的快乐,现在孩子衣食无忧,是真心辛苦,童年的快乐都被这残酷的现实剥夺了。
可是我们中职的学生却因为这种所谓的淘汰,因为不被过度关注,恰恰能在风和日丽的宽松环境中自由成长,所以有人说中职教育是最接近素质教育的地方。孩子们选自己喜欢的专业去学,根据自己的情况自由选择就业还是继续深造。没有升学过度的压力,我们的学生和教师的关系也非常和谐,家庭关系也和谐。让我想到网上调侃一种现象,不辅导作业,妻贤子孝,一辅导作业,家里鸡飞狗跳。我们的学生曾来不会因为写作业和家人闹矛盾,也不会因为作业多熬夜影响健,我们学生在学校就把学习任务完成,家不是学习地方,是自由呼吸享受生活的地方,这是普高学生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中职学生才是真正能在阳光下尽情奔跑的孩子。我们学校建校以来就没有出现学生打架斗殴导致死亡,学习压力过大自杀事件,就是县中重点中学都发生过这类恶性事件,按常理他们都是优秀的孩子,而中职校都是淘汰的孩子,为啥我们学校没发生这些恶性事件呢?我觉得是因为中职孩子有情绪发泄的途径,宽松的环境中减压途径太多。
普高教育成了过度开发的领地,严重破坏教育系统的正常生态,如此恶劣环境如果依然继续,细思极恐。中职教育的特殊情况,使它变成中国教育中一块世外桃源,一方净土,不过过于安逸等于消磨生命,在中职教育领域实施素质教育就是最好的选择。中职教育水平整体提高恰恰中国国民整体素质提高中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就像班级中低于平均分的学生成绩提高了,班级平均分提高幅度就大,单靠个别高分学生的进步其实对整个班级整体成绩影响并不大。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动物能爬到金字塔顶端。一种是老鹰,还有一种就是蜗牛。
老鹰的成功归功于他先天的本能素质,蜗牛的成功归功于执着不懈努力的优秀品质,异路同归,都是英雄。我们的中职孩子就像小蜗牛,给他们足够的时间,让他们自己去拼搏奋斗,他们最后一样也会抵达金字塔的顶部,有一首诗《牵着蜗牛去散步》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
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太快,蜗牛已经尽力爬,
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
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
彷佛说:“人家已经尽力了嘛!”
我拉它,我扯它,甚至想踢它。
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
喘着气,往前爬…
真奇怪,
为什么上帝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啊!为什么?”
天上一片安静。
“唉!也许上帝抓蜗牛去了!”
好吧!松手了!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还管什么?
让蜗牛往前爬,我在后面生闷气。
咦?我闻到花香,
原来这边还有个花园,
我感到微风,
原来夜里的微风这么温柔。
慢着!
我听到鸟叫,我听到虫鸣。
我看到满天的星斗多亮丽!
咦?我以前怎么没有这般细腻的体会?
我忽然想起来了,莫非我错了?
是上帝叫一只蜗牛牵我去散步。
愿我们中职老师都有一个柔软的耐心,愿我们的中职生都能被如此温柔以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