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41178万人中,有一颗年轻的​生命陨落

年少时,读书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那时小学的课程不过语文和算术。领到新书的当天,便逼着姥爷为我找来“洋灰”袋子…

年少时,读书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那时小学的课程不过语文和算术。领到新书的当天,便逼着姥爷为我找来“洋灰”袋子,也是赵城人常说的牛皮纸,小心翼翼地裁剪,折边,为新书穿上新衣。姥爷提笔后若有所思的样子,终于我的名字被一笔又一笔落在封皮上,油墨的清香令人陶醉。
学算术最常用的工具是手指头,即使个位数的算法也觉得受限。姥姥,姥爷、二舅的手指,甚至院子里的鸡腿常常被我占用数数。挤眼晴,耸眉毛,或者对着我笑,训练了好久,我终于开窍,借用太多的手指来运算是一件单纯而笨拙的方法。有时数着数着,姥爷咳嗽一声,我注意力一闪便数错了。我实在无奈,数着数着就困了,一个闷闷不乐地揪毯子上结起的小毛球,看看墙根底下顶着馒头屑匆忙赶路的蚂蚁。姥爷在一旁不言语,只是慈爱地抚摸着我的后脑勺。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