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小时候吃的西红柿——小时候的西红柿是水果,如今的西红柿是青菜

老家管西红柿叫“洋柿子”。 小时候的西红柿到底有多好吃,看看电影《芳华》里面女主角吃西红柿的镜头就知道了。 看…

老家管西红柿叫“洋柿子”。

小时候的西红柿到底有多好吃,看看电影《芳华》里面女主角吃西红柿的镜头就知道了。

看过这个透镜后,不免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吃西红柿的味道。

随便聊聊的图片

再来个动感镜头,虽然她吃的不一定是小时候那种味道的西红柿,但是吃西红柿的样子却是我们小时候的样子。

对,小时候吃的西红柿,是可以吸出汁的。

小时候吃的西红柿,皮极薄,汁液多,手感重,八九分熟的西红柿并不像现在的西红柿那么红,而是清里透红,红也不是大红,而是粉红,结缔是青黄色,吃到最后只有那青黄色的结缔部分是没有味道的,其他地方又酸又甜。

而完全熟透的西红柿,则是红彤彤的,轻轻咬开一个小口,插根空心麦秆或者直接用嘴吸,两手稍微揉捏主体部分,便可把西红柿吸扁,只剩下一层皱巴巴的皮。

那味道是一种纯天然的西红柿的味道。

小时候我们家算是吃西红柿比较多的人家,虽然自己家里不种,但是前辉山大舅家有个很大的菜园子,几个表哥种菜卖。

每到夏天,园子里就挂满了红彤彤的西红柿和碧绿的黄瓜。

每次去姥姥家,不仅管吃够,还会带回家一大包。

那时候西红柿因为味道好,我们都是当水果吃了,只有黄瓜才当蔬菜。

吃西红柿的时候也是天气最热的时候,不像现在有大棚,一年四季都有西红柿吃,孩子们都不知道西红柿是属于哪个季节了。

炎炎夏日,每天都会约着小伙伴去村西汶河里洗澡,只要家里有西红柿,便会随手带一两个去河里,往水流的上游用力抛去,几个孩子争抢着抓住西红柿,谁抓到之后再往上游抛,直到我们像小猫玩老鼠一样玩够了西红柿的时候,才把西红柿掰开来,大家分而食之。

吃完把西红柿把子直接扔水里,冲到下游,喂了鱼虾。

那时候家里偶尔也会烧西红柿汤喝,烧汤时,一般会选相对青一点的还没熟透的西红柿,只需油烟葱花鸡蛋,味道就足够好了,酸甜爽口。

每到西红柿汤烧好,便有一股诱人的味道飘来,我们姊妹几个早已端着碗,迫不及待地等着。

母亲蹲在锅边,给我们一人盛上一碗西红柿汤递到手里,端汤的人便小心翼翼地把碗到饭桌上,再去煎饼缸里摸个大煎饼,就着鲜美的西红柿汤,吸溜吸溜地吃起来。

有时候会嫌西红柿汤太热,就把煎饼卷蘸进汤里,浸透一段吃掉,再浸透一段;或者直接把煎饼撕成一块一块的,丢进碗里,用筷子压下去,煎饼立马就被泡透了,汤顿时也凉了不少,捞起煎饼先吃掉,最后再吸溜吸溜喝汤。

一碗西红柿汤,再加一个大煎饼下肚,胃也就被喂得熨熨帖帖了。

现在每当看到市场上的西红柿,总会想起小时候吃西红柿的各种情景。

现在的西红柿,绝大多数都出自大棚,而且为了便于运输,品种也一直在更新,什么“红宝石”、“粉钻”、“粉霸”等等,都是一些抗压耐储存的品种。

为了果子外观大而好看,还会用膨胀剂,打虫、抹药等等,外观上确实比我们小时候好看多了,也耐放多了,但味道却差远了。

可惜西红柿再也不能像我们小时候那样,可以当水果吃了,即使那种小的圣女果的味道也无法和我们小时候吃的西红柿媲美。

以前的东西少,但是真且纯,现在东西多,但假且水。

怀念小时候,也怀念小时候的西红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