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痛,方知前路可贵!

今天是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13周年纪念日,碰巧昨天刚讲过一篇关于地震的小说,和学生交流一些关于地震的故…

今天是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13周年纪念日,碰巧昨天刚讲过一篇关于地震的小说,和学生交流一些关于地震的故事,于是思绪犹如被一种魔力牵引着,带我回到2008年5月12日。
随便聊聊的图片
午休还没结束,那些拼命学习的同学连眼都不眨一下的埋头刷题,我揉了揉压酸的胳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书桌里还有一个珍藏了几天的苹果,便准备借个水果刀来享受美味。待我刚刚开始削苹果时,忽觉眼前一晃,我一度认为是刚睡醒头脑还处于混沌状态而产生的错觉。然而,又觉得不太对劲儿,抬起头,竟看到头顶上方的吊灯很真实的晃动了,这一次,不是错觉。还没等我梳理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外面传来一声尖叫:“地震了,快跑!”
此时刚踏进教室的老师也赶紧跑出来看是怎么回事儿,机灵的同学已经瞬间从凳子上窜起来,向外面冲去。我被这慌乱的场景吓住了,脑子里在飞快的运转一个问题:我要带什么重要的东西离开教室?同桌推搡着我,我来不及多想就跑出去了。楼道里很拥挤,大家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我脑子里乱哄哄的,什么也听不清。
在老师的带领下,全校师生都转移到了综合楼前面的空地。由于谁都没有搞清楚刚才那所谓的“地震”是怎么回事儿,所以校领导让所有人留在外面等待。同学们这时说什么的都有,有的也不顾校规校纪了,光明正大的拿出手机和家里人联系,想打听清楚到底是不是地震。所有的猜测在闭塞的信息环境中和焦灼的等待里,开始酝酿出一种恐怖的气息,笼罩着我头顶那片天,逼着我在脑海里勾画各种灾难的画面。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政教处主任通过对方打听终于搞清楚了状况,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学校公告栏的黑板前,用力的写下几个大字:四川省汶川县发生8.0级地震。然后拿起喇叭告知我们目前漯河只是稍微感受了震感,不影响正常上课,接着班主任就开始组织各班学生回教室了。
回到教室后,我的心一直没能静下来,下午的课老师讲的什么我都没听进去。联想到哥哥在湖北上学,那里是不是离四川很近,他会不会受影响?内心焦灼得熬到了下课,借了同学的手机赶紧给哥哥发了短信,问他是否安好?接着又是漫长难熬的等待他的回复。一直快到吃晚饭的时候,我才收到哥哥的回信,那颗揪着的心总算放松了一些。
自这天以后,班里的电视在晚7点的时候准时被打开,关于地震的新闻铺天盖地的挤着闹着跑进我的脑子里。倾颓的房屋、堆成山的砖石、残破的国旗、脏乱的课本、染血的床单、低沉的哀鸣……满目疮痍,人间炼狱。虽然这些新闻画面不会说话不会表达,但却深深的刺痛了我的神经,眼泪不听话的流了又流。汶川像是被死神诅咒着,血和泪流在全中国人民的眼里和心里。
大休回家后,父母也在时刻关心着每天的新闻报道。平日里回到家吃到的喷香饭菜如今却尽是泪水的苦涩,在汶川的他们能吃上这样的饭菜吗?那些失去父母或者孩子的人们该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呢?那些深埋在废墟中的人和故事会有人记得吗?我该做些什么才能帮助他们呢?……

那段日子,整个神舟大地不知被泪水刷洗了多少遍,这泪水里有对死难者的哀悼,有对人民子弟兵卖命救援的感激,有对伤者生而坚强的感动,有对挽救生命的真人事迹的敬意,有对全国人民戮力同心的自豪……
这是一段说长不短的时间,长到足够一代人老去,另一代人长大;短到那些地动山摇间的惊恐和失去,仿若如昨,人们在大灾大难中所迸发的勇气和大爱,从未离开。

13年过去了,新的汶川在蓬勃发展,新的家园已完善构建,新的家庭在绵延子嗣,新的生命正美好生长。鲁迅先生说:真正的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我想,我知道了悲剧存在的意义。从汶川地震到抗洪救灾再到新冠疫情,每一次属于民族的灾难史都是人类灵魂的救赎日。这些牵痛民族神经的艰难苦恨,都在以涅槃重生的姿态给予我们新的力量,这种力量让我们拥有团结、勇气、坚强,帮助我们迎着未知的风雨,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落,却不觉悲凉。

万物更新 ,对于已逝的,我们依旧有着最深的怀念;
物换星移, 每一位个体,正在完成属于自己的前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