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的晨与夜

雨 中 早晨煎的两块杂粮饼,留一块中午吃了,也没午睡,继续着凌晨开始的工作。有些困了,趴桌子上竟睡着了。醒来时…

雨 中

早晨煎的两块杂粮饼,留一块中午吃了,也没午睡,继续着凌晨开始的工作。有些困了,趴桌子上竟睡着了。醒来时分,督促自己去何园走走,看看这暴雨之后的花儿。

一池池的荷叶还是冒出了水面,有的己呈亭亭玉立之姿,那碗莲居然有了一朵小小的花苞了。还有十口水缸叠加成三层的“荷花山”,缸缸里都有了嫩绿的荷叶。再有几场风雨,这天地、山水之间的荷花山就会变得美妙起来。今天雨后观荷,一扫仲春以来我内心纠结的阴影,不论曾经伤害有多重,我还是努力没让荷花错过辛丑年的夏雨,依旧会花期如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荷叶高过人头,这桥就成了采莲的舟

去年冬季我买回来几袋油菜籽饼,顶着寒风与冰雪,将何园所有养荷花的池子与缸里统统拌上了菜籽饼。春天来了,春风暖了,池里缸内不见荷叶冒出来。一扒泥巴才知道:藕种烂得连渣子也找不到了。

还好,还好。踏破铁鞋般的寻找莲藕种,一次次抢救性的补种,终于在初夏暴雨之后见到了心仪的荷叶。荷叶,你好,我就好。有你在我身边,我依然静心前行,好自为之。你留芳香于人间,我作文章给春秋。

夜 色

“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固然是种境界,只是攀登途中的艰辛亦非三言两语所能言尽的。哪一朵花开,不经历风雨,也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改了一整天的文章,此时已没有半两的力气,文章似一座坚硬无比的山,我一点也攻不动、凿不进。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我还是去园子里走走,可能有花悄然开了,小草绿意盎然。我来看看,我们同生共长在一块土地上,你们艳惊了我的世界,我也要给春秋添几分精彩。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夜色阑珊下的九华山何园

凌晨三点就起床了,那时外面还没有亮。半夜的狂风暴雨,此时雨停了,风走了,一切都这么安静。正好,灯光下,我静心修改文章。读自己的文章,似与相别时间不长的“旧我”在灯下对话。而“新我”则如一个岁长者,读着文章,既有蓦然回首的惊喜,惊喜旧我在写作时能涌出妙趣横生、亦或是哲理之笔,也有嫣然一笑间发现有待商榷之处。还好,回首自己走过的路,总有比当初更完美的想法。

早上的鸟儿唱累了,这会儿还在约会的温柔梦里。蛙鸣虫在叫,听上去像是命运交响曲,让我心生欢喜。就在这园中坐一会儿,心静如水,身边的世界就活色生香起来了。

祝 词

昨夜睡得比往常早,清晨醒来看到手机上有一条来自远方朋友的信息,要我为她朋友的世交之女儿新婚写一篇祝词。她的友人在新加坡,友人的世交在中国,而她在与我时差12个小时的大洋彼岸。

我对这场婚礼所知甚少,无从下笔。不能拂了人家的信任,又不好扰了她的梦乡。估摸着大洋彼岸那边天之将亮了,便写了则短信寻问些简况。还好,她转来了友人草写在纸上的几条内容,总算有些眉目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大洋彼岸友人把我写的祝词制成诗笺

中午,我在椅子上睡了一会儿,醒来后静听了一会儿音乐,酝酿情绪,进入角色。还是刚参加工作那些年,我在一个单位当团委书记,常给青年人当婚礼主持。因为熟悉,因为胆大,随口就来的妙语也算得上连珠不断。现闲居山野竟有这么个机会,让我“重温”人生幸福之旅的起点,隐隐约约有些激动,还有份神圣之感。

情绪实在是写作的乳娘,刚开头写了几句,竟照“诗”的模样分行写了下去,还拉瓜扯藤似的跨越海洋国界海写开去。但是,我牢牢抓住友人草稿上的“毛细根”,防止下笔千言、离题万里,跟领导做报告似的,放之四海都能用。早上我已发现前些日子从山中挖来的紫藤发新芽了,当时只有一条根。植物有根在土里就出新芽,诗文有“根”才有灵魂。

婚礼祝福的“诗”发给大洋彼岸友人,问她可行?她迅速在电脑上制作出了纸质感很强的旧刊样子,我初看她传来的图片以为是民国时期什么读物呢,细看居然是我才传过去的“诗”句,真是惊呆了。

鸟 诗

凌晨正在修改文章,何园树上的鸟儿醒了,唱起歌来。我推开窗户,用手机录了一段鸟儿的歌声,真的好美,好动听。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