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步爱情

每天走出校门,他离那个饮品摊只有十步,他抬眼看一下那把彩虹遮阳伞,再看一下摆在冰柜上的一排七彩的饮料桶,有桔子…

每天走出校门,他离那个饮品摊只有十步,他抬眼看一下那把彩虹遮阳伞,再看一下摆在冰柜上的一排七彩的饮料桶,有桔子水,葡萄水、哈蜜瓜水、苹果水、蜜桃水……反正是有七种;最后小心翼翼的一眼,就看到了她,系着一条藕红色手绢、扎着马尾辫的她……
然而千百次,他只是停顿在这十步之外,也只是小心翼翼地看她那一眼,然后就风一样的离开了。有时候,她不经意地抬眼也会看到他,有时候忙着给学生们接饮料,顾不上看他,太多的时候,只是看见他一个背影,从十步之外开始,越变越远……
这就是他们之间十步的相逢,与隔离。
他从来没有买过一杯汽水,因为他一直没想好怎么跟她开口。
而在初二那年春天的某个下午,她拎着书包离开后,就没再回来过。
一个多月后,她在学校门口摆了这个饮品摊。他替她担忧,以为她会难为情,但这担心看起来好像是多余的,她好像没什么不自在,还是像在学校里那样跟同学们说笑,有时候也开玩笑要同学照顾她的生意。
她辍学的原因,人们很快就知道了,父亲在翻盖自家房子时被一根没放好的梁拦腰砸下来,送到医院命是保住了,但瘫痪了。母亲带着三个孩子,日子过得越来越难,她是老大,毫无悬念地要承担起家里的生活,而她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儿,所能承担的就是在学校门口摆一个饮水摊。
而她的学习挺好的,班里的十五名,如果继续下去,应该能考上高中,不考高中,至少也能考一个中专,将来有份工作。可是命运有时候就是不让人生继续下去。
他还清晰地记得她写的一手的好字,尤其是英语,写得几乎就是印刷体,而她的离开是刚毕业不久的英语老师的一声叹息,班里少了一个英语课代表。
而一个星期后代替这个英语课代表位置的,是他。
人们总是习惯于被安排的忙碌或者视而不见的忘记,很快毕业到来。他考上县里的高中,看分数的那天,他走出校门,在离她饮品摊的十步距离之外犹豫了好久,而揣在裤兜里的手里捏着的那张两元的纸币,终于没有掏出来,然后还是像从前那样风一样的离开了。
到了县城的高中,住校,很快有了新的生活,一切可能都会被慢慢忘记,因为生活总是有太多新的开始。
只是当那天放假,他跟一个同学去学校附近的一家蛋糕店为班里的某个女同学买生日蛋糕时,进了店一抬眼竟看见穿着工装说“欢迎光临”的她。
他愕然,想跟她打个招呼,但不知怎么还是没开口,尽管她羞赧地向他笑了一下。那个同学没有察觉出什么,只是问了有几种样子可选,还有价格,另外嘱她写上“某某生日快乐”,拿几根蜡烛……
这次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不知自己怎么会克制着自己不再去那家蛋糕店,不与她相见,最好这一辈子也不见。
但是,最终他还是被自己打败了。
他要去买一次蛋糕。
一次故意制造的买蛋糕行为,没谁过生日,只不过需要一个谎言,这个并不难。
“来这里了呀?”
“恩,家里需要的钱更多了,弟弟妹妹都上初中了,所以来城里打工。”
“哦”
“你怎么样?住校还习惯吧?吃的,住的……”
“还行”
“哦”
“你……”他不知道怎么再把话题继续下去。
“如果是买给一个人的,没必要拿太大的,吃不了也是浪费。”她小声地说,大概是怕被店长听见。
最后,他拿了一个二十六元的,连名字、生日快乐什么的也没写,仓皇而逃。
当然,本来也没什么名字。
他一个人坐在汽车站的台阶上,把那个蛋糕吃掉了,很甜,但吃到最后,除了饱胀,再无别的感觉。
其实他想跟她说“你可以去申请贫困救助,继续来上学。”或者说:“你可以去上个职校,学一门技术。”但这些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终究是没说出口。他心里有点隐隐地怕,但又不知道是在怕什么……
只是他怕的内容还没有来得及想明白,真正怕的事来临了。
母亲跟父亲离了婚,带着妹妹远走他乡。尽管他知道他们离婚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母亲带着妹妹最后一次来学校看他,说:“好好学习吧,你只有这一条路,这个家是没希望的。也别怪妈妈,妈妈也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妈妈塞给了他五百块钱,都是些零票,是妈妈采草药,一棵一棵采来的,嗜赌成性的父亲早已把家败的精光,家徒四壁。
他从高一下学期就申请贫困补助了。
本来这是他不想她知道的秘密,但当一天放假,他经过那家蛋糕店,被风一吹晕倒在地后,她知道了。
是她叫的120,是她请了假在医院里陪他。
一个大小伙子,怎么会低血糖。她问医生。
医生说,饿的。
他已经有一周每天只吃一顿饭了。
他害羞地流着泪,她的眼圈也红了。
再开学的时候,她送他到学校门口。她硬塞给他五十块钱,他硬不要。
她黑下脸,佯装恼怒“要还想活命,这钱就拿着,就当借你的!你借谁的不是借!我知道走投无路的感觉,两年前就领略过了。好在我现在有工资,多这五十元也富不了,少这五十元也穷不到哪儿去。你要好好吃饭,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将来有了钱还我,记住,这是借你的钱,不是白给你的,计利息的。”
他哭了。
从那以后,他每月有五十块钱,一直坚持到毕业,每月还有一次蛋糕吃,她说是店里卖不了,第二天就要坏掉的。
每次放假,他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把留的作业差不多做完了,就去蛋糕店找她,骑她的车载她一起回小镇。
他问她“我每次放假,你们蛋糕店也放假吗?”
她笑着说:“哪有那么巧的事,我们每个月可以请一次假,自己选日子。”
他骑着车,突然就脸红了。
他不敢回头看,他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脸红了。
骑车从县城回小镇,十六里路,大概半小时就可以,只是每次,他们都要骑一个多小时。春天,到处是青草香;夏天,她喷一些花露水防蚊子;秋天,是路边果园里飘来的果香;冬天,下雪的时候,他说“雪也是有香味的。”
她说:“你瞎说。念书念糊涂了吗?”他说:“雪,真的是有香味的。你仔细闻就能闻到。”
她说:“那是哪种香味?”
他说:“是茉莉花香味。”
她不再跟他抬杠了,抚了抚自己的头发,沉默了一路。
她用的是茉莉花香味的洗发水。
骑车两年,她没有揽过他的腰,他也没有牵过她的手。
尽管你不信,我也不信。
高考很快来了,也很快结束了。
他考上北方一个城市的大学。
那晚,他们骑车从县城回小镇,骑了两个多小时,当然不全是骑车,他们坐在路边的田埂上,吹着凉夜的风。她问:“大学要上四年吧?”他说:“恩”
她问“还回来吗?”他说:“放假的时候回来,不过应该是寒暑假吧,半年一次。”
她说:“哦”
他说:“也许就不回来了,如果打工的话。”
她说:“别急着还我的钱,还是要好好学习,别把学业耽误了。”
他不知道再怎么回答她了。
他入学三个多月后,找到一份家教的工作,能挣够生活费,但他也在慢慢攒钱,他想是该还她钱了。
每天下了课骑车十公里去做家教,再骑十公里回来,在学校附近的快餐店吃一碗馄饨,两个烧饼。
有一天,他觉得馄饨吃的有点腻了,转去邻近的一家西点屋,想买份甜点吃。
一进门,竟然又出现几年前的一幕,她穿着工装微笑着对他说:“欢迎光临”
“啊!”他惊呼道“你怎么来了?”
她说:“我来这里闻闻雪的香味,这里一年有三个多月都有雪,老家的雪总是闻不出香味就化了……”
她笑,他也笑。他们都笑得像个孩子。
她说,她要在这座城市扎下根来,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蛋糕店。
他说,你的理想真伟大,我支持你。
她问:“你毕业了会留在这座城市工作吗?”
他说:“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
四年后,她没有开成自己的蛋糕店,还是在打工,不过升做了店长。
四年后,他出国了。
她没再问他:“还回来吗?”
他也没有向她告别,他托人转给她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两万块钱。
三年以后,他回校任教。
不过不是在学校的老校区,是在新校区,新校区在东城。
一次,他回老校区参加一个活动,看见学校附近一家新的蛋糕店在举行开业庆典。
她的理想真的实现了,她开了属于自己的蛋糕店。
蛋糕店的名字叫:“香味的雪”
他看见了她,她也看见了他。
只是对视的十几秒很快结束,她转身对一个人说:“老公,去把酬宾优惠券拿出来,给人们发一发。”
他站在那里,十步之遥的地方,终于没有再向前去。
他快步地转身离开,心里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什么东西,又好像有一块重重的石头落了地。
他很快也谈婚论嫁了。
只是时隔不久后,他经过那家蛋糕店,听见一个店员也在喊另外一个店员“老宫,我今天家里有事,你替我站个晚班。”
他愣了一下,站在十步之遥远的地方沉思了良久、良久……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