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豆腐

我经常回佛坪县城采访,每天必吃的一顿饭是菜豆腐。就着酸辣椒拌香菜蒜苗的佐料,呼噜呼噜吃上两三碗,头上热汗直冒,…

我经常回佛坪县城采访,每天必吃的一顿饭是菜豆腐。就着酸辣椒拌香菜蒜苗的佐料,呼噜呼噜吃上两三碗,头上热汗直冒,心里滋润舒服。

随便聊聊的图片

菜豆腐是汉中的名小吃之一。说它有名,也仅限于汉中,无法和人家岐山哨子面比。前几年,我们学校有家汉中人开的餐馆,每天做一锅菜豆腐。汉中学生闻风去吃,一些关中娃也好奇地尝过,生意开始还可以,终因做工不地道,汉中籍学子少歇了业。

菜豆腐在汉中各地的做法颇不一样,基本工序如浸泡黄豆、磨成豆浆、过滤清渣、入锅烧煮、点清豆腐、豆花成团相同。后面的则差别很大:汉中市区,点清浆豆花成块就可以吃了;城固洋县一带,还要将淘净的大米倒进清浆里,煮得大米伸腰时,倒入块状的豆腐,加点小白菜或青菜浆水菜,制成名副其实的菜豆腐;佛坪人的做法是把点清豆花的清浆倒掉,把淘净的大米放进磨制过滤后的豆浆里烧煮。光吃豆腐不经饿,豆腐加大米吃了经饿,可清浆的口感不好;唯有佛坪菜豆腐,汤是豆浆,豆腐鲜嫩大米烂熟汤味软和,口感极好。其他地方用红辣椒面泼上菜油当佐料,味道单一;佛坪人的佐料很讲究,把青辣椒洗尽晒干捣碎腌上十来天,再加些新鲜的香菜蒜苗。佐料又酸又辣又脆又甜,酸辣酸辣的,脆甜脆甜的,有嚼头,增食欲。

菜豆腐的做法不难,几乎家家会做。母亲做菜豆腐的手艺巧,吃起来酸溜溜、辣乎乎、脆生生、甜丝丝、软嫩嫩的,极可口。我每次能吃五六海碗,直到塞得胃里胀鼓鼓的,再也容不下一丁点,走路都得轻手轻脚迈碎步,有时撑得连腰也直不起。我曾在《母亲送我菜豆腐》里写过这些。我的一位老师告诉我,一位老师的爱人做菜豆腐时竟然参阅了那篇小文,据说味道也挺香。对于我,实在荣幸不已。
做菜豆腐也是件挺费事劳神的活儿,县城的人没有那么多时间。每天早上七点左右,他们就奔向各个小吃部,热热地吃上一两碗,然后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摆摊的摆摊,闲谝的闲谝,一年四季,雷打不动。

我是经常回佛坪的,在县城,常吃的便是菜豆腐。有一次,我饿着肚子从中学连跑带走了里把路,到老街那家小饭馆赶早饭。老板端上来一碗,我狼吞虎咽地吃了,他又端来一碗,我又吃了。吃相很贪婪,引起老板注意,问我:“你在西安吃不上佛坪菜豆腐吧?”我抹了把额头的汗,嘴里填满饭只能点头。“那你就过够瘾吧——”

老板又要盛第四碗,我挡住了,笑着说:“留着明天吧,我倒想吃,可胃不答应呀……”

肚子撑圆了,思维便活跃起来,禁不住刨根问底起老家的特色吃食:香菇木耳山野菜熏腊肉,其他山区县也有;野生动物多得很,可珍稀的不敢吃,敢吃的不珍稀;佛坪炕炕馍热面皮,人人都爱吃,做的却没人家汉中、城固的味正醇香,思来想去,便只有菜豆腐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