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啊,请停留一下

雨中的青柚子越发的青了。 是那种沉沉的青。 我知道,时间会带给它们不一样的明丽。 去菜地掐苋菜,看见刺黄瓜垂在…

雨中的青柚子越发的青了。
是那种沉沉的青。
我知道,时间会带给它们不一样的明丽。

去菜地掐苋菜,看见刺黄瓜垂在瓜架,拇指般粗细。豆角藤已爬上了架顶,开始孕育花苞。南瓜藤呈蔓延之势,很是蓬勃。
而雨水中的菜籽梗,已经有些发黑了。

“天天下雨,就怕菜籽豌豆(蚕豆)生芽。”妈妈站在门前,看天。

蚕豆壳也是黑黑的,墨色一般。
蚕豆初饱满时美过几日,最美却是冬日里在一片枯黄中冒出的那种鲜碧,远看那一片片肥厚的叶子仿佛大地的小耳朵,真真俏丽的好模样。

雨天的风有点凉。树上的雀子时而跳闹,时而默不作声。妈妈蹲在地上拾蚕豆。
“我好喜欢吃豌豆。”
从我记事起,我们就习惯把蚕豆叫豌豆。

“现在老了,这豌豆得泡软了炒了吃,要不然,嚼得牙齿疼。”妈妈笑,露出一口洁白的好牙。
“恁那牙齿还好哦,这么白。”
“咧是。好多人都说我牙白。”妈妈笑,“哎,老了,板牙都掉了一颗了。”

我们说话的时候,小池里的青蛙在叫,不是呱呱呱,是咯咯咯,咯咯咯,一粒一粒的,如我们手中的蚕豆,“叮”地一下,落在瓷碗里的那种清脆的声响。
其实咯咯咯这个象声词,我用的也不那么准确。如鸟声,我是找不出有什么词语能形容出那种好的。

常常赞叹与敬服于自然的奇妙。

我偶尔会静静地听蛙声,鸟声,鸡鸣声,甚至鸭子与鹅的叫唤声。并不是说我有多喜欢,只是觉得听着很舒服,像听渡水而来的笛声,听记忆里藏着的远远的寺院的钟声,小尼姑微垂眼睑慢敲的木鱼声,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清凉、干净。

雨细细飘着。不知怎地,我忽想起前晚漫步时见到的一弯白月。这真是毫无理由。为何在白日我心里会出现月亮?是我对晴日的渴望与呼唤,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雨水落在菜地边上的芋头的叶片上,凝成水珠。芋头的叶片与荷叶很像。雨水映着的那种碧绿,涌动着迷人的、湿润的植物的香气。

如此观察一丛芋头,如此细描寻常的声音,应被世人笑作痴傻。观察意义何在?停留意义何在?
但是,美的意义何在。人的生命,意义何在。
歌德《浮士德》里写:”美啊,请停留一下!”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