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

又雨。 早晨点开手机,发觉满屏都是有关云南漾濞县与青海果洛州玛多县发生地震的消息,心里一惊。 应是惊动了日月。…

又雨。
早晨点开手机,发觉满屏都是有关云南漾濞县与青海果洛州玛多县发生地震的消息,心里一惊。
应是惊动了日月。
下午,两位院士陨落。
2021年5月22日13时07分,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中国工程院士、“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先生于湖南长沙逝世,享年91岁。
同在今天,中科院院士、“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去世,享年99岁。吴孟超先生出生于福建闽清县,治病救人七十八年,2005年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我国肝胆外科开拓者和创始人。
随便聊聊的图片
某人说,76年唐山地震也是好几位巨星陨落。
沉思与伤逝。
人运乎?天象乎?
总以为这样的人可以一直活在世上为人造福,却原来没有人可以长生不老。
 
新闻里,台湾那边日增三百多的病例。广州那边被评为中风险地区。
想想这两年,真正是不平静的。一个病毒,搅得全世界都不太平。
前几天爸爸看新闻,说日本那边这么多,今年还举办奥运会呢。我说,已经推迟一年了,到七月份兴许会好一点。
 
敲完这些字,一个人对着电脑发呆,窗外却传来雀子的叫声。长长短短的声音,很是婉转。
远处,“豌豆巴果,豌豆巴果……”时隐时现。正是蚕豆成熟的季节,豌豆巴果雀子又来了。
说实话,我一直奇怪它们怎么每到这个季节就回来了?它们在我们这里呆的时间并不长,这个时候过了,它们去了哪里呢?
每一个物种自有自己的生存法则。
 
我这一生,所追逐的,所想要的,是什么呢?
偶有焦虑感,不安感。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那种情绪袭来,令人莫名的心情低落。
这是为什么呢?
与年龄有关?
与衰老有关?
 
那天吃饭,发觉芷涵真是玉指纤纤,而我的右手,与左手相比差了一截。想我那时做裁缝,有个妇人站我旁边,惊叹我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一双手。
忽想到现在的手机都自带美颜功能。今年三月与芷涵、安安一起拍照,妈妈看见照片里的我与她们的头挨着头一起,说:“像三姐妹。”
我自是欢喜的。
我们现在常说:照片,照骗。此话不假。
 
今日午休,梦里见到一个丑恶的人,或是像白雪公主里的那个老巫婆某一刹那闪过的丑恶神情,她伸出双手,指爪干瘦,来掐我脖子,我仿佛看见她狰狞的快意的笑。她狠狠地盯着我,吓得我一身冷汗。
忽然清醒。不安中睁眼,没有什么。翻身,换一个姿态,再睡,而心底的那种恐惧感让人再也无法入眠。
 
心里默默,起床,下楼,淘米,再把一锅汤在电饭煲里煲上,又洗好一小筐枇杷放在茶几,做完这些,时间恰好至要去书社练字的节点,遂带着安安出发。
 
能怎样呢?不过是平淡的生活,慢慢地努力。并不是想去用力证明什么,只是觉得应该珍惜每一寸的光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