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鸿渐算不算是渣男?

今天晚上有培训晚宴,我端起酒杯只喝了一口就想起来上周五才打了疫苗,然后心头一惊,为了压惊,又喝了几口。然后早早…

今天晚上有培训晚宴,我端起酒杯只喝了一口就想起来上周五才打了疫苗,然后心头一惊,为了压惊,又喝了几口。然后早早回到家里就觉得有点头晕,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生理作用。迷迷糊糊睡了半小时发现草还在结它的种子,风还在摇它的叶子,女儿还在写她的作业,好像时间没有流走一样,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岁月静好,其实日子里的静好永远是短暂,净不好才是常态。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回家路上头晕晕乎的我想到了一个名字叫渐的人:方鸿渐。《围城》几乎是我最喜欢的中文小说,也是我前后读过最多遍的中文小说,认认真真地读了至少五遍以上。读中学的时候觉得这小说惊为天物,大学时第一篇获奖的文章名字至今还记得,叫《围城又见围城》;二十岁几后再读总会觉得钱老有些过于炫技了,而最近十年,未曾翻过一遍这本书。但是书中的主人公方鸿渐总是三番五次地被想起来,这个“不讨厌但是全无用处”的男人,尤其是在喝过些小酒头有些晕的时候,有时也不免耻笑自己有些落拓如方鸿渐,有些自恋如方鸿渐,有些不讨厌却全无用处如方鸿渐。

我在想:如果把方鸿渐这个人放到当世之下,算不算是个渣男呢?写完这个题目就后悔了,因为一来书中所写为大几十年前的故事,道德评判标准早已物是人非;二来,即使用当世观念去衡度,我也大约没有资格给别人下定论。倒是可以认真地讨论一下,苏文纨女士,唐晓芙女士,孙柔嘉女士们到底喜欢这个“不讨厌但是全无用处”的男人什么?

苏文纨、唐晓芙和孙柔嘉对方鸿渐的喜欢在文中都有铺垫。而且三个人对方鸿渐的喜欢是完全不一样的缘由。

方鸿渐是一个乡绅世家出身,有留洋背景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一方面是一个有小聪明,口才好,风趣的人,另一方面他有着懦弱,信念不坚定,随波逐流的一面。同时他兴趣广泛,却谈不上精通,善良,却并没有多强的原则。

“熟肉铺子”,“局部的真理”鲍小姐是如何看上方鸿渐的呢?

(鲍小姐)上船以后,中国学生打叹出她领香港政府发给的“大不列颠子民”护照,算不得中国国籍,不大去亲近她。她不会讲法文,又不屑跟三等舱的广东侍者打乡谈,甚觉无聊。她看方鸿渐是坐二等的,人还过得去,不失为旅行中消遣的伴侣

长得不错,住二等舱,方是可以算作高富帅的,所以收回前面所说的落拓,落拓的是自己,方鸿渐不落拓。

方鸿渐和鲍小姐不说话,并肩踱着。一个大浪把船身晃得利害,鲍小姐也站不稳,方鸿渐勾住她腰,傍了栏杆不走,馋嘴似地吻她。

方对鲍说:“你嘴凑上来,我对你说,这话就一直钻到你心里,省得走远路,拐了弯从耳朵里进去。”

这种甜言蜜语,是方鸿渐身上的一面,就像每个男人年轻时一样投入在生活与爱情里,而再重读几遍此书,你会发现那种甜言蜜语只能算作是他的逢场作戏,这是油腻的象征,一个男人的油腻都是从逢场作戏开始的。

那苏文纨喜欢方鸿渐什么呢?特别是当自视甚高的她却要和她看不上眼的鲍小姐争风吃醋的时候。

在大学同学的时候,她或许从未正眼看过方鸿渐。那时苏小姐把自己的爱情看得太名贵了,不肯随便施与。现在呢,宛如做了好衣服,舍不得穿,锁在箱里,过一两年忽然发见这衣服的样子和花色都不时髦了,有些自怅自悔。从前她一心要留学,嫌那几个追求自己的人没有前程,大不了是大学毕业生。而今她身为女博士,反觉得崇高的孤独,没有人敢攀上来,她对方鸿渐的家世略有所知,见他人不讨厌,似乎钱也充足,颇有意利用这航行期间,给他一个亲近的机会。

苏小姐本想让方鸿渐卑逊地仰慕而后屈伏地求爱。谁知道发现方却被鲍小姐抢走了啊,这种感觉如同学霸接受不得自己考第二名一般。那是一种捍卫优越感的喜欢,而方鸿渐在苏文纨这里便是全面地逢场作戏了。

在唐晓芙面前,方鸿渐是风度翩翩的大叔,留学学成,能说会道,成熟大方。而方鸿渐也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她,认认真真的追求他,那喜欢和爱是真实的。

一开始,方鸿渐对唐小姐一见钟情,讨好唐小姐。而唐小姐感觉方鸿渐说这些话,都为着引起自己对他的注意,心中暗笑,却没有不领情,方鸿渐推测,唐小姐是一个刚入大学,情窦初开,沐浴着思想解放新风的新时代少女,更重要的是,她还没有心仪的对象。

接下来这一段对话,是方鸿渐和唐小姐很经典的一段对话。

鸿渐快乐得心少跳了一跳:“那就顾不得了。唐小姐,我想请你跟你表姐明天吃晚饭,
就在峨嵋春,你肯不肯赏脸?”唐小姐踌躇还没答应,鸿渐继续说:“我知道我很大胆冒味。
你表姐说你朋友很多,我不配高攀,可是很想在你的朋友里凑个数目。”
“我没有什么朋友,表姐在胡说——她跟你怎么说呀?”
“她并没讲什么,她只讲你善于交际,认识不少人。”
“这太怪了!我才是不见世面的乡下女孩子呢。”
“别客气,我求你明天来。我想去吃,对自己没有好借口,借你们二位的名义,自己享
受一下,你就体贴下情,答应了罢!”
唐小姐笑道:“方先生,你说话里都是文章。这样,我准来。明天晚上几点钟?”

巧妙挑拨唐晓芙和苏文纨的关系,又利用苏文纨做为借口达到约会目的,高!

鸿渐知道她不是妆样的女人,在宴会上把嘴收束得像眼药水瓶口那样的小,回答说:“我吃这馆子是第一次,拿不稳什么菜最配胃口。多点两样,尝试的范围广些,这样不好吃,还有那一样,不致饿了你。”
“这不是吃菜,这像神农尝百草了。不太浪费么?也许一切男人都喜欢在陌生的女人前面浪费。”
“也许,可是并不在一切陌生的女人前面。”
“只在傻女人前面,是不是?”
“这话我不懂。”
“女人不傻决不因为男人浪费摆阔而对他有好印象——可是,你放心,女人全是傻的,恰好是男人所希望的那样傻,不多不少。”

让唐晓芙和苏文纨争风吃醋。熟悉了之后,他俩也是各种甜言蜜语,书信往来频繁。接下来的过程也顺水推舟,但其实书中也没有多少其他细节。直接是到了苏文纨从中作梗,唐小姐和方先生闹僵。方鸿渐由于软弱或者误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解释和复合的机会,让人嘘吁不已。

不妨假设一下,如果两人感情进展顺利,他们俩真的能在一起生活很久吗?

后来遇上孙柔嘉。

孙柔嘉呢,是一个相貌平平,行为拘谨生涩的女子,出身普通,通过自己努力接受了教育,大学毕了业,正是准备婚事新姻的年龄。另一方面,她也是一个真正的独立女性,她渴望婚姻,只想要一个爱人,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在反复权衡家世、学问、前途和人品等等之后,她锁定了方鸿渐,当然她确实是工于心计,最后的结局是折腾许久,双方对婚姻的失望。

很多女人都觉得自己应该嫁给这样的男人:英俊潇洒,有财富有地位,这就是女人的理想。但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就是如此的残酷,孙柔嘉对现实失望,苏文纨对现实妥协,鲍小姐选择了投降。和这个相对应的是,很多男人都曾踌躇满志,而现实却是他们要么蝇营狗苟,要么同流合污,要么像赵辛楣那样惨遭陷害。

婚姻是围城,就像孙柔嘉终于嫁给方鸿渐之后,却发现自己的理想的男人却是那样的软弱。

说到这里,我觉得方鸿渐是渣男 ,而且这种渣是无解的那种渣,假装热爱生活,假装投入感情,或许是对另一半最大的伤害。孙柔嘉工于心计但是为了算计生活,方鸿渐逢场作戏只是为了假装生活。

于方鸿渐来说,他最大的渣就是:他其实自私到只爱他自己,无法投入到任何一段感情和生活中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