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的两种写法

一个故事的两种写法 ——《红楼梦》第一回的比较阅读 《红楼梦》第一回有一僧一道来到大荒山青梗峰下会晤“石头”的…

一个故事的两种写法
——《红楼梦》第一回的比较阅读
随便聊聊的图片
《红楼梦》第一回有一僧一道来到大荒山青梗峰下会晤“石头”的情节。对此情节,不同版本给出的内容在详略上出入较大,对阅读效果具有一定的影响。现比较分析如下。
中华书局版(2020年1月北京第1版):
一日,正当嗟悼之际,俄见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格不凡,风神迥异,来到这青埂峰下,席地坐谈。只见这块鲜莹明洁的石头,且又缩成扇坠一般,甚属可爱,那僧托于掌上,笑道:“形体倒也是个灵物了,只是没有实在的好处,须得再镌上几个字,使人见了便知你是件奇物,然后携你到那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去走一遭。”石头听了大喜,因问:“不知可镌何字?携到何方?望乞明示。”那僧人笑道:“你且莫问,日后自然明白。”说毕,便袖了,同那道人飘然而去,竟不知投向何方。
人民文学版(2008年北京第3版):
一日,正当嗟悼之际,俄见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格不凡,风神迥异,说说笑笑来至峰下,坐于石边高谈快论。先是说些云山雾海神仙玄幻之事,后便说到红尘中荣华富贵。此石听了,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但自恨粗蠢,不得已,便口吐人言,向那僧道说道:“大师,弟子蠢物,不能见礼了。适闻二位谈那人世间荣耀繁华,心切慕之。弟子质虽粗蠢,性却稍通;况见二师仙形道体,定非凡品,必有补天济世之材,利物济人之德。如蒙发一点慈心,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二师听毕,齐憨笑道:“善哉,善哉!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生悲,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皆空,倒不如不去的好。”
这石凡心已炽,那里听得进这话去,乃复苦求再四。二仙知不可强制,乃叹道:“此亦静极思动,无中生有之数也,既如此,我们便携你去享受享受,只是到不得意时,切莫后悔。”石道:“自然,自然。”那僧又道:“若说你性灵,却又如此质蠢,并更无奇贵之处。如此也只好踮脚而已。也罢,我如今大施佛法助你助,待劫终之日,复还本质,以了此案。你道好否?”石头听了,感谢不尽。那僧便念咒书符,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那僧托于掌上,笑道:“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还只没有实在的好处,须得再镌上数字,使人一见就知是奇物方妙。然后携你到那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去安身乐业。”石头听了,喜不能禁,乃问:“不知赐了弟子那几件奇处,又不知携了弟子到何地方?望乞明示,使弟子不惑。”那僧笑道:“你且莫问,日后自然明白的。”说着,便袖了这石,同那道人飘然而去,竟不知投奔何方何舍。(下划线是不同的地方,为笔者添加)
同样的情节,中华书局版用了234字,人民文学版则用了753个字,是中华书局版的3.2倍还多。读者不难发现,中华书局版只写了僧道二人来到青埂峰下,“席地坐谈”,谈论什么内容却没有写。他们在“坐谈”时,看到的是“这块鲜莹的石头”“缩成扇坠一般”“甚属可爱”。人民文学版则交代了僧道二人“高谈快论”的内容。石头正因为听了他们讲述红尘中的荣华富贵,“不觉打动凡心”,萌生了去人间享受荣华富贵的念头,并毫不隐讳地主动把“心切慕之”讲给了僧道。不仅如此,石头还巧妙地赞美僧道“仙形道体,定非凡品,必有补天济世之材,利物济人之德。”恳求他们“蒙发一点慈心,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 这一番赞美再加上后边“永佩洪恩,万劫不忘”的誓言,感化了僧道二人,是那僧人念咒书符,大展幻术,才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
这里值得注意:前者写石头,是自己“且能缩成扇坠一般”。原著在此段之前有石头“自去自来,可大可小”八个字的交代。只是在有些版本里只有“灵性已通”,并没有这八个字。不知哪个是正宗。后者写石头,却是“那僧念咒书符,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也就是说,人民文学版的石头是经过了僧人点化才出现形状的改变;石头要到人间享受荣华富贵,也是有强烈的主观愿望,并不是僧道一厢情愿地携带;还有,人民文学版中的僧道曾对热切向往人间荣华富贵的石头有过两番忠告。先告诉他:
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生悲,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皆空,倒不如不去的好。”
又告诉他:
“此亦静极思动,无中生有之数也,既如此,我们便携你去享受享受,只是到不得意时,切莫后悔。”
看到石头再四苦求,僧道便与他作了约定:待劫终之日,复还本质,以了此案。正是这句话,起到了统摄全局的重要作用,也把僧道与石头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既预示了石头的结局是“劫终之日,复还本质”,也很好的照应了僧道在石头转世的贾宝玉生命过程中的几次走近,乃至最后将其带走,使整部小说诸多故事情节相互照应得更加紧密。另外,人民文学版的描写也显得生动,僧道的谈笑风生,石头的痴顽与灵性,都让人有很强烈的现场感。相比之下,中华书局版的内容就有些起得突兀,行得粗糙,总让人感觉中间有所缺失,且与全书诸多情节的联系也不那么明显了。
《红楼梦》版本较多,阅读时,不同版本相互参阅一下,对较好地理解小说内容深有好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