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不舍的稻谷情

从前天到今天,袁隆平院士驾鹤西游的消息一直让人悲痛不已,我也几次默默拭泪。倒不是我与袁老先生相识,只因从小生活…

从前天到今天,袁隆平院士驾鹤西游的消息一直让人悲痛不已,我也几次默默拭泪。倒不是我与袁老先生相识,只因从小生活在农村的土地上,深爱这一束束稻子,知道种田的艰辛,对稻谷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前天正好周六,带小孩出去玩。正好转到了湖南农大旁边的农科院。这是袁老先生工作的地方,地图上显示这里有个展览馆,想带孩子去看看,没成想没开门,没想到下午老先生去世的消息就塞满了手机通知栏。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上一次带小孩亲密接触水稻还是去年十月底的时候,我带着小孩去长沙汽车东站附近的水稻博物馆参观。这不是一个网红景点,甚至可以说有点冷清,虽然它不收门票。因为博物馆外面修路,我们转了一个大圈才找到博物馆的入口。进到馆里,没看见几个游客,我带着孩子在里面悠然闲逛。博物馆主要讲解了杂交水稻的选育艰辛过程,图片,实物,做得很详细。当然,对对一个4岁的小孩子,这些知识太过高深,甚至索然无味,我只想让他知道,能记住我们碗里的一米一粟,都来之不易,都是袁隆平公公这样的科学家默默付出,艰苦探索的成果。

 

博物馆的外面特意种了七八块稻田,我们去的时候,稻子已经收割了。想必这是博物馆特意种的,倒是有心之举。打完稻子的稻草和我们村里一样,一捆一捆的捆扎好立在田里。城市里没养牛,这稻草不会背回去冬天里喂牛,放在田里,成了一种风景。年龄大的人看见了有种久违的亲切感,小年轻们看见了可以拍几张美照,挺好!我们在田里时走时跑,玩得很开心。这种我们儿时习以为常的事,对他来说,却成了难得的体验!

我们这一辈90后是没有做过什么农事的一辈。插秧的时候跑到田里玩水,胡乱插两根秧,“割谷”的时候就更帮不上忙了,最多就是提着“炊壶”去给大人们送点水解渴。现在想来,都成了弥足珍贵的回忆,虽然平淡却也甘甜!种稻谷是个体力活,耕田,育苗,插秧,打药,抽水,“扯沟”,“割谷”,收稻草,现在我也时常浮想起,无数个烈日炎炎的午后,父母带着草帽,默默在田里“扯沟”,抽水的样子。

今天我们怀念袁老先生,也是在感恩上一辈的恩情,父母为了我们,默默艰辛付出的背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