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读书的时候,因为经常调皮捣蛋,于是家长常常被叫去学校进行绩效面谈。当时老师总是爱对家长们说两句话:第一句:这个…

读书的时候,因为经常调皮捣蛋,于是家长常常被叫去学校进行绩效面谈。当时老师总是爱对家长们说两句话:第一句:这个孩子聪明是聪明,就是不是很用功;第二句:这个孩子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虽然说不幸的人有各自的不幸,但我相信每一个经常叫家长去学校的孩子,父母都听到过老师的这两句反馈。根据回家后的整改方案,基本上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能揍的话,还是揍一顿吧。

随便聊聊的图片

所以,当后来我长大了,以至于进入社会以后,每每听到领导对我说:你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的时候,我都一度觉得我又离挨揍不远了。我之前有幸在一个非常大的部门工作过,这个部门的名字叫:SPACE, 翻译过来就是:空间,听起来就特别有气势。而“你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这句话,因为“空间”这个词太大太有气势了,于是这句话就很容易变成了一句“大话”,很难令人信服并奋发图强。这就仿佛是有一个人跑来跟你说:嗨,我觉得你可以变得很牛逼啊。除非这个跑过来的人本身就很牛逼,不然你千万不要信,相面是一门语言艺术,但也是封建迷信,关键他还不会相面。所以这句话就很像是放了一个未来的马后炮,听起来全是真情实意,仔细一想全是虚拟语气。

生活里,往往真正让我们奋勇直前的是一句:“你有很大的退步空间。”当有一个人跑过来跟你说:“嗨,你再这样下去你就完了。”的时候,肯定比告诉你本可以变得很厉害要有杀伤力的多。

世上有两种美可以愉悦身心:一种叫长得美,一种叫想得美。只不过一种愉悦的是众生,一种愉悦的是自己。

看到身边那么多的牛人越飞越高,而你自己却飞不起来,我想:大约是因为你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牛顿第三定律告诉我们: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意念与能量也是,你对这个世界有多大的怨念,这个世界对你就有多大的惩戒。

我所谓的看得太重,有两层含义:

第一层:
你必须安全无虞,你的声名与面子不容有失。

马克吐温说:“若要安全无虞,去做本来就会做的事;若想要真正成长,那就要挑战能力的极限,也就是暂时地失去安全感。当你不能确定自己在做什么时,起码要知道,您正在成长。”

如果你觉得过得很惨这件事儿比起丢脸本身都不算丢脸的话,你真的需要极其安全的人生,因为你的下半生只需要长期生活在马斯洛需求的下半身。

而一旦你决定改变你的人生,面临新的挑战的时候,你首先会面对的往往是失去安全感,以及接二连三的丢脸。

《西游记》里孙悟空是一个多么骄傲的直男啊?但是他为了学武功到底付出了多少?

驾着自制的小船横穿东海,可以划船不用桨,一路上全靠着浪。

然后这个一生都如此骄傲的男人,为了学武艺三番五次地对着老祖说跪就跪,你觉得这算不算丢脸?

你可能会说:呸,这岂止是丢脸,这简直是不要脸,瞧他为了学武艺拍的那些马屁吧,我都替他臊得脸红……

一日,祖师登坛高坐,唤集诸仙,开讲大道,真个是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妙演三乘教,精微万法全。慢摇麈尾喷珠玉,响振雷霆动九天。说一会道,讲一会禅,三家配合本如然。开明一字皈诚理,指引无生了性玄。孙悟空在旁闻讲,喜得他抓耳挠腮,眉花眼笑,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忽被祖师看见,叫孙悟空道:“你在班中怎么颠狂跃舞,不听我讲?”悟空道:“弟子诚心听讲,听到老师父妙音处,喜不自胜,故不觉作此踊跃之状,望师父恕罪!”祖师道:“你既识妙音,我且问你,你到洞中多少时了?”悟空道:“弟子本来懵懂,不知多少时节。只记得灶下无火,常去山后打柴,见一山好桃树,我在那里吃了七次饱桃矣。”祖师道:“那山唤名烂桃山,你既吃七次,想是七年了。你今要从我学些甚么道!”悟空道:“但凭尊师教诲,只是有些道气儿,弟子便就学了。”

拍了七年马屁,才学上武艺,要你是不是已经崩溃了?

学那七十二般变化时,师父笑话悟空没个人样,但凡有个人样也便教他了,悟空又是一番地自嘲与贴脸。

学那筋斗云时,更是又一番地求爷爷告奶奶。

便是这以上种种,放到多少人的眼里都觉得是屈辱,是不公,是自讨的没趣,是无端的尴尬……其实这些什么都不是,只是你把自己看得太重了,你无妄的自尊太强了,你莫名的虚荣心太旺了。

第二层:
你要知道自己离着梦想还有多远。

光能抵得过冷眼与嘲笑,有什么用?还要知道当下的自己有多渺小,而你远处的目标有多高远,你去往那里又要付出多少的努力。

当然你许多人可以通过修改目标的方法来实现目标。如果当初你的目标是想飞,你可以选择修改成跑,这样很快就实现目标了。

但如果你依然想飞,就要知道自己现在有多重,看轻一些,方能离开地球表面。

同样是《西游记》,虽是天地所化,但终究是个石猴,纵然性命颇长,不过三百四十二岁。

但悟空的目标不止于花果山的寿终正寝,他想要学艺,他想要飞,你问他想要去何方,他指着大海的方向。自己造了一个小船儿,飘飘荡荡地出发了。

斜月三星洞苦苦等了七年,师父决定教他些什么。不管是术门之道,静字门中,还是动门之道统统不学,因为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学那上上之学,就是要飞,纵然再苦再难也不觉艰辛,而那些同门的俗夫,自然总是嘲笑与不屑。

师父问悟空最近练得怎么样了,悟空说我已经可以霞举飞升了。

师父说来来来,你举一个我看看。

“悟空弄本事,将身一耸,打了个连扯跟头,跳离地有五六丈,踏云霞去勾有顿饭之时,返复不上三里远近,落在面前。”

师父说,你这个连尼玛爬云都算不上,只能算攀云,更别说腾云了。确实也是,一顿饭工夫就算一个小时吧,来回跑了1.5公里,这基本上并不比走快啊。众人自然又是一片哄笑,世间就是这样,许多人根本就不做却在嘲笑你的失败,这就是做与不做的区别,不做的人永远对做的人保留着评论的权利。

知道自己与理想有多远,不计较那些周围的蜚语与流言。

把自己看轻些,会比较容易离地;

把别人的评论看轻些,会比较容易坚持自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