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能关掉自己家的路由器

想起许多年以前,听说路由器会对人体造成辐射。为了减少辐射,我专门买过一个非常牛叉的路由器,整个正面的面板上只有…

想起许多年以前,听说路由器会对人体造成辐射。为了减少辐射,我专门买过一个非常牛叉的路由器,整个正面的面板上只有一个按钮,就是电源键。这样的话全家男女老少都可以轻松开关,我很骄傲。

每天晚上女儿临睡前都会监督我:爸爸,锁门锁窗关网络……

直到有一天我随手关了路由器,突然想到了一个道理:这开关路由器,就如同我们的道德观。

一、信与不信

这世上最无聊无用甚至有些无耻的事儿叫做道德绑架。你相信关闭路由可以减少辐射,可以允许你把这个观点分享给你的朋友,你的邻居,但你要允许别人不相信这回事。

允许别人的道德观与你不同,是讨论道德与否的基础与前提。

你认为读书是件很高尚与受用的事儿,你就要允许有人觉得看书是很无聊很落伍的事儿,因为别人可能看过1000部以上的电影,从艺术作品层面的思考及获益并不比你少;

你认为谈吐穿着应该端庄得体,就要允许别人觉得做人应该不端不装,短裤拖鞋,是最舒服的端庄;

你认为朋友圈应该正能量橫飞,就要允许别人觉得朋友圈应该段子手乱入……

二、干与不干

哪怕与你三观一致,我们也不应该盲目批判他人在某件事儿上的行为决定。我这里说的是盲目批判,什么叫盲目?比如你看到街上一男正调戏一女,你上去制止,可能此女会因此对你恨之入骨,这就叫盲目批判。

关于辐射,哪怕邻居同样也认为每天关掉路由会减少辐射,但他今天可能真的忘了,可能真的累了,可能真的正在连夜加班需要网络,而这些原因都与他有关,与你无关,更轮不到你来批判。

曾经有一次我在地铁上要求一位男青年给老人让座,男青年很爽快地站起来,表示刚才在想事情没有看见老人在旁边站着,而那位老人又坚决不肯坐下,甚至对我有些生气了,他表示自己只有几站路而且身体很好,完全不需要被让座,男青年又坐了下来,整个场面非常尴尬,原来小丑是我自己。

当你拿自己的道德观去评判与指挥别人的时候,你可能已经在违背道德了。

三、能做什么?

每每我随手关掉路由器,看到IPAD跳出提醒让我选择网络连接,我发现原来在我的周围至少还有十几个wifi在茁壮着存在。我甚至有些失望,这样的话我关不关路由器还有什么用呢?我买一个那么牛叉的玩意儿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女儿天天念叨的“锁门锁窗关网络”不成白念叨了吗?

而此时,我选择,也只选择去相信:我每天关掉路由器,对我自己的家人获益是最大的。

我们不能因为许多的人都不让座,就也不让座;

我们不能因为许多的人都乱插队,就也乱插队;

我们不能因为许多的人都瞎造谣,就也瞎造谣;

我们不能因为许多的人都开着路由器,就也不关路由器……

面对道德的偏差,面对道德的判定,我们能做的可能就是:我只能关掉自己家的路由器。

最后我想说的是:有时候哪怕是我们自己,道德也不是总那么值得标榜,比如当时我就常常关掉了家里的路由器,但是为了写文章,打开了手机热点。

而如今,我早已多年不再会晚上去关路由器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