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我躺平,是因为我能躺赢。

最近有一个词特别火,叫躺平,也由此衍生出来了“躺平主义”。知乎有一个问题挺多人回答:“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想…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最近有一个词特别火,叫躺平,也由此衍生出来了“躺平主义”。知乎有一个问题挺多人回答:“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想躺平?”

有人说内卷,有人说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就不用再拆穿,有人说“努力了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很轻松”。我觉得这些观点都很歹毒,算得上是上乘的毒鸡汤,很多中年人坏透了,一面自己使了老劲儿偷偷努力,一面倚老卖老看淡生死劝年轻人佛系。我就在想古代有没有人是特别擅长躺平的,如果从唐宋诗人里选,看上去躺得最平的就是王维了,吃斋念佛,山居空暝。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王维缓缓推开棺材盖,说一声:一个没有能力躺赢的人,是没有资格谈躺平的,我躺平,是因为我能躺赢。

【王维:对不起,你那不叫极简,叫极穷】

可能很多时候我们一定要确定一个事实:你到底是极简还是极穷?

很多的微信文章告诉你:人啊一定要学会做减法,人生到最后一定是极简。我劝你千万不要相信这样的鬼话。如果你不趁着年轻好好做点加法和乘法,真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来做减法和除法。王维想跟你说:谈佛系,跟我一样做减法,你有我一样大的被减数么?

武则天当上女皇的那一年,也就是长安元年,大唐盛世的诗界两个牛人同时来到了世间,一个叫王维,一个李白。王维和李白的原生家庭是迥然不同的,李白属于西亚散养鸡,王维属于纯种贵族鸡。王维身体里流淌着贵族的血液,父亲是山西王家,母亲是博陵崔家,都来在隋唐时期五大名门世族之中。

王维的爷爷叫王胄,曾是宫廷里著名的乐官,在朝廷里面组乐队的,王维继承了超强的乐感和音乐细菌,日后证明确实他是凭借音乐选秀自弹自唱一首创作歌曲而出道的。

王维的母亲是一名画家,而且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她是当时著名的高僧大照禅师的弟子,于是给自己的儿子的字取为:摩诘。当然,王维的母亲也是元老级“鸡娃妈妈”代表,虽然在王维九岁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并且家道也一并中落,王母却从来没有间断过对几个子女的培养,她遣散了家奴,变卖了家产,回到山西运城的娘家,靠着卖刺绣和画作,补贴着家用,并且一路培养出了大诗人王维和大文人王缙两个出色的儿子。

用四句话来形容王维一生的经济状况的话,应该是:
少年富贵;
青年富贵;
中年富贵;
老年富贵。

当你看到王维四十来岁归隐山林拂袖而去的时候,你看到了佛系的洒脱,我看到的是蓝田县联排大别墅,不光别墅,连山林也是人家自己承包的。

对王维来说,有一些东西人家是真的不想要了;

对我们来说,有一些东西我们是真的得不到了。

所以,当我们谈论别人躺平的时候,一种叫真的极简,一种叫真的极穷。

【王维:对不起,你那不叫随意,叫随便】

关于信仰和修炼,王维想说:信佛,我是当真的,请不要拿我和李白比。

关于感情和婚姻,王维想说:恋爱,我是当真的,请不要拿我和李白比。

当你实力足够强的时候,你不按套路出牌叫随意,而在实力够强之前,你不按套路出牌只能叫随便,而这些随便,都会给你带来伤害。

十五岁的王维,意气风发,来到了东都洛阳城,准备迎接高考,随手写下了: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由于他能写一手好诗,工于书画,而且还有音乐天赋,所以少年王维一至京城便立即成为京城王公贵族的宠儿。有关他在音乐上的天赋,《唐国史补》曾有这样一段故事:一次,一个人弄到一幅奏乐图,但不知为何题名。王维见后回答说 :“这是《霓裳羽衣曲》的第三叠第一拍。”请来乐师演奏,果然分毫不差。

唐朝的高考制度还是流行推荐入学的。凭借一首自弹自唱的原创歌曲《郁轮袍》,王维彻底征服了面前的玉真公主,同时还有岐王李范。那个才华横溢,全能型唱作偶像一时风光无两,阳光明耀,白衣翻飞,那小子真的很帅,玉真公主的心不能不为之所动。随之而来的便是大魁天下,春风得意马蹄疾,他是721年年度风云人物,有颜有料有后台的状元郎。他的《红豆》开始在天下传播,这时围绕在王维身边的人是高适,崔颢一众名流,当然还有著名的音乐教父李龟年。

玉真公主,盛唐文艺圈最著名的星探,唐玄宗的亲妹妹。遇见王维那一年她28岁,王维20岁,初见王维时,二十七八岁的玉真公主,是动心的,她的心里眼里全是那位身骑白马,佩花游街,琼林赴宴的王摩诘。而王维贬官离京后,一去就是十载,她在终南山潜心修道,整整十年之后她才遇见了30岁的出川而来的李白,而彼时的玉真公主已经38岁了,而在这一年,王维的夫人因为难产,妻、子双双离世,王维自此闲居,终生没有再娶,对于感情,他很不佛系,不然不会写出:“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楚,王维是站在他和玉真、李白三人的感情链条顶端的那位。李白真的很爱玉真,玉真真的很爱王维,王维真的很爱亡妻。

在王维眼里,有些人口口声声的信仰与修炼,真的很随便。

在王维眼里,当时的道教和佛教真的很不同的,当然了,修佛和修佛也是不同的,不然武则天不会修着修着佛就修回宫里去了。

在唐代是很开放的(第一遍)。当时你可以信佛教,也可以信道教,可以都不信也可以一起都信,总之除了邪教,你什么都可以信。

在唐代是很开放的(第二遍)。当时很多公主带了很多宫女跑到山上去修炼,一起很快乐地当女道士,她们被称为女冠;男道士们则在另一个山头上同时修炼。十六岁那年李商隐就跟着一个叫永道士的人来到过玉真公主待过的玉阳山修炼,一修就是三年,我不知道如果没有女道士,他是不是可能修那么久。

在唐代是很开放的(第三遍)。男女修道虽然分居两处,但平时学仙,开道场、做道事时,也经常往来。道教的许多派别男女道士都可以带家眷上山修道;加上唐代比较开放,男女道士相亲相恋,或“男女双修”,行气练功,并不受世俗的责难。一男一女在一起男女双修,还可以任意地行气炼功这是多大尺度,一千多年后的大学自习室也只能“双修”,并不能行气练功。

【王维:对不起,你那不叫真豁达,叫真懒】

据说佛系的躺平人喜欢说:都行,可以,没关系。

据说佛系上班,佛系购物,佛系恋爱,佛系带娃,都带着对人生的参透感与豁达。王维想说:对不起,你那不叫真豁达,叫真懒。

杜甫的声望是唐朝之后到了宋朝才逐渐推高与李白齐称“李杜”的,盛唐之时,天下最负当盛名的就是“李王”二人;

山水田园诗人最有影响力奖,不颁王维,我不服;

边塞军旅诗人最有影响力奖,不颁王维,我不服;

禅意灵魂诗人最有影响力奖,不颁王维,我不服;

意境律动诗人最有影响力奖,不颁王维,我也不服。

不止于此,他还写得一手好字,唱得一手好歌,谱得一手好曲,篆得一手好印……

你告诉我王维只是有才,我不信,他的豁达来自于他的底气,他的底气来自于他的努力。有时候我真不知道我们的佛系是哪里来的底气,就像之前一个语文老师在开学典礼上讲的:世界这么大,我们都想去看看,只是不知道你是凭什么去看看?

【王维:对不起,我想给你弹唱一首《平凡之路》】

王维写过一句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当然后两句也很美。这两句是说我坐在自己家里的竹林里,弹着琴,来上一段B-box. 不坑你,长啸就是发出清脆的口哨声的意思。

你读完这两句诗,发现了什么?

人家三十多岁就基本不当公务员了,没有工资了,但人家自己家有房子有院子,有山有水,有林子,弹着琴,唱着歌。所以说,当我们谈论王维佛系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王维如果还活着,他一定很欣赏朴树的那首《平凡之路》。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这四句歌词是在说:哥们我什么都经历过,哥们我真的红过火过,现在哥们真的有点累了,就想过点平凡的生活,平静的日子,走平常的路,看平常的风景。哥们吃过大鱼大肉,吃过生猛海鲜,现在觉得:还是酸辣土豆丝家常菜最好吃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