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情 亲近

长情 早晨,燕语发来三条消息,一条语音“吴老师,我当军医啦”,一个她如今学校的视频号,一张视频号中她做军医救助…

长情
早晨,燕语发来三条消息,一条语音“吴老师,我当军医啦”,一个她如今学校的视频号,一张视频号中她做军医救助伤员的截图。
燕语是四年级刚开学时转学去郑州的。上学期,她经常给我发消息,跟我电话聊天,讲述生活中的快乐和烦恼,表达对老家班级、同学、老师的想念。
今天的消息,是燕语这学期第一次发来。这期间我常想起她,欣慰地认为,这个女孩子终于适应了新的学习生活环境。可是,好像并不是这样。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亲近
5月9日家长会中,我为大家讲读“陈美龄教育法”。第三十五讲提到:对孩子歉意的表达,再晚都是有效果的,爸爸妈妈要有对孩子说“对不起”的勇气,关键是一定要面对面地和孩子交流,这样孩子才能感觉到父母对自己毫无保留的爱。
于是,我说到头一天下午在习字课上向同学们道歉的事情。是两方面的道歉,一是不该拿自己的班级跟别的班级进行比较,二是不该做出某种不负责任、逃避问题的行为。
向同学们道歉,是我常做的事,因为我常常“说错话”“做错事”,虽然大多都是在“气头”上。道歉有时是面对全班正式、郑重的,有时是面对个人真心、诚恳的。同学们对我的道歉全都是接受并宽容。我时常感到惭愧和感动。
孩子们愿意亲近我,我想,并不是我有多高尚、多完美,相反,孩子们正是看到了我的不足、我的软弱,我的“真”,才乐意敞开心扉,接纳我,“拥抱”我。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