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不简单

一卡通再次不知所踪,本周第二次。 没有一卡通意味着单位大院的各种门禁都刷不开,也没法去食堂就餐,因为一卡通和扑…

一卡通再次不知所踪,本周第二次。

没有一卡通意味着单位大院的各种门禁都刷不开,也没法去食堂就餐,因为一卡通和扑儿幼儿园接送卡还装在一起,顺便连送娃入园也办不到。今早扑爹紧急承担送娃们的任务,而我刷脸进了办公楼。

心里想的是,上一次就是帕弟非要把一卡通挂他脖子上,然后随手就扔地上了。昨晚帕弟又翻了我的包包,卡没丢,一定落在家里了。中午回到家,书房翻遍了没找见,一定在家里的信念动摇了。黑色想象扑面而来,卡里还预存了好几大百呢,丢了半天是不是都已经被刷得七零八落了?还得去挂失,补办,啊,好麻烦。

队友开启的是冷静模式:再好好想一想,会不会昨晚去妈家落她们家了?先打电话问问看。我虽然心里想着这会老人家们都午睡了,打扰她们不好,但这会也只有硬着头皮打了。

果然,电话那头显然透露出睡意被打断的些许不悦,但我有“杀手锏”:“哭惨”—“妈,我一卡通丢了,里面还好多钱呢,你帮忙看看你们家沙发上有没有?”

挂了电话没多久,倒是队友在书架缝隙处提溜出我的一卡通。失而复得的感觉简直太棒了。在家族群艾特老人家的信息还在编辑状态,她电话先打过来了“我和你们爸迅速起来,把客厅沙发都翻遍了,真的没有在我们家,你抓紧去挂失吧”。“找到了,就是你们小乖孙干的好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非常小的一件事。但是我却在其中琢磨出了几个点:一是,以后真的不能偷懒把包包放书房了,跟以前一样放在进门的鞋柜上,帕弟就不会乱动,从源头上阻断类似的事情发生的机会;二是,遇事真的不能慌,没发生的事,一概只是想象的可怕后果,一概是用来吓唬自己的,情绪化更是于事无补;三是,不要寄希望于每次都运气好,重要的物和事,都要时不时确认和关注,让它们在可控的范围内,积极主动与被动承担之间的区别。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