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桃花

我不知道为什么几日来脑海老是“自从一见桃花后” 这句话翻来覆去,我记不起它是怎样一个下句,如何一个出处,就在度…

我不知道为什么几日来脑海老是“自从一见桃花后” 这句话翻来覆去,我记不起它是怎样一个下句,如何一个出处,就在度娘那里查了查。然后,得到开篇的那首禅诗(或叫偈子)。随便聊聊的图片
 
禅门人有一种说法,上等人,上上机。指的是一个人对于事物的感知,也可以说是灵性。根器不同,了悟亦有差别。这是一种客观存在,不是什么理不理,事不事。
 
前天师父(形意拳名家 张西征)又新收了一个徒弟, 可谓门里的一件喜事。
这一个徒弟,和前几年壮大门楣的一批十几个,几个比起来或许是少了。单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师父折徒的标准和要求提高了。后者重量在于势,前者重质力求精。 
单从两年半的考验期来说 ,这一个徒弟入门的门槛明显是抬高了些。
 
师父说,入了门就要把形意拳当回事,要好好练功。师兄弟间要多亲近,多来的多学,少来的少学,功夫可有高下,但搞小团体的事要不得,搞不团结要不得。 不要来不来就说什么先来后到,孰轻孰重,对师父来说徒弟都是一样的,没有先后之别。吃奶骂娘的事不能有,不可行。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就会自觉不自觉的对号入座,觉得那个不下功夫的人就是我自己,吃奶骂娘的事我亦没少干。
师父提壶,灌的是徒弟们的顶。
 
我自己这个壶,提不醍醐,仍需很长的路要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