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童年

又是一年儿童节,想起了自己当孩子王时的几件趣事。 1968年10月,经全村贫下中农选举,我很荣幸地当了村小学教…

又是一年儿童节,想起了自己当孩子王时的几件趣事。
1968年10月,经全村贫下中农选举,我很荣幸地当了村小学教师,开始了孩子王的教书生涯。

刚开始时教一三年级复式班,其中一年级学生最难带。那时,正是文革期间,人们食不饱腹,没人把教育孩子当回事儿。农村人把七八岁的孩子送到学校,就是让老师看着,别掉井里。
小学生怕老师,老师立了规矩,当面不敢违抗。老师说:“上课不许上厕所。”大部分孩子做到了。但是,有一天,一个小男孩举手告诉我:“老师,我尿裤子了。”我这个气呀!“尿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怕老师不许去。”我让他回家换裤子,他跑出教室,在沙土地上打了个滚儿,然后撅着屁股对着太阳晒,一会儿就睡着了。课间,同学们把他吵醒,下节课他又接着上课了。我悄悄地问他为什么?他害羞地告诉我,他只有这一条裤子。我告诉他,下回提前告诉我,不许再尿裤子。他用袖头擦了下鼻涕,点了点头儿。

村南有一个社员们取土挖的大坑,夏天积满了水,水很深,倒也清亮。午休时,我常去游泳,孩子们也有来洗澡的。孩子们游泳都是狗刨式,看到我会蛙泳、仰泳、自由泳,他们就跟我学,很快就游得有模有样了。孩子们游泳都光着腚,有个胆大且淘气的孩子问我:“老师,你怎么不脱光了玩呢?”我把他提到岸上,把屁股都打红了。后来有大点儿的孩子也穿裤衩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家后边是生产队的菜园,老大的一片,归老头班管,每天早中晚放工时都有人轮流看守。一天中午,天热睡不着觉,听到房后边有老头儿在嚷嚷,我就到菜园去了。老头告诉我:有孩子来地里偷西红柿和茄子。并且说:吃几个不要紧,他们还糟蹋东西!老头很生气。我慢慢向西红柿、茄子地走去,有两个孩子看到了我,远远地向另外的方向跑去,光着脊梁,衣服包着东西,抱在胸前。我走到地头,看到:西红柿只红了半拉,他们摘下来,咬一口,就扔在地上;茄子还没长成个儿,他们躺在地上仰面朝天吃茄子,有几个茄子下边被咬了,茄子还长在秧上。真是够气人的!下午上课,我狠狠地瞪了这两个孩子几眼,他们胆怯地低下了头。过了几天,我到菜园去,值班的老爷子告诉我,没有孩子再来糟耗儿了。是呀,响鼓不用重锤敲,小孩子没有不淘气的,这两个孩子长大后都当了村干部,而且跟我都有密切地联系。

我在农村时是十年文革期间,虽然生活苦,但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娃,童年都是快乐的,自由自在的。春天站在高岗上望着绿油油的麦田大声唱歌,在开满槐花的大树下分享甜香的花;夏天光脚趟着清澈的河水感受着丝丝凉意,去田里摘葡萄、黄瓜、西红柿,边吃边玩,晚上打着手电筒捉金龟子,拿盐水泡着,等着第二天让妈妈卤了吃;秋天收棒子收花生刨白薯,田间抓蟋蟀蝈蝈,晚上在院子里吃了饭躺在棒子皮上看满天繁星;冬天穿着厚厚的大棉袄去溜冰,在下了大雪的清晨起来堆雪人,用脚在雪地上踏出各种图案。美好的回忆太多太多了。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学生都五十多岁了,每次回到老家浮躁的心都会安定下来。在路边走一走,在大树下坐一坐。年龄大的人大都认识我,而我只能认出少数人。他们也在带娃,含饴弄孙。我给他们讲文章前面的三个故事,他们都说记不得了,并说感谢老师教给他们知识,让他们懂得了科学种田,生活幸福。
由此,我也想起我的童年,我的老师,我的快乐生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