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一百零七)

第三十二章 1、竞选演说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着,王府村正式选举开始了。 这一天,村里和过节唱大戏一样热闹。镇里的…

第三十二章
1、竞选演说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着,王府村正式选举开始了。
这一天,村里和过节唱大戏一样热闹。镇里的郑书记、牡丹副镇长陪着旗里妇联李主席、作家协会的田园等部门的人都来了。
百岁、文秀、武奎、卫东、杏花、胖嫂、兰花以及杠爷等坚定的倒吴挺胡派都早早的来到了会场;
大掰划、官二哥、七十六、李二旦等保吴竞选班底和摩托车旗队又缓缓驶过村主街,最后停在村广场一侧;
达古拉、吴二叔、那森、金凤一行候选人怀着不同的心态来到了村部;
赵书记今天最忙了。因为今天换届选举,吴二叔不好意思再代表村委会招待各级领导和客人了,一个人悄悄的躲在一个角落里,一颗接一颗的抽烟。所以,赵书记便一个人代表王府村作为头面人物主持、接待了。
文秀一眼看到田园主席了,跑过来握手致意,而后又把乌力吉喊过来,乌力吉问:“哎呀,田主席来了,作协不是群众团体吗?怎么还来指导换届选举了。”
田园说:“我不是来指导选举的,是来体验生活,搜集村民换届选举当中的写作素材的。前些日子我还给你打电话说这件事儿,给你布置作业了呢,你都忘记了?到现在,你也不交稿,我们就得自己来了!”
乌力吉:“我是觉得我们王府村的换届选举没有什么可写的,就没动笔。”
田园:“可不是那么回事儿啊!你们村的换届选举挺典型的。首先是女人竞选村主任,这在全旗也不是很多;其次是你们这里的竞选活动是比较健康的,不像有些个别地方存在贿选等肮脏的玩意儿,这正是咱们党提倡的理想民主格局。所以,我特意来这里看看,从中挖掘出一些带有普遍性的东西。”
乌力吉感慨:“到底是主席啊!站得高,看得远!这么一说,我还真得好好琢磨琢磨,写点东西了。”
文秀拍手:“高人指点,我也大受启发!”
田园:“期待你们的佳作!”
随便聊聊的图片
几个人正说话的时候,选举大会主席台上已经开始就座,赵书记已经开始招呼台上台下的人做开会的准备工作了。乌力吉和文秀对田园说:“要开会了,领导快上主席台上就座吧。”田园点点头,回头登台就座去了。
乌力吉和文秀回到自己座位上,看见胡母也来参加会议投票来了,就赶紧给她让了一个座位,武奎说:“你也来投票了?”
胡母白了他一眼:“怎么?不能来啊!”
武奎:“能来,能来,太能来了!你这垂帘听政,控制选举大权的老太婆太有资格参加会议了!照理说,你应该上台上坐着去!”
胡母知道武奎是在敲打她干预达古拉参加竞选的事情,说:“唱戏叫板,你就少来那个里格扔吧!我愿意上哪儿坐,上哪儿坐,用不着你胸脯子挂笊篱——捞(劳)心了!”
武奎:“我问你,你这回投票选谁啊?”
胡母:“你管不着,这是我的权力,无可奉告!”
武奎:“要是这回胡达古拉选上村主任怎么办?”
胡母:“怎么拌(办)?‘凉拌’、‘热拌’我都不‘拌’(办)呗!选上就选上,选不上就选不上!我才不管这闲事呢!俗话说,‘儿大不由爷,女大不由娘’,何况她又是那么有主意的,再说了,她也嫁出去了,泼出门的水了,有她老爷们儿管着呢!”
这时候,台上的赵书记敲敲麦克,试试音响,回头望了坐在主席台领导席中间的郑书记,用眼神请示:可以开始吗?看到郑书记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他便清清嗓子开始主持:“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父老乡亲,王府村村委会换届选举大会,现在开始!”
台上台下一片掌声。
赵书记介绍完参加选举大会的领导来宾之后,接着说:“首先请村委会候选人发表竞选演说!”然后小声对台下坐在前排吴二叔、胡达古拉征求意见:“你们俩谁先讲。”
吴二叔看看达古拉,对台上说:“让胡达古拉先说。”
胡达古拉马上推辞:“不行,不行!让二叔先说!”
赵书记征求了两人的意见,便大声宣布:“先请候选人老吴作竞选演说!”
这回,吴二叔不再推辞,走上台对着台下深鞠一躬,摆正麦克大声说:“各位老少爷们儿,各位村民,我当了好几届村主任了,都是等额选举,根本就没作过什么竞选演说。这回,是胡达古拉要竞选这个差事,按要求得搞这个洋柿(式)子,我也没怎么准备,就随便说几句吧。”
说到这里,吴二叔稍微停顿一下,见台下的选民都认真的听他讲话,心里十分得意,又接着说:“要说呢,我都60岁挂零了,连村主任带队长什么的角色也干了几十年了,虽然没干太好吧,可以没干太坏。咋这样说呢?咱们村部会议室墙上挂着的,架子上摆着的奖旗、奖杯、奖状还是能说明问题的!”
说到这里,台下官二哥、七十六等几十人开始热烈鼓掌,文秀没有动手,悄默声对身边的百岁说:“功劳都成了他一个人的了!”
等掌声停下来的时候,吴二叔又开讲:“所以说嘛,我这些年干得还算可以,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
台下有人笑了。武奎小声对杠爷说:“还想用笊篱‘捞’来着,可惜让达胡古拉给挡住了!”
杠爷也小声回答说:“你说的是达古拉不给他报销饭费条子的那回事儿吧?”
武奎小声回答:“就是。”
这时,吴二叔在台上话锋一转:“按理说,到我这个年龄了,也该换换肩了。咱们村有好多能干的年轻人都能比我干得好!比如说,百岁要是回来当村主任的话,我就马上‘脱袍让位’,不用费事选举的。现在又流行‘大款当村官’!可惜啊!人家不想回村过这苦日子,做这死瘪子!”

文秀在台下推一把百岁,小声说:“将你的军呢!”百岁笑了,没吱声。
台上吴二叔又说:“其实,胡达古拉也很优秀。作为女村干部来说,她做得够可以的了。就是吧,要让她当农村里的主任,我还是不放心!用胡达古拉她嫫嫫的话说吧:村主任这工作是‘好汉子不稀罕干,熊汉子干不了’的活计!如果大家再选我的话,为了全村人的事业,我决定拼上这把老骨头,就再干几年!请大家支持我!”说完,回头望望台上领导席,向台下走去。
这时,台下官二哥、七十六等几十人又开始热烈鼓掌。
赵书记笑着盯着吴二叔的背影,又宣布:“下面,请胡达古拉做竞选演讲!”
达古拉走上台,也是先对主席台领导席鞠躬施礼,再向台下选民鞠躬施礼,对着麦克开始发表讲话:“各位领导,各位父老乡亲,各位姐妹兄弟们!你们好!”
武奎、伟才、文秀等人带头不约而同村的热烈鼓掌。
达古拉接着说:“既然大伙推举我,领导安排我陪着吴二叔吴主任竞选,我也得说两句应应点吧。我知道,论资历,论能力,我都不能和二叔相比。在年龄上,辈分上,他都是我非常敬仰的领导和长辈。那我为什么要参加竞选,给二叔添堵呢?当然了,这得说清楚,添堵的想法只是我的小人之见——吴主任德高望重,肯定不会这样想的。”
“我为什么同意当这个陪衬的候选人,参加竞选呢?原因有两个:一是我听有人说:‘驴驾辕马拉套,老娘们儿当家瞎胡闹。’有点儿不服气儿!老娘们儿就是老-娘-们!无论历史上还是现如今,无论国家大事还是老百姓居家过日子,老-娘-们当家主事的那可是不老少的啊!”胡达古拉接着讲演。
文秀在台下带头鼓掌,女人占多数。
胡达古拉:“就说咱们蒙古女人孝庄皇太后吧,给大清朝当了多少年的家啊?说这话,就像抬杠了,没意思嘛。再说了,驴和马本来就不是一类玩意儿嘛,拿它们说事儿打比方,是不是有些缺心眼儿啊?”
台下好多女人都笑了。
胡达古拉:“再就是,我敢于当这个候选人,是因为我男人支持我。大家都知道,我男人是全村公认的模范丈夫。这些年全心全意的支持我在村里疯跑,得到了父老乡亲们的认可,不怕我在外边儿弄出个风风雨雨花花草草来给他惹事儿!大伙说,有这样的汉子搂后背腰,我能不有点儿上进心吗?”
台下文秀、金凤带头鼓掌,全场掌声大作。
胡达古拉:“至于当村主任该怎么好好干,我都没想过。我心思,反正我也选不上,能站到这里戳个儿当一回候选人也就不错了,也算是给全村的妇女老娘们儿长长脸。要不然,有些老爷们儿该说了,‘骒马上不去阵’吧?那胡达古拉连拉出来溜溜都不敢吧!我就是不想让他们忒小瞧咱们这半边天,才硬着头皮当这候选人的!万一要是把我选上的话,我说的‘万一’,那也没什么,我就和大伙儿多商量商量,在赵书记吴主任这些老辈的领导下,把思想统一了,该我胡达古拉干的,我张跟头、打把势、竖直溜儿,尽我的能力跑呗!我就嘞嘞这些了!谢谢父老乡亲!谢谢各位领导!”
台上台下一片掌声。
接着,那森和金凤也分别上台做了演说,而后,赵书记就宣布投票开始了。因为投票人数多,时间长,主席台上的领导都被赵书记让到休息室休息去了。
休息室里,田园对其他几位领导说:“高手在民间啊!这几个村官的竞选演说,各有特点,不简单啊,不简单!”
牡丹对达古拉的讲演稍有微词:“达古拉的讲话有点泼。”
田园似乎不同意牡丹的说法,笑着问:“是‘泼辣’的‘泼’,还是‘泼妇’的‘泼’?”
牡丹有些不好意思:“当然是‘泼辣’的‘泼’啦!你们这些文人就是喜欢挑字眼儿!”
田园:“那我的理解就是,她的讲话有点儿‘泼辣’了。”
牡丹没有答言。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