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不正的上梁

贾府“文”字辈的只有三个人:贾敬,贾赦和贾政。其中,宁国府的贾敬放着世袭的官不做,醉心于道教的烧丹炼汞,一心想…

贾府“文”字辈的只有三个人:贾敬,贾赦和贾政。其中,宁国府的贾敬放着世袭的官不做,醉心于道教的烧丹炼汞,一心想做神仙,早已入观修行,家里的事情一概不管了。这样,荣国府的贾赦贾政兄弟就成了撑起这座江南望族大厦的老一辈的栋梁。贾赦为兄,不管从官位、年龄还是从辈分上论,他都是举家瞩目的人物,理应成为德高望重的长者,成为子侄辈乃至孙辈们为人做事的楷模。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事实上他做得怎样呢?
首先,他是荒淫好色的带头人。原著第四十六回写贾赦看上了贾母的大丫鬟鸳鸯,想娶其为妾,就打发邢夫人去找贾母说。邢夫人心里没底,先找儿媳妇王熙凤商量咋办为好。王熙凤明确告诉邢夫人别去碰这个钉子,老太太离了鸳鸯,连饭都会吃不下去,一定不会舍得让她出来的。随后,就转述了老太太平时曾表达过的对贾赦的不满:老太太常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做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耽误了人家,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去做,成日和小老婆喝酒。”这可是贾母的话,相信王熙凤不敢瞎编。再说,既然敢把这个话说给邢夫人听,内容属实也当没有问题。接下来,王熙凤这个做儿媳妇的也有自己的规劝:“老爷如今上了年纪,行事不免有点背晦,太太劝劝才是。比不得年轻,做这些事无碍。如今兄弟、侄儿、儿子、孙子一大群,还这么闹起来,怎么见人呢?”王熙凤都觉得贾赦所做是很没有脸面见人的事情。
袭人听说了这件事后也表达了一番看法:“这话,论理不该我们说:这个大老爷,真真太好色了!略平头正脸的,他就不能放手了。”由此看来,贾赦好色很有知名度,不是偶然,而是一贯如此的了。
平儿针对此事对鸳鸯说的话,更能佐证一些问题:“你不去,未必得干休。大老爷的性子,你是知道的。虽然你是老太太房里的人,此刻不敢把你怎么样,难道你跟老太太一辈子不成?那时落了他的手,倒不好了。”此话证明,贾赦不仅荒淫好色,而且还贪狠暴虐。
别人所说如果还有出入,那再听听贾赦知道鸳鸯不乐意嫁他后,对着鸳鸯哥哥说出的那些狠话:“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约她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只怕也有贾琏。若有此心,叫她早早歇了,我要她不来,以后谁敢收她?这是一件。第二件,想着老太太疼她,将来外头聘个正头夫妻去。叫她细想,凭她嫁到了谁家,也难出我的手心;除非她死了,或是终身不嫁男人,我就伏了她!若不然叫她趁早回心转意,有多少好处。”听听这强盗一样的话,宝玉是谁?他的亲侄子;贾琏是谁,他的亲儿子。只要他惦心上的人,儿子侄子也不好使。贾母死后为什么鸳鸯悬梁自尽?就是害怕日后落入贾赦这个色鬼手中。凭这些证据,用荒淫好色贪狠暴虐这八个字定义贾赦,再准确不过。
直到贾母明确表示了“不可以”,贾赦的这股子欲火才逐渐消退,但还是各处派人购买寻觅,最终花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收到了屋里,才算罢休。
贾府高层有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淫棍在,贾珍、贾琏、贾蓉等人都荒淫好色,也就不足为怪了;那府里除了门口的石狮子,连猫狗都不干净的说法也就不是空穴来风了。上梁不正,下梁怎能不歪?上下都走了样,大厦焉有不坍塌的道理?
其次,他是官员中的腐败者。贾母说贾赦“官儿也不好好做”,这在第一百零五回有皇帝下的旨意为证:“贾赦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辜负朕意,有忝祖德,着革去世职。”这贾赦连同侄子贾珍一起,不但因罪被革去世职,辱没了祖宗,还招来了抄家之祸,导致贾府元气大伤,一蹶不振,也逼得贾母不得不翻出自己的老箱底安排两府的生活,筹措贾赦贾珍戴罪远行服役的盘缠。贾赦作为长子,因为戴罪远去站台效力,母亲去世时,竟不能在灵前尽到一点孝道,也算是忠孝皆无的人了。
对贾赦的所做作为,贾政是看在眼里,忧在心中的。这从第九十二回便可以看出。书中交代,贾政、贾赦与世交冯紫英同席饮酒,因说到贾雨村的仕途轨迹,甄家的被抄,感慨做官的可怕。贾赦则满有把握地说:“咱们家是最没有事的。” 冯紫英当即就附和了三条证明“最没有事”的优势。贾政却认为少爷们“虽然无刁钻刻薄,却没有德行才情。白白的衣租食睡,哪里当得起?”这话,是接着贾赦的话说的,也可以理解为有意说给贾赦听的。要不,贾赦听了这话,怎么就不愿意听了,故意用“咱们不用说这些话,大家吃酒罢”来打岔呢?
贾赦贾政,一个荒淫无度,一个端方正直。可怜贾政的苦心经营,怎抵得过贾赦们巨大负能量的销蚀?同父同母所生的两兄弟,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