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瓜琴众

翔宇的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桌子底下,他的脚已拧成麻花。   按他所说,东西方都一样,自古以来琴就是个撩妹的物件…

翔宇的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桌子底下,他的脚已拧成麻花。
 
按他所说,东西方都一样,自古以来琴就是个撩妹的物件。不管是抱着古琴的司马相如,还是抱着竖琴的羊脚怪。
难怪,我们会把相爱叫谈情。
 
这次雅集来的突然,孔长河借口吃瓜,翔宇主场谈琴。而我,云里雾里,尴尬的又一次被他们对牛而弹。 
我不懂琴,但是对于那些穿着高跟鞋飘摇着裙裾的女子们破感兴趣。
 
烫头的男人(孔长河) 可以用北流方言暖场 ,胡子藏起来小鲜肉(翔宇)总怕大家会睡着。
哪里会,雅集是个雅的东西,安静是它本该有的一种状态 。
 
琴动,也是心动。
那些女女是否被撩拨起?我不能确定。
 
平沙流水,凤求凰。
笑傲江湖,仙翁操。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