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时期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模拟高考的前一天,儿子说找不到他身份证了。 我听到后,只觉得自己脑袋“嗡嗡”地响。我俩把…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随便聊聊的图片

模拟高考的前一天,儿子说找不到他身份证了。

我听到后,只觉得自己脑袋“嗡嗡”地响。我俩把床都拆了,翻箱倒柜,依然没找到。急得我团团转,直冒汗,还有一周就要高考了,怎么办?怎么办?

忍不住指责了他:“现在挂失补办要是来不及的话,该如何是好!这么重要的事,一点都不操心……”我还没说完,从小性格温和的儿子第一次对我大吼:“一个破高考快要把我折磨疯了,我这不是正在找着嘛!”我怔怔地望着脖子上青筋都凸起的儿子,突然感觉有些陌生。我走进卧室关上门,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第二天,我小心翼翼地说:“你在辅导班上完课后也可以留在那里写作业,你们一个辅导班的同学都在那里写。”

儿子就像吃了炸药一般:“你凭什么给我做主?你跟我商量了吗?你是怀疑我在家里写作业抄答案吗?还是为了让我跟他们一样你就会特有面子?”

我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在心里反复安慰自己:“血压!血压!”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还是觉得应该给他解释一下。于是,我发了微信给他:“我只是建议你在辅导班写作业,遇到不会的题,请教老师的时候方便。”儿子没有理我。

幸好,朋友是过来人,给了我锦囊妙计。我又给儿子发了一条微信:“我想关心你,可我怕我的方式会不小心伤到你,所以,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你自己提,我会全力以赴助你一臂之力,迎接高考。”

儿子回复我了:“高考我来考,你做好后勤就行。”

我们之间的不愉快缓和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遍遍回想起当初儿子中考时班主任在家长会上说的话,还有前几天高三班主任开家长会时说的话。

大致意思就是说:“我相信逆袭成功的事存在,但我教书二十多年来,还没遇到过。如果你的孩子从小学习成绩就不是特别特别的突出,你就不要指望在这考试的前几天,突然名列前茅。别幻想,别叨叨,别刺激,陪孩子平安度过这特殊时期。”我深以为然。

高考越来越近。

低眉顺眼地陪一天,就越发紧张一天,却还要在儿子面前佯装出风轻云淡的画面。

儿子的舅舅和姨妈,从老家赶过来,买了几箱牛奶和一些水果,还有肉,并且邀请我们去吃了火锅。一向乐观的舅舅和姨妈给儿子打气:“正常发挥,尽力了就好,万一考个差一点的学校也不丢人,以后路还长着呢。”儿子笑而不语。

六月七号这一天到来了。

我六点就起床了。九点才考试,我生怕我的哪一环没做好,影响了儿子。

去考场的路上,我想骑电动车驮着他。儿子提出:“我来骑,你坐在后面。”我答应了。

一路上,我们谁也没说话。我静静地坐在后面,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想起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文章中写到:“作者陪女儿高考的路上,看见数字大一点的车牌号,就幻想,说不定这是女儿的高考分数,心里就一阵窃喜。看见车牌号尾数269时,顿时心情沉重起来。”此刻,我的心情也如此,只要看见车牌号尾数小于300的数字,我立刻把目光移开。

当儿子急急匆匆朝考场方向走去时,我站在门外一动不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还是该做点什么?

一旁的熟人把我叫到附近的大树底下乘凉。紧接着,陆陆续续走过来几位家长,我们一起蹲在树下想着各自的心事。

还是刘大姐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她长叹了一口气说:“我老公说了,等我女儿高考结束后,要带我们一家人出去吃喝玩乐,游山玩水 ,给自己放假,这段时间快要憋死我了。”

赵大姐接过话茬:“等高考结束后,我要离婚!儿子天天拿我当出气筒,老公骂我智商低,说儿子随我,所以才会生了这么一个玩意,甚至捎带上我的娘家人一起骂。几万元的辅导费也打水漂了……”

李大姐更生气,“腾”地一声站了起来:“你们那算什么?我跟我老公昨天才打完架!儿子从小到大他不照顾,全推给我,成绩不好就骂我不会当妈,还说谁家女人好,把儿子教育的有出息。还骂儿子考不上大学就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工作就找不到媳妇,工地上搬砖都没人要。儿子想不开,欲跳楼,嫌自己是累赘……”

几个女人像遇到了知己,情绪激动到唾沫星子乱飞。你滔滔不绝倒苦水,她怨妇泼妇一样冒脏话。

话题从孩子的爸爸,延伸到孩子的爷爷奶奶,又延伸到七大姑八大姨,最后又回到孩子身上。

我席地而坐,一句话也不想说。作为一个全职妈妈的我,更能理她们的苦衷。她们比谁都希望子女成才,那可是自己的作品啊!喜怒哀乐早已捆绑在了一起。妈妈们不怕苦,不怕累,甚至能接受子女的平庸,以及子女叛逆期把妈妈的心伤了一次又一次的事实。可她们忍受不了另一半的不理解和轻视!

吐槽声一直处在高潮。

我不想故作深沉,冷不丁也会插上几句。她们太需要听众了,太需要听得懂的听众了。

我没有去打断,也没有去安慰,我们都是剧中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从来不迷信的我,恰巧带去的茶杯碎了,于是就胡思乱想:“会不会是不好的预兆?”大姐发来微信,她说在为我儿子祈祷。老父亲也打来电话,反复就那一句:“不要逼他外孙,顺其自然。”弟弟一再提醒我:“啥也不要想,跟平时一样,该干啥干啥,不要给他外甥施加压力。”就连女儿曾经的语文老师张老师也送来关心。

每一堂考试结束后,我站在校门外迎接儿子,想从他脸上的表情解读出考场内的做题情况,还有他的内心世界。当然,更多的是想知道他的情绪是否稳定?儿子不冷不热,不喜不悲。

我在心里偷偷想:“也许是考题的难度跟他表情一样,不轻松,也不是太难。也许是儿子心理承受能力变强了,能临危不乱。也许是我好多年没接送过他了,有点看不懂他了。”

反正,我不敢问,跟在后面默默地献殷勤就好。这种情况下,不问,或许是对他最大的尊重和保护。

高考终于结束了。

在等成绩的过程中,儿子到处留号码,想要找一份暑假工。我白天度日如年,晚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我不敢睡,我怕梦见儿子的成绩不理想,梦醒后成真了。我又想睡,我怕要是自己身体垮了,拖累了儿子,影响他找媳妇,影响他前途,影响他……

我连几十年后的事都想了,我怀疑自己快要成“思想家”了。

无奈,只能祸害朋友。三更半夜找朋友诉苦,寻求安慰。

就这么疯疯癫癫了几天,太累了,也渐渐想通了。

不琢磨成绩的事了。

我想起了儿子出生的那天。

我两手翻到背后,扶着自己的腰,疼得在医院的走廊里来回走动。嘴里不停地“哎呦,哎呦……”我的大姐端着我的水杯,跟在旁边。等我喊累了,赶紧劝我喝一口水,嘴巴不干了,又接着在医院里呻吟。一边走,一边呻吟,整整十一个小时。

记得那会,不再去想孩子的性别、长相、聪明程度。也不去想将来考清华还是北大?学武术还是学钢琴?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平安降临且健康!

一晃十八岁了,多么令人羡慕和向往的年龄啊!不管考得好坏,将来会怎样,谁也看不准!就算我这个当妈妈的拼尽全力,也未必能决定他的未来。

自从当了妈妈后,我的身体里悄然滋生了另一个功能——破碎和自愈。我也深信,望子成龙的想法谁都有,但,没有哪位父母会认为分数比自己孩子好好活着更重要!

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鸡零狗碎。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